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2玉女心经232丫埋爹

卷 12玉女心经232 丫埋爹

不知是为了看这位美女,还是为了救他的郭心美,楚凯华就象找到了知音一样的急色,一把抓住了她的小柔荑:“别走。”

“丫埋爹!”说完,美女立刻把手往后抽,一脸惊惶失措的样子。

听到“丫埋爹”三字,楚凯华立刻陶醉了。多贴切的词汇,估计中国的“坑爹”就是从这三个字演化来的吧。在他眼里这个岛国存在的意义全在这三个字里面了。而现在楚凯华终于听到真人版的了,他一时忘情,居然把她的手捏得更紧了。

“丫埋爹,丫埋爹!请放开我。”美女居然紧张得浑身发抖,眼眶中竟然已经湿湿地蓄满了泪水。

不会吧,这么容易动情,比动作片里逼真多了。楚凯华仍然依依不舍地抓住了她的手,直到一滴眼泪掉在了他的手背上,楚凯华才清醒过来。如果没有这滴热泪,他还沉浸在动作片里那些女优的演技中不能自拔呢。

楚凯华立刻放开她的小手,一个劲地道:“对不起,对不起,失礼了。”

这反而让美女更加无所适从起来,她深深地鞠了一个躬,再次准备退出包厢。

楚凯华连忙叫道:“请留步,我有事想要请教。”

看到楚凯华这回没再动手,和服美女背转过去的身子停了一下,犹疑地回头看着他。

“请留步,我真地有事请教,刚才多多冒犯,请您原谅。”

美女总算又跪了回来:“您是客人,我……我今天第一天上班。服务不周,还请多多关照。”

“原来如此。刚才是我太激动了,实在是因为……因为你的声音太好听了。”实在是因为楚凯华是个色狼才对。

“多谢夸奖,您有什么就请问吧。”

“你叫什么名字?”

“我……请叫我美奈子吧。”

“‘美奈子’——好听的名字。美奈子。这里是红樱花料理在京都的唯一一家分店吗?”

“是的。”

“那你们送外卖吗?”

“是的,我们有外送服务。”

“那你们用什么来装菜和饭呢?如果我现在要求你打包的话。”

“可是,先生……您还没吃呢。是不是我们的环境让您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说着她居然又有点泪光盈盈起来:“您是不是不满意我的服务啊?”说完,她居然有点哽咽起来。

“哦,不。不过你还是帮我把你们送外卖用的餐盒给我拿几只来吧。”

“嗯,您稍等。”美奈子故作镇定。用衣袖轻拭了一下眼泪。仍然一个动作一跪地出了包厢,没过多久,她就给楚凯华拿来了五只饭盒。她还真以为他要打包走人了。

楚凯华接过饭盒,仔细看起来。不错,这正是关押郭心美的那个房间里拍到的饭盒,一模一样。他翻来翻去看了好几遍。

美奈子问道:“请问需要我帮您打包吗?”

“哦,不用。你是不是可以肯定这种饭盒只有在日本才有呢?在红樱花料理的其他国家门店,是不是都不会用这种饭盒?”

美奈子局促道:“对不起,我今天还是第一天到这儿上班。对这些不太清楚。”

“那你能不能帮我叫一个熟悉一点的服务员来,我有些问题想请教。最好是专门负责送外卖的服务员。”

“嗯,您稍等。”

……

不一会儿,美奈子真地带进来一个毛头小伙子。他也照样很恭敬地跪在楚凯华的面前:“嗨!我是这儿的外卖部服务生。请多多关照,先生有什么问题要问的?”

“请问你们送外卖一般送到多远的范围。”

“只要客人有需要,整个京都城我们都会送去。我们有专门的送外卖的餐车。”

汗,居然把范围给楚凯华一下子放到了京都全城,人家拍个电影叫《全城热恋》。难道要他在这里拍个电影《全城盒饭》啊?

不过楚凯华还是不死心,想来想去。只好博一把了。他拿出手机,把楚凯华从视频里截下来的那张饭盒的图片打开,问那个服务生:“请帮我看看,你是不是对这个送外卖的场所有点印象?”

服务生接过手机,细细一看,表情很耐人寻味地看了看楚凯华。楚凯华自己也知道。作为一个客人,对饭盒这么感兴趣,不是脑残就是**。

服务生道:“对不起,我不清楚这个地方。”说完,他招呼都没打就出了包厢。反倒是美奈子感到服务生的态度太无礼了。一个劲地向楚凯华赔礼道歉。

楚凯华什么也没听进去,只是怔怔地发呆。

没想到楚凯华来这儿唯一的线索就这么断了。其实按照他的第六感觉,郭心美被关押的地点就在京都的水口组总部。而这个总部应该离这家“红樱花料理”店不远。但显然,楚凯华的第六感觉完全错了,除了京都有一家“红樱花料理”店之外,他什么也没有得到。要勉强说得到了什么,大概面前这个东瀛美妞算是让楚凯华一饱了眼福。

但这也只是暂时的,因为东瀛美妞看到楚凯华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就鞠躬告辞了。尽管面前这些日本美食的味道确实不错,但郭妹妹的安危把这一切美味都冲淡了。

楚凯华食不知味地端起那碗日本红豆米饭吃了起来,顺带想夹一块日本豆腐。但事实证明这是徒劳的,因为日本豆腐太嫩,根本夹不起来。你越用力,它就碎得越彻底。就象现在的楚凯华,拼命想救郭心美,而且这个目标随着硬盘的获得,已经被夹在他的“筷子”上了,但是楚凯华越用力,反而离郭心美越远了。

触景生情,他愣愣地把筷子戳在豆腐里,不知是夹好还是放开好。

这时,移门突然被重重地推到了一边,门口不是中年妇女,更不是美奈子,而是四个男人。他们穿着一色的黑色小立领学生装,一看年纪都跟楚凯华差不多。这时从他们身后冒出来一个人——就是刚才那个向他解释外卖的服务生。

服务生把手向楚凯华一指道:“就是他,把他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