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2玉女心经225换还是不换

卷12玉女心经225 换还是不换

他们围着货柜转了一圈,没看到人。但是发现货柜没上锁,很可能是一节空柜。他们打开货柜进到了里面。货柜里面隐约躺着一个人,他们立刻冲了过去。货柜里面太暗,楚凯华打开手机当电筒,依稀看到一张风韵犹存的漂亮女人的脸,但似乎已经奄奄一息了。

楚凯华的反应够快,立刻让萨琳娜先出去叫救护车,他背起地上的女人出了货柜……

成仓市第一人民医院。

医生告诉他们,病人严重脱水,生命体症已经很弱了,幸亏抢救及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进到病房里,他们见到了正在打点滴的女人。按照郭心美二十岁的年龄,她母亲的实际年龄应该有四十多岁了。现在这个女人脸上已经有了一点血色,看上去才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不过从她与郭心美完全想像的漂亮的大眼睛和圆润的下巴,他们完全可以断定——她就是郭心美的母亲——何菲。

靠,这岂不成了女婿第一次见丈母娘了,楚凯华顿时有点局促不安起来。

萨琳娜见到楚凯华这样子,立刻明白了过来,让人不易察觉地在他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然后很大方地叫道:“您是何阿姨吧,我们俩是郭心美的朋友。”

何菲很惊讶地看着他们:“你……你们是救我的人吗?”

“嗯。是我们在货柜里发现你的……”这时一个漂亮的小护士走了进来,服侍何菲吃药。萨琳娜立刻闭了口。等护士走了,她压低声音轻声道:“何阿姨,千万别把你被绑架的事告诉别人。至少现在不能。”

“为什么?”

萨琳娜乖巧地抓住了何菲的手:“何阿姨,有些事您可能还不知道。不过您先要答应我,听到之后不要着急。我们才能告诉您。”

何菲微蹙起眉头,既然他们都说了是郭心美的朋友,她也大致猜到了:“怎么了,难道他们……他们不会对美美也……”

萨琳娜无奈地点了点头:“嗯。郭妹妹也被他们绑架了。”

“美美——这帮畜生……不得好死!”

楚凯华指着上帝的妈起四:在没碰到他之前,这帮畜生活得怎么样楚凯华不管,但当他们知道这世上有楚凯华这个人之后。他保证他们死得很难看。

“何阿姨,你一定要相信我们,千万不要报警,也不要把你经历的事情告诉别人。对了,这帮畜生怎么虐待你了,医生说你已经至少五天没喝水了。”

“我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他们不就是逼着我的爱人把‘二次评估’技术交给他们吗?他们也知道,除了我爱人,旁的人只怕得到了那块硬盘也无法理解和掌握这个技术的核心。所以他们想把技术弄到手。还要聘请老郭当他们的顾问。

相得美,我们都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一心只想报效国家。要是没有这颗爱国的心,我们早就在美国享受荣华富贵了,还轮得到这些不长眼的日本鬼子来收买我们。”

“所以你就……”

何菲点点头:“嗯。在我被绑架后的第三天,他们要我去劝说老郭偷资料,还说要安排我们去英国。我这才明白他们绑架我的用意。于是我不但不答应他们,还开始绝食。而且连水都不喝。我知道人的生命能够承受缺水的极限只有七天。我倒要看看。这些鬼子绑架我这个活死人有什么用?”

楚凯华忍不住插嘴道:“怪不得,他们这么爽快地答应把您给放了。一来他们手里有了美美。二来是您太难对付了。”

何菲转过头仔细打量了楚凯华五秒钟:“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汗,丈母娘见女婿,这就开始了!打骨子里楚凯华还是那个孤儿,一个没爹疼没妈亲的苦出身。所以不管他混得如何风生水起,一见到丈母娘。楚凯华都会感觉自己像是拐带了人家的女儿。

他手心捏着汗,嗫嚅道:“我……我叫楚凯华。”

“你跟美美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们认识了半年多了。”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跟那些日本鬼子打交道可不容易啊?”

“我……”

萨琳娜看到楚凯华扭捏的样子,替他叫屈。立刻把楚凯华跟郭心美的关系,以及郭心美如何留下遗书。他们如何一路追到成仓,找到郭国荣,然后做指纹做眼睛虹膜,又如何两探研究所把硬盘偷到手,又如何跟水口组谈判的经过简单地讲了一遍。

“所以现在”,萨琳娜轻声道:“阿姨,我们不能报警。因为美美还在他们手里。”

“你们难道真地决定用这项技术去交换我的女儿了?”

萨琳娜道:“那还能怎么办?”

“可是……可是这项技术太重要了。从大了说,它属于国家,它对中国能源开发的意义也许会影响几十年、几百年。从小了说,它可是我们研究所几十个人共同研究了十年的结晶啊。特别是老郭,他为研究这项技术头发白了不说,还落了一身的毛病。”

“但是郭妹妹是郭叔叔的心肝宝贝啊。你想,如果让郭叔叔选择,他会怎么决定?”

“这……”何菲陷入了彷徨之中,别说问她郭国荣会怎么选择,就是问她自己,她都说不清楚。

其实就算问楚凯华,他也难以抉择。因为技术这种东西有个最大的特点,一旦被人窃取,那可以说是一文不值。就像一部小说一样,一旦被盗版网站刊发,那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会选择看盗版,作者的收入几乎等于零。

所以这个“二次评估”只要一出手,估计水口组就会复制一份,到那时就算再把它抢回来,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想到拷贝,楚凯华好像有了点想法……但是还是觉得有点模糊。

……

回到酒店,楚凯华立刻拿出手机,重复收看刚才与郭心美进行视频通话的记录。那是在一个木头地板的房间里,估计是摄像头角度的问题,即没有看到窗也没有看到门。也看不到屋顶。连身后的墙壁上都遮挡着全黑色的幕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