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8公狮男**142又来一个无为而治

卷 8公狮男** 142 又来一个无为而治

我的右手缓缓地放了下来,眼中的红光开始慢慢收敛。这时我有种不好的预感——那朵红色的紫罗兰也将离我远去……

德瓦拉沿着墙向门外移去,终于逃出了我的控制。这时救护车和警察都到了,保健师是最好的目击证人。况且这里还有最强的证据——监控录像。所以警察并没有阻拦我们,他们同意我们跟随救护车先去医院,他们愿意在医院完成调查笔录。

……

在救护车上,急救人员已经开始摇头了,他们木然地看着我们,眼神中是一种无奈。

一到医院,经过电击、输血、增压、打强心针等一系列必要的抢救程序,五分钟后,医生就放弃了努力。这时得到我们通知的菲力浦也匆匆赶到了医院。他正好看到医生从急救室出来,于是连忙冲上去问道:“医生,医生,我的女儿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中年男医生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就大步走开了。

我们几个立即冲进了急救室,其实从护士没有阻拦我们进去这一点来看,就知道莫妮卡已经没有希望了。

我看着她苍白而美丽的脸,长长的睫毛阖着,有一种镇静和安详。身上覆盖着医院的白布,有一边光滑圆润的肩膀**了出来,可以想见是刚才急救时,护士把她的上衣剪掉了。

这时护士长走了过来,拉着白布的两只角慢慢向脸部移去。然后她看了一下表,说道:“二号急诊室病人莫妮卡.菲力浦死亡,死亡时间xx年x月x日15点35分,初步判定死亡原因:心脏部位中弹,出血过多引起心力衰竭……具体死亡原因还有待法医作进一步鉴定。xx医院心血管科主治医生xxxx”。旁边一位护士拿着一支笔在文件夹里记录着,然后护士把文件夹递给护士长。护士长在底下签了个字。

那名护士问我们道:“请问你们谁是死者的家属。”菲力浦听到后再也屏不住了,老泪纵横地哽噎起来。护士看懂了,把文件夹递给他,另一只手递上去一支笔:“先生,请您在上面签字,并且注明您跟死者的关系。”

菲力浦抖抖豁豁地接过文件夹。拿起了笔……

“不——”我一声狂叫:“不——不能签!”说着我一把夺过那只文件夹,扯下了里面夹着的死亡证明书,乱撕一通,连同文件夹一起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然后又夺过那支笔,一拗两截,拿在手里拼命地捏紧,很快,断笔的破口把我的手戳破了。但我完全没有感觉,仍然死命地捏住。似乎这样就可以抓住莫妮卡即将逝去的生命一般。

林云儿和萨琳娜一人抓住我的一只手,想把笔抢下来,但哪里抢得动。

林云儿哭喊道:“楚哥哥,别这样,别这样。我害怕,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你流血了。你别这样……”

萨琳娜也在一边泪流满面,叫道:“你是男人。现在只有你可以顶住,你不能这样,我们都要依靠你的。我……我也不行了……”说着她突然跪倒在地,紧紧抱住了我的腿,林云儿也顺势跪了下来,抱住我的另一条腿。

整个急诊室顿时哀鸿一片。

良久。她们才松开我的腿,站了起来,把脸贴在我两边的肩膀上。我的衬衣立刻被泪水濡湿了,感觉热热的。我走向莫妮卡睡的急救手术台,轻轻地揭开盖过她脸的白布。仔细地端详着她。

“不——”,我打心底里发出一声怒吼。

不,我不能就这样看着她离开我,她年轻灿烂的生命才刚刚开始。她美丽的容颜,性感火辣的躯体,动听的嗓音不能就这样随风而逝……

“不——”我再次狂喊起来。

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在我大脑里响起:“不什么啊?人都已经死了,还能怎么样?”

“我靠,这是哪个没心没肺的,居然敢在这个时候来说风凉话?”我在大脑里厉声质问。

“我乃弥勒佛是也。”

我立刻回敬道:“**,你不就是那个‘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的笑面虎吗?你也算个佛啊,看到一个好人死了你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哈哈哈哈——”我的脑子里居然立刻响起一阵大笑声。

“你——你居然笑得出来!”

“不错,你不是要我给点反应吗?“笑”就是我的反应啊!”

“那你老妈死了,你也是这种反应啊?”我气得不知道怎么骂他好。

“当然,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是‘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后面还有一句‘开口常笑笑天下可笑之人’。”

“我了个去,看来你除了笑之外就没别的事好做了。”

“哈哈哈哈——”一阵大笑过后,弥勒佛道:“这话总结得再妙不过,果然有慧根。怪不得神界要千方百计地帮助你。不错,除了笑之外,我其实真没有什么可做的了。因为我的肚子可以容得下天下所有不平之事,那还有什么需要做的呢?”

“我晕,你这跟太上老君的‘无为而治’岂不是一个德行?”

“不错,不错。佛道同源,《金刚经》有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佛教最高教义《金刚经》和道教最原始典籍《道德经》同时提到了‘无为’。没想到你一个凡人居然一语道破此间最大的玄机,真是可喜可贺呀。”

“什么可喜?什么可贺?我爱的女人刚死,你还要可喜可贺,你是不是人啊?”

“当然不是,我是佛。不过人、神、佛、魔、鬼、怪、精、灵本是同源,你说我是人也未尝不可。”

“那你能做点人事不?”

“当然可以,我是人,当然也可以尽人事。”

“那好,你给我把这个美女救活,就算你做了个好人。到时候不管你教我什么金的经、银的经,我都认真听讲,不做小动作,举手发言,还按时完成家庭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