无底线

卷7捆绑虐戏119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

卷 7 捆绑虐戏119 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

“荣幸荣幸,我当然很荣幸。”不知道这笔精神财富能换上一包“康师傅五香牛肉面”不?还不如把这个故事告诉顺路路顺,让他写进小说里骗几个点击来得实在呢!

我垂头丧气地跟德瓦拉一起揭开棺材盖,尽管棺材材质相当考究,雕饰也相当精巧华丽,但里面同样空空如也。算了,不如我把这口棺材拿出去卖了,也许能换到很多方便面。我一边自我yy着,一边看着棺材,这时我发现在棺材头部位置有两块凸起闪闪发亮。

凑近仔细一看,好家伙,是两块玉佩样的东西,绿油油的。对古董一窍不通的我也知道发出绿光的玉肯定很值钱,我连忙拿了起来。两块玉佩都有五厘米见方,呈蝴蝶形,上面都雕着“龙凤呈祥”的图案,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区别。不过上面都雕着字。左边那块上刻着“伊恩.希尔斯莫喝孟波汤奈河桥边等”右边那块上刻着“俞紫儿莫喝孟波汤奈河桥边等”。

“这是什么意思?”我不解地看着林云儿:“信里面有写吗?”

林云儿突然又开始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好不容易等她缓和了一些,哽咽道:“我明白了,两位爱侣是不想分离。传说人死了会下到阴间……”

“这个我知道,据说阴间的日子比阳间好过,所以去了那里的人没一个肯回来的。”说完我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他们三个完全不理解地看着我笑……当一个笑话一群人都在笑的时候,那个不笑的人肯定就是笑料;但当一个笑话只有一个人笑的时候,那个笑的人肯定站在傻a和傻c的中间。

林云儿对我的笑完全无视,继续道:“阴间的牛头马面会让每个符合条件重新投胎的人喝一碗孟婆汤,然后让他们过奈何桥重新投胎。孟婆汤其实就是遗忘汤,就是让每一个投胎的人忘记自己的过去,重新投入一段新的人生。”我心想,这个可以有。不知这边哪儿有卖,我对我的人生也不满意。不过话又说回来,要真知道哪儿有这种饮料卖。我就不用重新投胎了。做这种饮料生意岂不是发财的捷径?

萨琳娜也是个聪明人,她接口道:“所以他们在玉佩上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都提醒自己不要喝那种汤,这样可以在来生仍然互相认识。”

德瓦拉也插嘴了:“那个‘奈何桥边等’大概是相互提醒在阴间约好了一起投胎。”

萨琳娜眼中充满了柔情:“好浪漫啊,没想到中国人居然比我们法国人还浪漫,我太感动了。”

等他们感动完,我又提了个相当有建设性的问题:“这两块玉佩不知道值多少钱?”

于是。我的脸上一阵发烫。别误会,不是因为我说了这话感到难为情了,而是他们三个愤怒的目光灼伤了我的脸。好吧,别以为我是那种见钱眼开的小人,老实说,现在在我眼里。不值十亿美元的东西我都没有兴趣。我讪讪地把两块玉佩又放了回去。不过我从中得到一点启发:看来这里的东西都挺值钱的,实在没什么就把外面那些紫檀木家具、青花瓷碗给卖了,估计也够我在北上广深买个三室一厅了。嘿嘿,别嫉妒我……

我跟德瓦拉准备动手把两具骨架抬来棺材里。这回我真地提了个相当有建设性的建议——其实也是一种偷懒的建议,我们直接把床板一起抬了过来,反正只有骨头了,两具骨架加上床板的重量都不够我一个人抬的。不过这确实是一个保持骨架完整性的好方法。林云儿总算又对我露出了一点笑容。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这回德瓦拉没有帮我。由我一个人把这些骨架尽可能保持原样地放进棺材里。而且是按照两块玉佩的指示放的。大的骨架放在伊恩的那个玉佩上。小的当然放在紫儿的玉佩上。当我最后把紫儿的头颅骨的后枕部搁在她的玉佩上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意料之外的“隆隆”声。

居然,这间停棺材的秘室东墙开始转动起来。露出又一间秘室。我们连忙走过去,这时真正的奇迹发生了,我看到了阿里巴巴……不,是四十大盗……不好意思,全乱了,是我看到了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藏宝洞。虽然没有金光灿灿的金子,但我看到了一堆雕工精美的箱子。我随意打开了其中一只……

好吧,猜猜我看到了什么——金元宝。只有在电视电影里才能看到的整箱的金元宝。用红丝绒垫着,整排整排,整整齐齐地排列着。这时我没有心思细数,因为我脑子里正在回荡着一首八十年代的老歌——阿里,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

林云儿打开旁边一只箱子。这回让我失望了,因为里面是十几幅画轴。林云儿随手抽出一张,小心地拉开四分之一,她突然惊叫道:“《金桥图》!吴道子的《金桥图》!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太不可思议了。”

她又抽出一张,这回她的嘴巴张得更大了,讲话时嘴巴都有一种发干的感觉了:“唐伯虎的《骑驴思归图》,这怎么可能,难道市面上流传的只是赝品,难道这才是唐寅的真迹?太不可思议了,我的天哪,我受不了了,这些画太宝贵了!”

好吧,我知道我要发财了,这些画我反正不懂,就挂在西宫让林娘娘每天看就是了。这时萨琳娜也轻轻打开了一只箱子,里面的东西顿时发出耀眼的光芒,她惊奇地问道:“云儿妹妹,快来快来,这颗珠子好漂亮啊,怎么这么亮啊?”

林云儿又是一声惊叫:“夜明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夜明珠吗?”

好吧,这颗夜明珠以后就放在东宫当电灯泡了。

还是德瓦拉淡定,他没有去打开箱子,而是走到了这间秘室的入口,因为他好象发现了什么。我凑过去一看,原来石壁上刻着几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