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4艳若桃李263和服美媚

卷14艳若桃李263 和服美媚

阳子咬了咬下嘴唇,羞愧地看了看郭心美。好吧,看上去还是楚凯华比较好说话,她转头看着他,嗫嚅道:“实在对不起。其实……其实绑架郭妹妹,逼她的父亲交出技术硬盘的事不是我的意思。”

“不是你,那还能有谁?”郭心美愤愤地道。

阳子羞愧地讲出了实情。正如她在神龙武馆的正堂对着手下人说过的那样,水口组现在已经分裂成两派势力。一派当然是阳子、青田以及神龙武馆的人,他们算是原来那个老大野田加原的正统一脉。

另一派就是以成仓那个小泉纯二郎为首的一帮人。他们乘着老大野田加原得病,不能理事的当口,强烈要求上位。但阳子的父亲野田加原知道他们不是真心为了组织好,所以宁肯把权力交给自己的女儿,也不愿意交给他们。于是这些人仗着自己在海外发展,天高皇帝远,开始“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了。

不仅如此,没过半年,他们就露出了狐狸尾巴——他们跟哈德斯盛宴的交易也逐渐浮出了水面。他们开始吃里爬外,明目张胆地跟哈德斯盛宴来往。用的是水口组的人,花的是水口组的钱,却为哈德斯盛宴办事。就象这次的“二次评估”事件,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小泉纯二郎在没有征得总部同意的情况下,擅作主张,答应帮助哈德斯盛宴得到“二次评估”技术。而哈德斯盛宴得到这个技术后无非是以更高的价格出卖给美国政 府。

于是,小泉处心积虑地想要引诱郭国荣上钩,但郭国荣显然不好对付。所以才出现了先后绑架他的妻子和女儿的事。

“那你为什么把我劫持到日来?”郭心美步步紧逼道。

“这……”阳子看了看郭心美,又看了看美奈子,突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这让楚凯华也感到有些诧异。但他看得出来,她现在不讲出来似乎是不想伤害他们当中某个人。

“行了”。楚凯华一指墙上的钟:“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了,我累得不行了,大家睡觉。”

阳子感激地看了一眼楚凯华,她知道这是他在替她解围。

郭心美也不好再追问了,毕竟现在在人家的地盘上,人家好礼相待。她也不好太过分。阳子和美奈子把两位客人送到了为他们安排的房间。一对姐妹花怔怔地看着楚凯华,好像都有话要说,但碍于郭心美在,只好欲言又止。

楚凯华跟郭心美进了房间。这里是专门为客人准备的套间,比酒店的客房更豪华。卧室、书房、电脑、电视机、洗手间、浴室一应俱全。

一进房间,郭心美总算放松下来。她一头扎进楚凯华的怀里,从今天她获救到现在,她都没有机会认认真真地跟他亲昵一下。她突然想起在地下牢房里,被美奈子一个长长的湿吻的镜头。不禁羞红了脸颊。

楚凯华也想跟她好好亲亲,忽诉一下分别这五天的相思之苦。但看到她苍白的脸色,柔弱的身躯,不禁心疼起来。他轻手轻脚地把郭心美的衣裤脱光,郭心美还以为他又动坏脑筋了,想拖着病体曲意奉迎。

但楚凯华只是把脱光的她轻轻抱进了浴缸,帮他仔细地擦洗身子。好吧,不装了。他承认他是硬了。但他还是很有底线地帮她穿上了阳子为她准备的换洗衣服。服侍她睡了下去。

郭心美没有受到性侵,有一些小小的失望。但看着他耐心又细心的动作。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弥漫了全身。她深情地凝望着他,楚凯华不失时机地在她还有些干裂的唇上轻吻了一下。然后轻轻刮了下她的小鼻子道:“睡吧。”

“那你呢?”

“我去洗个澡就来陪你。”

“那要不要我帮你洗?”

“今天不用了,等你好了,罚你天天帮我洗。”

郭心美甜蜜而羞涩地颔首点头答应。楚凯华极尽贤良淑德地用手盖住了她的双眼,然后再轻轻移开。郭心美果然听话地没有睁开眼睛,但脸上还是萦绕着甜甜的笑容。

楚凯华真地去洗了澡。准备陪郭心美睡觉了。这时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楚凯华意阴了——没想到这里也有客房服务。

打开门,是阳子站在门口,她想约楚凯华出来聊几句,楚凯华回身看了看郭心美,看到她已经睡着了。于是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带上门。

这些细微的动作看在阳子眼里,她有种说不出的羡慕,也许还有一丝嫉妒。

“约我出来有什么事?”楚凯华悄声问道。

“我……我想请你喝杯茶……”

“对不起,我对喝茶没什么兴趣,要不来杯咖啡?”

阳子噘着小嘴道:“可是,那茶是我亲手泡的,你不能赏光吗?”

“好吧,我愿意尝试一下。”

在楼下的茶室里,阳子熟练地操作着日功夫茶的各道程序,什么赏茶、烫杯热罐、投茶、洗茶、第一泡、鲤鱼跳龙门等等十几道工序。

楚凯华哪里受过这方面的教育,他从小就知道渴了要喝水,至于什么水不管,喝下去不拉肚子就行。现在被阳子这么一番超高规格地服务,他显然有点受宠若惊了。

乘着她泡茶的工夫,他注意到她的一身打扮,立刻让他有种惊艳的感觉。一套不松不紧的碎花彩蝶花纹的和服,一条宽宽的粉色腰带,脚上只有一双白色的袜子。长长的秀发用一支发簪插着,在头顶绾成可爱的双环髻。脸若明月,目若流星,整个一花木兰。

没想到这个“男人婆”换回女儿装色之后,跟她的妹妹美奈子不相上下。而且其中更有一段英媚之气,是美奈子这样的女孩所没有的。楚凯华不免啧啧称奇,这世间的女子真是各有各的好处啊!

阳子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不免有些羞涩。两人的对视中有些异样的尴尬。为了避开这种尴尬,阳子连忙递上一浅杯刚泡好的茶,谁知忙中出错,把水撒在了楚凯华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