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7捆绑虐戏121鉴宝专家

卷 7 捆绑虐戏121 鉴宝专家

但这些举措可以用一句俗语来形容——远水解不了近渴。今天已经是星期二了,而菲力浦的最终还债期是星期五,也就是说我必须在三天内把这些东西换成十亿美元。

要完成这个任务真的不难,只要我老爸是比尔.盖茨或者巴菲特。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办法——在梦中完成这个任务。

不行,我的脑子热得快要炸开来了,这地方有点闷。我们都出了秘室,重新见到了外面的太阳。那些保安和警察早走了。

看着远处烟波浩渺的太湖,我深吸了一口气,心情舒畅多了。我开始搜肠刮肚地想办法,但原本就没有多少脂肪的肚子实在没多少油水可刮。

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必须在我认识的狐朋狗友中找到一个有钱**——不多,只要十亿美元……

这时一个短消息发了过来,我一看,是提醒我有未接来电的。我还没来得及看,就听到短信通知铃声此起彼伏,原来林云儿和萨琳娜也收到了短信。一看号码,居然都是彼得的。估计是在地下秘室,手机信号不好,所以没接通。

我立刻兴奋起来,因为我想到一句话——有困难,找组织。

我连忙回拨了彼得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彼得焦急的声音:“你们去哪了,怎么三个人的手机都打不通啊?急死我了。”

“老大,有事吗?”

“事情倒是没有,只是常规联络……”

还没等彼得说完,我就立刻抢过话头:“老大,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忙?”

“我需要一笔钱。”

“不会吧,我给你们的活动经费都花光了?你们是炒金还是炒楼了?要不你就是帮什么漂亮妹妹买豪车钻戒了。”

“不错,我是想买,不过钱不够,你能帮帮忙吗?”

“说吧。要多少。反正从你下个月的活动经费里扣。”

我淡定道:“没问题,我要十亿美金,就从我的活动经费里扣好了。”

……

电话那头好久没有一丝声音,我真担心彼得手机没拿稳摔了,或者下巴没托住脱臼了。总算那头又有声音了:“十亿?那我要扣到什么时候啊?你以为上帝之手是帮奥巴马印钞票的组织啊?”

“老大,这回你一定要帮我,因为星期五是菲力浦归还十亿欠款的最终期限。如果还不出钱……”

彼得不耐烦地打断我:“行了行了,这事我知道。我早跟你们说过别搀和这事,哈德斯盛宴早就预谋要排挤掉菲力浦了。你们的实力怎么可能跟他们抗衡呢?”

“老大,话不能这么说,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再说,这十亿算我跟组织借的。等我有了钱一定马上还给你。我不会让你做难人的。”

“等你有了钱?我没听错吧,靠你这点活动经费,一年就百八十万,你又大手大脚的,等你退休你也还不清啊!”

“放心,老大,我现在有钱了。你等着,我给你看一些东西。三分钟后再打给你。”说着。我紧紧握着我那咬过一口的水果机。跑回了藏宝室,先拍了一张全景图。然后随便打开几只箱子,拍了几张近景。林云儿也跟了进来,她是识货的,用手指着几件古董字画让我拍。

拍完,我立刻跑回洞外,先把这些照片发给了彼得,然后打通他的电话:“老大,你看看吧,这些东西都是我的了。你说这些东西值不值十亿?”

电话那边久久地沉默,估计彼得是被这些东西吓到了。过了一会儿,他总算开口了:“你……你是怎么弄到的,偷的还是抢的?”

“老大,我可是个守法的好公民,再说这是在哪儿啊?拜托!是中国,这里可全是遵纪守法的良民。兔子不吃窝边草,我能在家门口干那事吗?”

“好了好了,我先不跟你烦。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说了啊,先借我十亿,这些东西就作为我的抵押品,时间不用长,一个月就成。如果一个月后,我还不出这十亿,上帝就可以伸手来拿这些东西了。”

彼得犹豫了一下:“十亿不是小事,我得先向组织汇报一下,过半小时给你电话。”……

乘着这半小时,他们三个又在洞里四处摸索了一番。而我又练了一遍各间秘室的开关方法,然后急着去洞外等电话。

果然守信,半小时不到,手机响了,彼得道:“总部决定派两名专家去你那里,我也一起来。只要那些东西确实值钱,总部会当即给你指定的账户上划款。并且保证一小时内悉数到账。”

“不错啊,效率够可以的,谢谢。我的宝贝在中国无锡鼋头渚公园的三山岛上,你们大概要多久到?”

……

十六个小时后的星期三早晨,彼得带着两名专家风尘仆仆地到了三山岛。所有客套寒喧都免了,我们直接进了藏宝室。

一进藏宝室,三个人都惊呆了。随手打开一只箱子,里面不是一整箱金元宝就是一整箱规格形状相似的钻石珠宝。随便拿出一颗都是价值连城的。那位珠宝鉴定专家,拿出了一整套珠宝鉴定的仪器,一边鉴定,一边往电脑里录入。

另一位是古玩鉴定专家,他也拿出一些专业的鉴定工具,彼得配合他做着鉴定工作。同样,他一边惊叹着一边往电脑里录入着什么。

我们几个都不讲话,而室内不时传来两位鉴宝专家的惊叹——“不可思议”“奇迹”“这件瓷器居然会在这儿”“完美”“无懈可击的完美”“这简直是一场革命,一场彻底地颠覆”……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

等我吃完萨琳娜坤包里的零食,喝光林云儿背包里的饮料的时候,他们只鉴定了整个宝藏的五分之一不到。我不耐烦起来,冲着彼得到:“他们还要多久。我们已经买好下午飞圣地亚哥的机票了,要上飞机,我们还要通过沪宁高速先到上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