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7捆绑虐戏132障眼法

卷 7 捆绑虐戏132 障眼法

这时一个念头突然象闪电样冒进我的脑子里——信、情书这两件东西好像有什么关联。对啊!还有什么障眼法,我得问问。不过看样子这个大神不好对付,我得用点什么方法刺激一下他才行。

我连忙呼唤宙斯大神:“西洋老大,你刚才的话我可一点也不信,什么障眼法,居然可以让玉帝都看不出破绽,说给谁谁都不会信的。”

“你——你居然不相信我说的话?真是气死我了,想我身为西方诸神的老大,被神仙调戏的事也常有,但还从来没有一个凡人不相信我的能力。姥姥,不信拉倒,我回希腊去了,你的事我再也不管了,我要求把我的名字从值班名单里剔除。”

我连忙继续扇风点火:“我说吗,假的真不了。什么障眼法,我原本倒是准备了一道题目试验你,你既然不接,那就算了。”

“什么题目,你不要又给我搞出个什么‘喂鸡粪’来,那玩意连我妹妹雅典娜都不会。”

“不是啦,我是说你的什么障眼法。我给你看一封信,然后我拿着一张随便什么纸你把这张纸变成那封信。我要求不高,只要你能变到让我身边这两位美女看不出破绽来就行。”

“这事好办,不就是骗美女吗,我老吃老做了。别说是变一封信,我曾经为了勾引一个姑娘把自己变成一头牛。”

汗,比我无底线多了。我继续乘热打铁:“好,那我再请你帮个忙,把千里眼大神叫来。”

“什么?你叫千里眼什么?‘大神’?他居然也配叫‘大神’。你以为他是起点的‘番茄炒鸡蛋’还是‘跳舞’大大呢?他就是玉帝这小子身边的传令兵而已,跟我家的门童一个级别。你让我去叫他,也太丢份了吧!”

晕。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要让宙斯帮我变信,首先得让他看到这信吧。但那信在吊灯上的裙子里,我怎么让他看到啊?

我连忙继续煽风点火:“我看你是心虚了吧,根本就不会什么障眼法。”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不会去叫什么传令兵来的。知道的是你让我叫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搞不定,把他请来帮忙的呢?我说,你到底让我叫他来干吗啊?难道他会的我不会吗?”

“实话告诉你,现在我要让你变的那封信在一位美女穿的裙子里。而这条裙子就挂在天花板上的吊灯上。要没有千里眼把会转弯的眼睛借给你,你怎么看得到原信,怎么变出一封一模一样的来啊?”

“原来是这样,你不早说。是不是你左边这位东方美女的裙子啊,我老远就闻到一股香气了,有股紫丁香的味道。实话告诉你。就算今天千里眼这个小子来了,他也帮不上忙。你以为他可以把眼睛暂时借给你,就能借给我吗?别忘了你是凡人,我是神呐。要是各个神之间的本事可以随便借的话,那神界岂不是乱套了。”这话倒有理,我怎么没想到呢?

宙斯不耐烦道:“好了,别烦了。我就变个马蜂钻到美女的裙子里面去看看吧。等会儿再变一封骗骗她们,这倒挺好玩。只可惜。这条裙子不是穿在她身上,要是穿在她身上那闻起来就更香了。”

我晕。这个色神不光眼睛色,鼻子也这么色,真是色香味俱全啊,你以为我让你试菜呢?果然,这时我看到一只马蜂在吊灯上方盘旋了几下就不见了。先不管了,就让他钻进去意**一下吧。我顶多等事情办完后让林云儿换条裙子。

我跟宙斯的对话用时不超过人界的两秒钟。现在一半搞定了,我有点轻松下来,但这一轻松,立刻感到**有了更大的压力。我连忙假装痛苦道:“快,我受不了了。她们不交我交。我要求先上一趟洗手间,等我解决了,立刻把信找给你。”

德瓦拉哈哈大笑起来:“好啊,那你先去。”

我诧异道:“那你不盯着我了?”

“哈哈,说白了,你们三个人里面,我最放心的就是你了”,他站起来一边替我解绳子一边道:“萨琳娜原本就是特工出身,我见识过她的身手。林姑娘脑子特别好用,我还真不放心放了她,怕她动歪脑筋。而你——呵呵,除了有时候会搞点障眼法之类的小把戏之外,就再也没什么本事了。”

没本事就没本事,没本事的人可以第一个尿尿,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德瓦拉总算解完了那个该死的“水手结”,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倒是不怕你拖延时间,只是这两位美女恐怕会等不及哦。”

夫妻本是同命鸟,尿尿来袭各自飞。我一头冲进洗手间,一泄如注起来。足足有一分半钟……怪不得佛界有句话:人生最快乐的事莫过于放下。

享受完这人生最大的快乐,我连忙叫宙斯:“老大,希腊的老大,你看完没有?”

“早看完了,又不是美女写给我的情书,不过是泛着铜臭味的一张信笺而已。”

“赞啊,你这么一会儿就把那张支付凭证总结得那么鞭辟入里啊?佩服佩服!不过下面你准备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你随便拿张纸给两位美女看就行了,我保证她们会认定那就是你让我看的信笺。”

这样也可以。不过底下的事我就犯愁了,那张支付凭证是一张a4纸打印的,上面还敲了三四个图章。我到哪儿去弄a4纸啊?别忘了这里是洗手间,不是写字间。这里唯一能得到的就是一种纸——卫生纸。无论大小形状软硬,这跟a4纸差距也太大了吧。这下轮到我撞墙了。我蹲在地上一个劲地到处扫视。这时一个包装袋印入我的眼帘,我迅速从地上捡了起来,是一张内衣品牌的宣传广告纸。我想起来了,昨天晚上萨琳娜是在我这儿换过一身内衣来着,她穿在身上准备来勾引我的,结果闹出了昨天晚上的无上装派对。

“纸准备好了没,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