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2玉女心经240牢狱之灾

卷 12玉女心经240 牢狱之灾

“当然记得,难道是因为我吃饭没有付钱?”楚凯华好奇地问道。

阳子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楚先生很有幽默感。不过你拿着手机里的照片问饭盒的事有没有?”

靠,楚凯华这下全想明白了。原来那个送外卖的服务生之所以要叫青田他们四个把他抓走,漏洞出在这里了。他自认在这件事情上他的小宇宙已经算爆发了。但千算万算,没想到这家料理店居然跟这个水口组是一伙的。

阳子见他不说话,继续道:“楚先生,你的智力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你居然从那段你跟郭心美小姐的通话视频里面找到了这样一条线索。不仅是智力,你的判断力也惊人,你居然在全世界这么多家红樱花料理店里直接找到了我们这家。”

楚凯华现在真不知道应该为她的这种夸赞感到高兴还是感到悲哀。

“不仅是智力和判断力,你的消息的准确性更让我钦佩。一般人会以为我们水口组的总部在东京。你居然只身一人就扑向我们的京都总部。我真想知道是什么动力让你如此奋不顾身,不惜以身犯险?”阳子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什么,接着道:“难道是爱情吗?难道是你对郭小姐的爱?”

美奈子早就被他们俩的对话吸引了,她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楚凯华,好象他身上有磁铁。而且,随着对话地深入,这种吸引力越来越大了。而现在她姐姐讲到了“爱情”二字,让她简直有种在看现代言情小说的感觉了。

楚凯华心想,这下彻底栽了。要是有萨琳娜的身手帮忙,或者有林云儿的脑袋想办法。他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说好听点他是只身犯险,说难听点他就是来投机取巧的。不过说句良心话,时间也从来没有允许过他有更多的考虑。

楚凯华现在已然万念俱灰了。没想到救人不成蚀把米,把自己也搭进去了。不过还好,他总算可以达成自己人生的最高境界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下流。

美奈子的注视让他更加有了慷慨就义的勇气。行了。死就死吧,落在这个日本人的黑社会组织手里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临死之前就再意**一回吧,反正无底线就是了。

于是楚凯华突然大声道:“是啊,爱情。是爱情让我找到这里的。也是爱情让我不顾生死的。由于你这样的男人婆,永远也不可能得到爱情。所以你不会理解我的行为的。”

美奈子顿时眼含热泪看着楚凯华,双手交叉放在了胸前,象是在祈祷,又象是要把自己献祭的意思。

而阳子的反应——好吧。这是楚凯华自找的——“啪”,他的脸上挨了重重的一个耳光。“你敢诅咒我。你敢说我得不到爱情?你是想快点死吗?”

“我没想死,但是就算今天你放了我,我也没脸活着回中国了。不救出我的郭妹妹,我是不会回去的。”

“想死,没那么容易!对我来说,你比你的什么郭妹妹值钱得多了。把他带走,给我好好看着。不许有半点闪失。”

“嗨!”旁边一个男人高声回答。然后朝着两个架住楚凯华飞机的帅哥一挥手。楚凯华就被他们拖向门口。

这时美奈子象疯了一样想过来救他,但她的双肩还是被那个男生压着。动弹不得。情急之下,她转过头朝着压住她左肩的那只手一口咬了上去。她还没使上力,那个男生立刻缩手。美奈子借机腾地站了起来,向楚凯华奔过去。

阳子眼看着手底下人对她的这个宝贝妹妹无计可施,只好亲自出手,把她拦腰一把抱住。没想到这个女人功夫如此了得。她就用一只手,就完全挡住了身材跟她差不多的美奈子的冲力。美奈子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前进半步……

楚凯华被押到了门口。这时从门外又进来两人,他们手里拿着一块黑布,把楚凯华的双眼密密地遮住。然后架着他出了门。楚凯华感觉他们想把他弄上一辆轿车。

楚凯华早就想过要通神来着。但是转念一想,就算他现在跑了,对寻找郭心美也没有什么好处。不如就跟着他们去他们的地方好了,也许真能找到点线索也说不定。于是他乖乖地配合他们上了车。至少有一点,他是庆幸的——他找对了地方。

感觉轿车开了有十五分钟,他们到达了目的地。他听到他被交接给了这里的人,送他来的人就离开了。

楚凯华被带进一幢房子里。然后沿着台阶往下走,感觉越走越凉爽。楚凯华心想:这是进地下室的意思了。而且他真不傻,他还记得数数,一共数了十八级台阶。

现在他们的脚步声开始有了回声。显然进入了一间宽敞无物的空间里。有人帮他把眼睛上的黑布拿走了。

楚凯华睁开眼睛一看。哇塞,好大的牢房,足有四十平米以上。房间里除了一张铁床和一个铁制的抽水马桶外,什么也没有了。牢门是也是铁制的,连透气栅栏也有铁板盖住了。

“你们就让我睡这儿吗?连被子都没有?”

一位像头头的年轻人回答道:“我是这里的看守长,我叫小泽真二。”

好吧,你不用强调自己真二,楚凯华承认你二就是了。

“从现在开始,你就老老实实地呆在这儿。如果需要什么你就尽管说。不过我有言在先,你需要什么我们必须报告给阳子小姐才能决定是否给你。包括你刚才要的被子。”

“靠,还有没有人权。连起码的防寒物品也要申请啊!”

“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人权。因为在我们眼里,进了这里的人就不是人了。仅仅是长得像人的某种动物而已。”

楚凯华灵机一动:“那我倒要问问你,是不是每个被关在这里的人都像我一样的待遇啊?”

“那当然,这点我敢向你保证,我们绝对一视同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