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8公狮男**148电话骚扰

卷 8公狮男** 148 电话骚扰

“当然没有,当然没有外人。”我故意用到了“外人”两字,这是给后面埋了个伏笔。

“不行,我一定要进去看看。”说着她果然中计,闯进了浴室。我站在后面做了个“上帝保佑”的动作(就是把手指撮成一只鸡爪状,在额头、胸中间、两边肩头各戳一下)。然后假装追她,也跟着她冲了进去。

“啊——”两位美女同时一声尖叫。

我连忙向林云儿解释:“我跟她说过这里没‘外人’,她偏要进来看看。我拦都拦不住。”

接着我从后面一把抱住萨琳娜:“小姐姐,我说过吧,这里真地没‘外人’,全是自己人。”萨琳娜本想退出去的,结果被我抱住了,只好用手遮住羞红的脸。

我故意道:“我看出来了,这里只有我是‘外人’,你们都是‘内人’,既然这样,你们洗吧,我先出去了。”说完,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萨琳娜横着抱起,连衣裙都没脱,扑通扔进了浴缸里。两位美女尖叫着想要逃出来,我就站在浴缸边上按住她们。

萨琳娜全身透湿,一对傲人的36d在湿衬衣的紧贴下显得更加朦胧而性感。她总算恢复了一点战斗力,一把拉住我的手,一招神龙摆尾式把我的头按到了浴缸里。我哪里是她的对手,连忙求饶。可恨她俩居然在浴缸里产生了默契,林云儿跳出浴缸,然后乘我不备,对我屁股上就是一脚,我扑通一声头冲下掉进了水里。头直接卡在了萨琳娜的两腿之间。好不容易我浮出水面吸了口气,林云儿在旁边拍手叫好:“活该,谁让你不动好脑筋。”

我哪里肯服输。乘林云儿不备。我从浴缸里突然站起来,一把搂住林云儿一丝不挂的**把她拽进了水里,把她往萨琳娜身上一推,两位美女脸贴脸,奶贴奶的横陈在了水里。我一个饿虎扑羊式,把她们压在了身下。两位娘娘哪里会想到我会动这种歪脑筋。但是浴缸毕竟不是泳池。三个人绞在一起,一时半会儿哪里分解得开。两位美女纵有天大的本事,也是虎落浴缸被狗欺。我左袭胸,右亲嘴,左手包子右馒头,忙得不亦乐乎。她们俩左躲右闪,娇嗔娇喘,莺声燕语,莺歌燕啼……

正当她们已经开始酥软无力。放弃反抗的时候,门又一次被敲响了。好吧,我也知道太狗血了,但是真没办法,你们要是觉得不爽,就去骂那个把节操当饼干吃掉的作者吧。

(顺路路顺抱头下跪痛苦求饶状:以后补上行吗?)

我抬头问道:“谁啊?”

“是我,菲力浦。楚老弟,不知林小姐在不在。”(靠。叫我老弟,那以后莫妮卡上位算什么辈份啊?)

我心想。既然人家都已经找上门了,就是吃准林云儿在我这儿了,看来藏是藏不住了。我看了看躺在我左边臂弯里的林云儿,依依不舍地道:“在这儿。有什么事吗?”

“哦,是我们管家提醒我,说是林小姐的手机一直在房间里响。已经好几次了,可能有什么重要电话吧。我就给她拿过来了。”

“哦。”我只身站了起来,两位美妞中间顿时空了出来。看得出来,她们看我的眼神中有些空落落的……

现在要论出去接待客人,我比林云儿穿衣服肯定快。于是我稍稍收拾了一下。立刻冲出去开了门。菲力浦一看我这身出水芙蓉的样子,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很礼貌地把手机交给了我,说道:“那我不打扰了。”然后就退了出去。我连忙道了声谢。

回到浴室,林云儿接过电话一看,疑惑道:“是我妈妈打来的,已经好几遍了,不知有什么急事。”说着她光着身子跑出了浴室。

萨琳娜也想乘机逃出浴缸,我哪里会给她机会。我一下跳进水里,把她紧紧抱住,嘴里道:“好姐姐,我好冷,快捂捂我,可怜可怜你的小弟弟吧!”

萨琳娜被我弄得全身麻痒,不住地“咯咯”娇笑,边笑边骂道:“真不要脸,什么小弟弟,你装什么嫩啊?”

我指着我下面那话儿道:“你可不能不讲道理的,那你让我叫它什么?叫大哥?总不能让我叫它大叔吧?”

萨琳娜这才明白我的意思,羞涩地扭头就想逃出浴缸,我忙使出我的“十八摸”绝技,上下齐手……反正我是大汗淋漓,她是气喘吁吁。这时她突然转头看着浴室门口,任由我把手伸进她湿透的衬衣里面狂抓乱按也毫不反抗。我诧异地抬头也向门口看去。原来是林云儿**着站在门口。

我立刻跳出浴缸,向她突袭过去。我原本以为林云儿会逃跑,没想到她突然向我迎过来,一头扑在我怀里哭了起来。我晕,刚才还好好的,难道我摸几下萨琳娜她就委屈成这样。我连忙拍着她的后背,轻声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妈妈打电话来,是想告诉我外公生病了,情况很不好。”

“你别着急,你妈妈还说什么?是不是让你回去?”

“嗯,是的。她不让我回去我也要回去的。从小我爸爸妈妈工作就很忙,所以陪我的时间很少。反而是外公常常接我上学,送我回家。我也经常在外公家吃饭睡觉。十岁那年,我爸爸失踪后,外公就把我接到他家,一直住到我上大学。我不能失去外公,我觉得外公是我最亲的亲人了。他从小疼爱我,比我的爸爸妈妈还亲。”

我轻声抚慰道:“我懂了,你不要哭。你外公会没事的,明天就可以安排你回国去见他的,不要伤心。”

林云儿被我一番开导,总算止住了眼泪。我没奈何地转头看了看还在浴缸里的萨琳娜。她会心地朝我一个微笑,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从浴缸里爬了出来,轻抚着林云儿的背。这下倒好,林云儿反而扑到了萨琳娜怀里,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象断线的珍珠往下直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