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1飞天大盗219国产动作片

卷11飞天大盗219 国产动作片

姜作山赤条条地背靠在沙发上,身上坐着一位二十多岁的美女,除了手臂上挂着一只胸罩外,再无任何遮挡。两人都面朝门的方向,擦,观音坐莲——还是背跃式。那一对大咪咪挺拨高翘,腰肢纤细,小腹光嫩平滑……楚凯华的底下立刻肿胀起来。

萨琳娜一声“嘤咛”,立刻捂住了眼睛。

见到他们进来,姜作山和那位美少女的惊讶程度丝毫不比他们差。就看他们那保持不变的特写姿势就知道了。

而楚凯华大概是这四个人中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立刻拿出手机,“咔咔咔”一阵狂按。按了七八下,才yinyin地提醒道:“美女,不好意思,能中场休息一下吗?”

美女立刻醒悟过来,羞涩地从姜作山身上爬下来。连慌忙的戴胸罩穿衣服,姜作山也立刻套上了裤子。楚凯华目不转睛地看着美女穿衣。居然这也被萨琳娜发现了,她狠狠地掐了他的胳膊一把。楚凯华倒吸一口冷气,但是当着外人的面他只好压低声音,假装咳嗽了一声。

穿好衣服,美女低头就想往门外跑,楚凯华一把拦住,结果撞了个满怀。他们这时候的站位像是他要非礼她。这又招致萨琳娜的一顿“指甲钳”刑罚,楚凯华冤不冤啊?

楚凯华一边依依不舍地把美女推开,一边连忙向美女解释道:“对不起,你还不能走。你是不是想去报jing?”

“我……我不敢。”大波美媚低着头道。

楚凯华看了眼姜作山,询问道:“她是谁?”

“她是……是我秘书。”

“我还以为你能扯出什么新谎话来呢,编来编去,也不过如此。”

“真的,不骗你,她是我秘书。叫王娟儿。”

“我对你们的关系不感兴趣。我来只是想帮你解绳子的,谁知道你自己解开了。”

“你……你们怎么没被抓住?”

楚凯华和萨琳娜相互交流了一个眼神。不错,他们同时发现了一个问题——姜作山是怎么知道他们会被抓的?

萨琳娜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把一对dnǎi挤得像两只气球。她缓缓踱到姜作山面前,姜作山知道她的厉害,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板上,双腿瑟瑟发抖。

萨琳娜缓缓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好像早就知道我们会被抓住,是不是?”

“这……”姜作山自知失言,但又找不到抵赖的借口。

楚凯华朝那位大波美女王娟儿温柔地使了个眼sè,让她坐到了转角边的沙发上。然后转过头厉声道:“姜所长,不必解释了。一小时前,你还被我们绑得像条死狗一样只会躺在地上喘气。被解开后,居然不分场合迫不急待地在客厅里玩起了‘打波’游戏。那只能说明一点,你对我们被抓胸有成竹”。楚凯华突然一声怒吼:“是不是?”

“是是是,噢,不不不……”

“到底是还是不是?老实交待,你是不是给我们下了什么药?为什么我们一拿到东西就被他们发现了?别跟我说是什么摄像头,一路上我们小心地避开了所有的摄像头。”

“我……”

“还不说?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楚凯华朝萨琳娜递了个眼sè,萨琳娜向前跨了一步,伸手去抓姜作山的手臂。

姜作山连忙讨饶:“我说,我说。是那个保险箱。保险箱上有一根连接线。通到我的办公桌抽屉里,抽屉里装了一个开关钮。我每次打开保险箱前。必须先按下抽屉里的那个暗钮,才能解除jing报。否则,就算密码和钥匙都对了,只要一打开保险箱的门,监控中心就会报jing。”

楚凯华和萨琳娜恍然大悟。怪不得,那些武jing即吃不准他们有几个人。也吃不准他们在哪,但应急广播里一口咬定发现了他们。原来是在诈他们呢!

萨琳娜好奇地问:“既然这样,那我倒想问问:如果我们被抓,回不来了,你就不怕没人给你解绳子。活活饿死在家里吗?”

楚凯华接口道:“傻妞,这你还看不出来。他跟他秘书只怕今晚早就约好了,不信你去看看,秘书包里肯定有他家的钥匙。他笃定今晚有人会来救他。”

姜作山和大波美女互相看了一眼,默认了。

楚凯华继续道:“其实我这次来,不是来兴师问罪的,而是来谢谢你的。我想告诉你,东西呢我们拿到了。人呢,没被他们抓住。我们回来真地是准备来帮你解绳子的,我可不想为这种事情弄出人命官司来。

现在看来,我们回来得没有必要了。那就再次感谢,我们走了。哦,对了,有什么事情还打我那个手机吧,号码还记着吗?135xxxxxxxx,合作愉快。”

说完,楚凯华还不忘朝沙发上那个战战兢兢的大波美女抛了个媚眼。姥姥,可惜了,一朵鲜花被这六十岁的老头给糟蹋了。与其这样,给他做个小五、小六该多好……

楚凯华拉着不知所以然的萨琳娜往楼下就走……

直到楚凯华拉着她大摇大摆地经过小区保安岗亭,坐上了他的军用吉普,消失在夜sè里,萨琳娜微微张着的嘴巴才稍稍合拢,一双漂亮的星眸紧紧盯着楚凯华。

楚凯华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摸了摸萨琳娜的下巴:“喂,美女,下巴掉了就成老巫婆了,快收回去吧。”

萨琳娜下意识地揉了揉酸酸的下巴,终于开口了:“你搞什么鬼?”

“我没搞鬼啊,怎么了?”

“好,我们从挖坑埋硬盘开始说起。你埋掉硬盘我可以理解,也很佩服你的聪明,毕竟这东西带在身上不安全也不方便。但从那以后你做的每一件事,我都不能理解了。你干吗要开这辆容易暴露目标的吉普车?”

“我喜欢这辆车,不行吗?咱就只能永远做个猥琐男,不能高调一回吗?”

“好,那就算你贪小便宜吧。那姜作山害得我们这么惨,我还以为你是去报仇的。不说弄出人命来,我也以为你会好好修理他。可你……”

“拜托,女孩子家家,别学得这么暴力好吗?跟我这么清纯的高富帅在一起这么久了,也不学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