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7捆绑虐戏127捆绑虐戏

卷 7 捆绑虐戏127 捆绑虐戏

我居然没有任何醋意地哈哈大笑着。林云儿走过来往我怀里一倒,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看到她说完后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我叫道:“德瓦拉,你来得正好,我们在庆祝胜利”,我指了指他手里的包:“那包里是不是藏着好酒啊?”

谁知他的脸好象在扭曲变形,变得相当得滑稽,我不确定是我喝醉了,还是他在故意扮鬼脸。只见他从那只包里拿出一捆绳子。

我们三个都哈哈大笑起来,我讥诮道:“你拿这个来干什么?是不是又要跟我的东宫娘娘玩荡秋千游戏啊?”萨琳娜一听,立刻摇摇晃晃地向他走去,嘴里道:“好啊,我还没玩够呢!”

德瓦拉真地把绳子拉开套在萨琳娜的腰间,我连忙道:“错了错了,是绑在你腰里,你再抱住她。”但他居然不听,而且越绑越结实,还把她的手也绑了起来,脚也绑上了。这种绑法我很眼熟,我记起来了,那次他在古堡绑那几个看守的时候就是这么绑的。萨琳娜嘻笑着被他绑得结结实实。

林云儿走了过去,摸了摸躺在地上的萨琳娜的胸部:“好坚挺啊,我也要来”,她转身对着德瓦拉道:“我也要绑成那样,而且还要紧一些,这样我的胸部会更丰满。”德瓦拉原本想先来绑我的,既然林云儿都已经走过去了,他就顺势先把她给绑了。

我高兴地站在**,把手里的半杯酒喝干净,然后把杯子往地上一扔:“来吧,该我了。”德瓦拉一边绑我的时候,我一边在想岛国动作片里那些绑缚的镜头。不同的是,照平时我想到这些早就生机勃发了。但今天我根本没联想到要雄起。

……

南美洲一道刺眼的阳光从房间的窗外射了进来,我缓缓睁开眼睛。首先映入我眼帘的居然是一对被绳子绑得坚挺异常的酥胸,白皙性感,充满弹性,让人想入非非。

我顺着胸部向上看去,原来是林云儿。她正面对着我,吐气如兰,但是双手被牢牢地绑在背后。她还没有醒,睡得那么香甜,就象童话里等待王子来吻醒的睡美人,但这个童话似乎是个成人童话,因为那一对坚挺的玉峰、平滑的小腹、凸翘的粉臀、修长的大腿几乎一丝不挂。我底下的帐篷立刻支了起来……我下意识地想撑住床面爬起来,这下我才意识到手臂被紧紧地绑在了身后。

我的直觉是我背后应该还有一位美女——萨琳娜。我吃力地想翻个身,但翻到一半。我就发现我的手臂压在一堆柔软的肉上,我调整了一下位置,继续翻过去,这回我的头一下子埋进了一条沟里。不用看,这条沟肯定就是那个混血美女的。我这一折腾,萨琳娜被我弄醒了。刚一醒来,她就喊道:“痒死了,你在干什么?快把嘴拿开。”

“小妞。我也没办法,动不了啊!”

“那……那你……那你索性咬我一口吧。我痒得不行了。”

我只好用牙齿在我刚才嘴碰到的玉峰上轻轻咬了几下,帮她止痒。然后一骨碌又翻了回来,这时一双漂亮的有着长长睫毛的眼睛正在看着我,原来林云儿也醒了。

林云儿羞涩地道:“这是怎么回事,谁把我们绑成这样?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也想弄清楚呢。”我回答道。

萨琳娜在背后道:“我的脑子也有点晕晕的,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想了一想。毕竟是“特洛伊小组”的特工出身,立刻道:“先不管别的,快,我们两个背对背,把绳子解开再说。”

我立刻遵从她的吩咐跟她互相解起手臂上的绳子来。但是解了半天。不但没有解开,反而觉得更加紧了。林云儿想坐起来,但她发现脚被绑在了床栏杆上,根本动不了。

我一边解一边骂骂咧咧:“这是谁绑的,这么紧。这算什么绑法。”

“水手结,我独创的。怎么样?”房间里突然发出一个男人的声音——是德瓦拉。

“是你,就算你是国际友人也不能开这种国际玩笑啊。照说你也不是喜欢开玩笑的人啊?”

“不错,我对玩笑没有兴趣,所以我从来不开玩笑。”

萨琳娜道:“那你想干什么,你把我们绑起来为了什么?”

“哈哈,我明白了”,我接口道:“我们的达达尼尔圣教徒也有见钱眼开的时候,他是看中我的宝藏了。”

德瓦拉“嘿嘿”一阵冷笑:“你这话好象并不完全正确,与其说我看中了你的宝藏,不如说我更看重这批宝藏将带来的后果。”

“什么后果?我变成亿万富翁的后果?难道德老大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不错,我是很生气,但我生气的不是你成为亿万富翁,而是你将帮助菲力浦完成他那该死的收购计划,然后通过股东大会解放所谓的非法劳工。”

“什么?”我彻底混乱了:“‘该死的收购计划’,我没听错吧,你居然把这个解救劳工的计划说成是‘该死的’。难道昨天晚上我又被门挤了一次?如果我还清醒的话,我记得最先提出解放非法劳工的人是你吧?”

“不错,是我。”德瓦拉走到了床边,拿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两手交叉抱在胸前:“但那只是我的任务,而不是我的计划。”

“任务?什么任务,谁给你的任务?”林云儿诧异道。

“我的任务就是引导菲力浦去完成这个收购计划,然后被这个计划彻底拖垮,最后卷起铺盖黯然离开圣菲尔德矿业。”

萨琳娜讶异道:“那你……那你对莫妮卡的感情全都是假的?你居然利用莫妮卡对你的感情……”

“够了”,德瓦拉粗暴地打断了萨琳娜:“别跟我提什么感情,自始至终,我从来没有承认我对那个女人有过什么感情,完全都是她的一厢情愿。”

“卑鄙”,林云儿大声斥责道:“这是我出生到现在听到的最卑鄙无耻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