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4艳若桃李265杯炊的露阴狂

卷 14艳若桃李265 杯炊的露阴狂

阳子哽咽道:“所以我拼着命地逃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放掉无辜的郭妹妹。第二件事就是安排美奈子逃走。但让我欣喜的是我看到你带着郭妹妹和美奈子从武馆跑了出来,所以我当时对你说一定要照顾好我的妹妹。从把我妹妹交给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再也没有牵挂了。”

楚凯华起先对阳子恨之入骨,但她的这番自白渐渐让他产生了同情。没错,阳子讲的的确是实话。当在金阁寺兵败如山倒之后,她可能才看清问题的实质。所以尽管她知道武馆是黑本道第一个袭击的目标,但她还是奋不顾身地往武馆跑,她的目的只能有一个——放走郭妹妹。

楚凯华转头看着匍匐在地的阳子,她已经哭成个泪人了,看着她抖动的双肩,披散的头发,他心里当然不好受。再说了,阳子也确实是个美女,楚凯华这辈子什么事都做,就是虐待美女做不出来。

他心疼地跪在阳子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想安慰她两句。谁知阳子的肩膀是受了伤的,立刻痛得抖了一下,但是她忍住疼痛没有叫出声来。

他抱歉道:“对不起,碰到你的伤口了。”

阳子抬起头,反而更不好意思地道:“这算什么,是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郭妹妹。我差点就把你的爱人杀了……你一定很恨我吧?”

“其实还好啦。你总算在关键时刻悬崖勒马了,没有做出无法挽回的事。”

“你……你和郭妹妹都是我的恩人,你们以德报怨,我以后都没脸见你们了。”

“不必了,你也是为了你的妹妹。而且你已经有了悔过的心,重新开始吧。”

“重新开始?你是说。你原谅我了?”

楚凯华点点头道:“嗯,好在也没产生严重的后果。我原谅你了,不过这事最好不要告诉第三个人了,到此为止吧。”

阳子顿时觉得幸福得有点晕眩,她全身放松地倒在楚凯华肩头,闭着眼睛。恨不能让时间就此停止。

晕,刚才还是仇人,现在就搞得像是情人。楚凯华就算再意**,也没想到这世界变化这么快。

“楚哥哥,你真厉害,你一个人打退了这么多人。特别是你可以把轿车在原地转圈的本事真是帅呆了。我……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人。”

“有没搞错,我不是人,难道我是妖怪?”

“没有啊,我觉得你是神。”

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楚凯华。看来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在那一刻确实客串了一把神。就是牛魔王大大在天界是不被认可的,顶多算个妖神。

“好了,不早了,是不是神不重要,你身上还有伤,还是早点休息吧。只怕黑本道不会放过你和你妹妹的,你要有心理准备。”

“嗯,我听你的。只要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阳子的脸上总算有了些笑容。

擦,就这样被她绑住了。楚凯华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麻烦事等着他呢!真是应了一句老话——好人难做。

……(该省略号代表当晚再也没发生其它事情,反正你想的那种事没有发生。)

第二天,楚凯华被京都的阳光照醒了,已经是十点多了。

他一摸身边,空的,郭心美早已起床了。其实从受伤程度来说。阳子是最重的。郭心美吃了些东西睡了一觉就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楚凯华正待起身,就听到房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是美奈子。看到他醒了,美奈子高兴地扑到床边,差点就要倒在他身上了。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兴奋的心情道:“楚哥哥,你醒了。我服侍你起床吧。”

“服侍,起床需要服侍吗?”

“当然,我们日本女人都要服侍老公……”说到“老公”二字,美奈子立刻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脸蛋羞得通红。

“怎么服侍?是不是这样?”说着,楚凯华一伸手抓住美奈子的嫩手:“先拉我起来。”

美奈子想挣开,又有点舍不得。半推半就地想把楚凯华拉起床,谁知楚凯华使坏,堪堪已经起了半个身子,结果他故意往后一仰,反倒把美奈子拖着倒在了自己身上。美奈子连忙挣扎着想爬起来,但隔着被子根本看不清部位,她的小手一把撑在了楚凯华的小弟弟上。

我了个去,早晨刚醒,这东西还是硬的,这是要断他楚家香火的节奏啊。楚凯华吓了一跳,连忙在被子里往后缩。

美奈子哪里知道问题的严重性,看到他反应这么大,连忙问道:“楚哥哥,这是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吗?”说着,她居然轻轻掀开被子一角,想观察一下伤势。(看吧看吧,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美奈子立刻看到隔着内裤高高耸起的坏东西。她一开始还没意识到,但估计日本的生理卫生课比中国的要务实得多,美奈子立刻想到了,“啊”地一声惊叫,羞得直往门外跑。

可巧这时候郭心美正好推门进来,跟美奈子撞了个满怀。看着美奈子羞红的脸蛋,郭心美已经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当她转头看到楚凯华半坐在**,被子的一角被掀起,那玩意兀自我行我素地一柱擎天的时候,郭心美立刻气得说不出话来。

而美奈子看到郭心美更是羞得无地自容,一头冲出了房间。这下楚凯华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郭心美骂道:“你……你……你居然有露阴癖!”

好专业的名词,楚凯华还在回味“露阴癖”这三个字的含义的时候,郭心美已经一个巴掌打了过来,不过当她看到楚凯华不闪不避傻了吧唧的样子,她又没舍得打下去。

“妹妹,相信我,刚才是个误会,肯定是个误会。”

“误会?鬼才相信,你是不是要把内裤脱下来才算啊?”

楚凯华心想,早知道白吃这冤枉官司,真不如把内裤脱下来好好晒一晒,免得白得个“露阴”的名声。

还算好,看在楚凯华千里迢迢来到日本救她的份上,她这回总算放过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