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0**女尸182美食家的苦恼

卷 10**女尸182 美食家的苦恼

郭心美有些生气道:“那到底哪种牛肉好吃啊?”

萨琳娜也眨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楚凯华。

“都好吃,都好吃。各有各的风味吗,呵呵……”

“不行”,萨琳娜道:“一定要说出个结果来,到底哪个好吃?”

“天哪,这哪里是吃牛肉,不如你们把我当牛宰了,吃我的肉吧!”

但是两位美女两双漂亮的眼睛依然“含情脉脉”地看着楚凯华,只不过他似乎在这种眼神里看到了一些火光。此时楚凯华只想说——有三鹿牌的奶粉没,给他先来两包尝尝,再来两毒馒头,三勺地沟油。想死怎么这么难啊!

楚凯华终于想到一个办法,他战战兢兢地提议:“你们不如这样,都尝尝对方的手艺。然后再评价一下。最后由我来总结发言。”

两位美女怀着敌意地互相尝了尝对方的菜,从她们的表情可以看出,应该是很赞赏对方的厨艺的。但是她们仍然绷着脸,盯着楚凯华。不过这回她们的目光要柔和了许多。

于是楚凯华建议,大家喝点香槟,再重新品一品对方的菜,这样会更有说服力。然后他倒了三杯香槟,乘她们喝香槟试菜的时候,楚凯华两只脚脱了拖鞋,在桌底下往两边伸了过去。见过劈腿的,没见过这么有现场效果的。

楚凯华先轻轻蹭了蹭萨琳娜的小腿,萨琳娜感觉异样,抬起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楚凯华向她挤了挤眼睛,她不知道怎么理解他这个动作的,反正风情万种地向楚凯华抛了个媚眼。

楚凯华清了清嗓子道:“我觉得郭妹妹做的‘灯影牛肉’真是色香味俱佳,而且从菜名就可以一目了然。所以除了色香味之外,这道菜的‘意’和‘形’特别到位。所以‘色香味意形’全部一百分,真正的冠军。”楚凯华一边说着,一边注意萨琳娜的脸色,果然她没有立刻显出不快。

接着楚凯华故伎重演,先踢了踢郭心美的小腿。用他绿汪汪的小眼睛送给她一棵“秋天的菠菜”,继续道:“但是萨姐姐的澳洲谷饲牛肉,表面看来,无色无香无味无意无形,但就在这种‘色香味意形’全无的境界中,我却吃出了牛肉真正的味道。让我有一种出于本能的对食物的领悟。所以一定要给这道牛肉评分的话,我觉得应该是无冕之王。”

“所以”,楚凯华总结道:“我宣布,坐在我身边的两位厨师都是冠军。她们的厨艺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无人可以望其项背。我现在只想由衷地发自肺腑地说四个字——我好幸福。”

说完这些让楚凯华肉麻到脚趾头的话,他口干舌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这时,楚凯华立刻感到桌下两条腿同时受到了袭击,只不过一个温柔婉约,一个热情奔放。

郭心美的小脚只是很暧昧地在楚凯华脚板上来回摩挲。而萨琳娜的美腿做得有够过份。居然直接搁到了楚凯华的大腿上。还故意摩擦他的腹股沟位置。

楚凯华尴尬地看了看萨琳娜,下半身这么大动静。她的上半身居然仍然保持正襟危坐的姿势,真不亏是特工出身。这位美女的柔韧性让他即想远观,更想亵玩。

“评牛肉”这一关总算过了,乘她们还没让楚凯华把剩下的菜全评一遍,他飞刀走叉,飞筷走匙地把几道中餐和西餐往两位美女面前的空盘子里一个劲地堆。一分钟后。楚凯华淡定地看着她俩的盘子,总算放心了。这种混搭法的味道怎么样他不好说,至少现在她俩肯定已经分不清那根土豆丝或者牛肉片是谁切的了。

擦擦额头的汗,好累,分菜比她俩做菜还累呢。

“这还怎么吃?”萨琳娜一边说着。一边把搁在楚凯华大腿上的美腿“轻轻地”往下一压,他的左腿骨一阵酸疼,感觉大腿就像要离楚凯华而去一样,好一招分筋错骨,他疼得一声低吟……

“是啊?什么味道都吃不出来了,这算什么菜啊?”随着郭心美的话,楚凯华顿时流下了悔恨的泪水,不好意思,是他那可怜的大脚趾被她狠狠地踩了一下。

楚凯华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珠,抬起他杯炊的双眸,向两位美女看去……

好吧,楚凯华手机没电了,请各位大大帮个忙——拔个119,一定要快!!

这就是齐人之福!楚凯华总算明白了,别说上床,就是上桌他也享受不起啊。

……

总算,他们吃完了让楚凯华永生难忘的一餐。两位美女居然抢着收拾桌子,洗碗。楚凯华强颜欢笑,拖着受伤的双腿,像狗一样趴在沙发里“舔”伤口。

萨琳娜先干完手头的活,朝着楚凯华一声娇笑道:“达令,今天你累吗?”

楚凯华被她问得有点毛骨悚然,感觉她就像在给他设计一个圈套。楚凯华不置可否地向她报以一贯的嘻皮笑脸。

“你笑什么?如果不累的话,能帮我放一下洗澡水吗?”

“哦,我知道了,我去放水。”说着,楚凯华向她挤了挤眼睛,意思是约她一起洗。萨琳娜当然明白了,有点害羞又有点得意地别过头去不理楚凯华。

楚凯华刚想起身去放洗澡水,郭心美立刻从厨房里跑出来拦住楚凯华道:“别,楚哥哥,你累了,我帮你放水。”说着,她把削好皮,切好块的一盘哈密瓜端到他的沙发旁边,用牙签戳了一块轻轻塞进楚凯华嘴里,嗲声问道:“好吃吗?”

“真甜,真好吃。”

“那你先吃着,我去帮你放水洗澡。今天累了吧,我待会儿帮你搓背。”

“好啊,我也……我也好久没帮你按摩了,我想你肯定好久没享受过了吧?”说完,楚凯华情不自禁地伸出他的左前爪抓住了她的纤纤玉手。

郭心美立刻羞涩地低下了头,欲退还迎,小手迟迟不从楚凯华的魔爪里抽走。他干脆细细地抚摸起来。

“嗯哼——”萨琳娜故意大声清了清嗓子,朝楚凯华白了一眼,然后道:“今天大家都累了。我看郭妹妹也该回家了吧。”

“你……”楚凯华看了看萨琳娜:“你今天白天不是说过吗,只要我平平安安地回来,你就都听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