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2玉女心经230分手总要在雨天

卷12玉女心经230 分手总要在雨天

直到现在,楚凯华才重新找回一点感觉,至少他要证明——他是个男**……

从浴缸到墙边,从洗手间到梳妆台,从**到地上,从沙发到茶几……一夜颠狂,一片狼籍。(后来在楚凯华退房的时候,他在床头柜上放了一千块钱,这是给服务员的辛苦费)

……

楚凯华**着躺在**,萨琳娜象只小猫一样安恬地睡在他怀里。那种均匀香甜的呼吸让楚凯华如闻甘怡。他怕把她吵醒,只敢轻轻地吻了吻她香香的秀发。

……

一觉醒来,楚凯华一看手机,已经是早晨七点三刻了。他突然感觉怀里空空的——萨琳娜已经不见了。楚凯华“腾”地从**爬起来,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萨琳娜的飞机八点就要起飞的。楚凯华先是在房间里找了一圈,不停喊着她的名字。而且越喊越沮丧,越喊越无助,楚凯华的音调里甚至已经带上了哭腔。(他是不是很没男人味。)

突然一声惊雷,楚凯华拉开窗帘一看,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整个城市都笼罩在疾风暴雨中。这哪里象是早晨,天空黑得象要塌下来一样,只有连续的几道闪电划破黑暗,给这个城市带来些许诡异的光亮。

楚凯华回身到房间里,发现她的衣服首饰包包都不见了,看来她已经走了。他一边快速地穿着衣服,一边给她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声音跟昨晚那个疯狂**的美女已经判若两人,温柔而恬静,甚至有一种慈祥的气息,她用起了她最擅长的法语:“喂,你醒了吗?”

“嗯。你怎么走了?也不让我送送你。”

“我看见你睡得那么香甜就没有叫醒你。再说我也不想让你送我,我怕分别。能在你睡梦中离开。感觉上我们很快就会重新见面。”

楚凯华故作轻松地道:“那你走的时候有没有亲一亲我?如果没有的话,我想现在过来补一个……”

“不用了。走的时候我亲过你了,而且一边亲还一边拍了张照片。我要永远记住你那副色色的样子。”

“早知道这样,你拍下面不是更直接。”

“你……好下流。好了,我快上飞机了,你不许忘了我哦。我的信用卡在桌上。还有现金,你尽管用。到了总部他们会另外发给我活动经费的。还有,你要答应我,一定要把郭妹妹救回来。不过你要保证,你自己不许有危险。以前一直有我在你身边,你犯点傻也就算了。我不在了,你可得放聪明点,凡事不要逞强,注意身体。早点休息……”

“哦,我全记住了,姐姐还有什么要吩咐我的?”

“还有就是……就是……就是不许跟别的女孩……就算跟她们那个也不许喜欢上她们。”

“好,我答应你。‘那个’可以,喜欢不可以。这可是你说的。”

“讨厌!”

“你说完了吧,该我说了,我只有一句话——小心点,要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就给我打电话。等我过来帮你。我可不相信那个德拉霍亚给你弄的什么新搭档的能力。”

“你是不相信还是吃醋啊?”说完,萨琳娜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萨琳娜上了飞机。把电话挂了。

这时天空又响起一声惊雷,估计飞机得等到暴雨过后才能起飞了……

其实楚凯华感觉还有很多话要说。说句不怕犯冲的话,他总感觉——感觉这次有事。呸呸呸,快来打他这张乌鸦嘴。

……

既然赶不上去送萨琳娜了,那就快点着手郭妹妹的事吧。想到她在日本鬼子手里饱受凌辱,楚凯华就急得蛋疼。于是他开始实施他那个不愿意告诉萨琳娜的鱼死网破的计划。

楚凯华直接拨打了他的那个新高级协调员——德拉霍亚的电话。

“喂。我是楚凯华,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下日本水口组的总部在哪里。”

“水口组,你怎么会跟他们搅在一起的。这些日本人,表面上办事谦恭礼让,背地里可是心黑手辣……”

楚凯华打断了德拉霍亚:“行了行了。这些我都懂。要知道我是中国人,跟这些倭寇打仗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健身项目。”

“好吧,你等等,我打电话帮你问问资料组。一会儿打给你。”

……

正在楚凯华等德拉霍亚电话的间歇,他接到了“自然人咖啡馆”那个小泉纯二郎的电话:

“……楚先生,您应该已经见到您想要见的人了吧?”

“纯二先生(他故意省略了那个‘郎’字),见到何菲女士只是我的开胃菜。你知道我要什么。”

“这个我当然明白,只要能见到我们需要的东西,您见到郭心美小姐的心愿一定能够很快达成。”

“那好吧,看在你们把何菲女士交出来的份上,我相信你们的诚意。但是就象你们不能让我见到郭心美本人而只能看视频一样,我的硬盘也有一些小麻烦。它并不在我身上。要知道我做事也一向谨慎,所以我把硬盘放到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说得更具体点,我其实已经把东西通过快递的方式寄给了我的一个朋友。我的这个朋友住在中国西部一个偏远的山区。所以我估计硬盘现在还在快递的路上,还没到他手里。”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我现在就给我的朋友发个电报,通知他收到我寄过去的硬盘之后立刻再给我寄回来。但这样的话,路上就需要耽搁几天时间了。”

“那需要多久?”

“我看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至少也要一个星期吧。”

“好,那我们一个星期后交易。”

楚凯华得意地笑了笑:“一言为定。”他心中暗喜——时间有了。

五分钟后,德拉霍亚打来了电话,告诉楚凯华水口组其实有两个总部,一个在日本首都东京,但根据上帝之手的资料显示,这其实是个假总部,为的是掩人耳目。他们的实际老巢是在京都。但是,限于上帝之手的业务主要在美洲和欧洲一带,对这个东亚组织也不甚了解,提供不了更详细的地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