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9车神大赛170来了个无间道

卷 9车神大赛 170 来了个无间道

“放心,谁让你老公脑子好用呢。到时候你就明白了。不过,在比赛之前,我必须先好好放松一下。不然紧绷的神经会让我无法操控好赛车的。”

“你想怎么放松,先洗个澡吧!我给你去放洗澡水。”说着,她站起身想走,突然又像想到了什么,回过身严厉地问楚凯华:“今天晚上你应该放松过了吧?”

楚凯华知道她是想起郭心美那事了,连忙否认:“天地良心,我今天什么都没干。”

“没干,谁信啊,你脱光衣服躺在人家女孩的**,别跟我说你晚上八点晒日光浴!”

“我晒灯光浴行吧。反正天地良心,我——我是想干那事的,但是你进来了,我就没干成。”

“哼,她跟你到底什么关系?”

“说白了吧,她是我女朋友。我认识她比林云儿要早。”

“女朋友,那我跟林妹妹算什么?”

“萨姐姐,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的,你就不能原谅我一回吗?”

“那你答应我:这是最后一次,你不会再去找她了。”

“这——”楚凯华这人讲话向来没有节操,但唯独碰到这种问题,他就是不愿意随便撒谎。也不知道,父母生楚凯华的时候哪根筋搭错了。

见到楚凯华的犹豫,萨琳娜气愤道。“你有我跟林妹妹还不够吗?”

“这不是够不够的问题,你容我好好考虑考虑行吗?”

“好,那你就考虑吧,在你考虑完之前,永远别想碰我。”说完,她甩手把楚凯华一个人晾在了沙发上。

要是今晚是林云儿在楚凯华身边。他还可以来个霸王硬上弓。但是凭着萨琳娜的身手,楚凯华哪里敢造次。于是,当晚萨琳娜合衣而眠,他也在沙发上当了一夜的和尚。

……

第二天他们之间的冷战还是没结束。

下午五点,楚凯华接到了胖子打来的电话——车修好了,电影院门口老地方验车。

楚凯华带着疲惫的身躯和心灵。行尸走肉似地打的来到老地方。萨琳娜尽管不理他,但还是不放心地跟他一起来了。

果然,一辆豪华的敞篷法拉利摆在了他的面前。楚凯华哪儿懂什么修没修好,看到这种完完整整的样子,就觉得没问题了。胖子和矮个子相视一笑,胖子莫名其妙地向他笑了笑。楚凯华估计他们现在大概对自己充满了同情吧。两人把钥匙交给他就走了。

楚凯华拍了拍座垫,这是他懂得的汽车性能的唯一指标——座垫柔软度。除此之外,楚凯华大概还知道轮胎里必须有气,因为自行车也是这样——气打得足骑起来就轻松。他果然下意识地蹲下来。煞有介事的去看车胎里有没有气。

萨琳娜站在后面,终于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她阴阳怪气道:“哟,真不亏是车神,还知道检查轮胎里有没有气。请问检查完了,再检查什么啊?”

“检查油箱里有没有油啊,你当我不懂啊?”

“咯咯咯”,萨琳娜一阵娇笑:“你这是要去赛车啊,还是去运麦子啊?你以为检查拖拉机呢吧!”

楚凯华被她说中了要害。只好对她嘻皮笑脸地扮了个鬼脸,尴尬地道:“那还能检查什么?”

“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吧。谁知道这车是怎么装好的。能开吗?”

“那我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让你陪姜晨去过夜吧。我一定要去比赛。”

突然从街边的墙角里传来一句话:“这个姐姐说得对,你还是不要去参加比赛了,太危险了。”

楚凯华和萨琳娜连忙转头看去——是一个比楚凯华小一两岁的小伙子,于是问道:“你是谁?”

小伙子走了过来。人长得挺精神,但是从穿着上来看。实在是显得有点邋遢。一看就是没人帮着拾掇的,跟楚凯华认识郭心美之前一个样。

“我叫李俊,你们就叫我小李子吧。我来是想告诉你,千万别用这辆车去参加比赛,太危险了。”

“危险?什么危险?顶多我开慢点。得不了名次,难道它还能要了我的命?”

“真的,你这话说对了。他们真地想要了你的命。实话告诉你,我原本是一个车行老板的儿子。从小妈妈就死了,我是靠爸爸帮别人修车养活的。后来爸爸慢慢有了钱,就自己开了个车行。谁知我上初中的时候,爸爸因为帮别人试车,不幸出了车祸,也去世了。于是我就一直辍学到现在。整天跟着一帮人在外面游荡。”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楚凯华有些不耐烦道。

“我是想告诉你,我也懂得一点汽车的基本知识的。最近我一直跟着王二胖子他们一起混,就是刚才把车交给你的那个胖子。昨天晚上晨哥撞你的时候,我也在场,看得清清楚楚。我觉得你们是好人,我不愿你们上当,还把命搭上。所以我冒着风险来提醒你们——这车不能开,更不能去参加比赛。”

“为什么?小李子。”萨琳娜着急地问道。

“你们难道没感觉出这里面有问题吗?譬如晨哥一个这么喜欢赛车的车神,你们把他的爱车弄坏了,搞得他无法参加比赛,他却一点也不发火。你们就没想过这个问题吗?”

“当然想过,我也觉得奇怪呢,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李俊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们。

原来姜晨有个做官的老爸,听说是个科研所的所长。虽说官不算大,但弄钱的本事却大得很。姜晨手头从来不缺钱。但是姜晨生性好赌,经常在外面欠债累累,又喜欢玩车,他老爸紧赚不够他慢花的。所以也会经常抱怨姜晨花钱太大手大脚。最近这段时间,他老爸就一直在花钱上面卡他。

不过幸好,姜晨有一手赛车的绝活,所以除了他老爸提供他挥霍的钱以外,还有许多煤老板愿意把赌注押在他身上。为了让姜晨帮他们赢钱,这些煤老板总是不惜重金地巴结他。姜晨也算投桃报李,在平时的地下赌车中帮这些煤老板挣了不少钱。但是就算是这样,他的花销还是超出了他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