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4艳若桃李275处女情节

卷14艳若桃李275 处女情节

按照事先的分工,郭心美负责到京都“关西国际机场”,用几个人的护照办好所有出国手续。今晚十点的飞机,直飞燕京。

而楚凯华自己驾驶着阳子的丰田豪华车悄悄跟着婚车队,见机行事。还好,自从他成了伪车神以来,不管是中国还是日本都没有人查过他的驾驶证。

一切婚庆礼仪都由婚庆公司承办,那三个做婚纱的也属于婚庆公司,他们显然没有看出他们为阳子做的婚纱穿在了美奈子身上,还在为他们自己的剪裁水平沾沾自喜呢。这让阳子和美奈子又多了一份胜券,看来只要自己不露出狐狸尾巴,旁人是很难看出猫腻来的了。

日本的婚庆仪式似乎比中国还要复杂,从上午十点一直搞到下午两点。新郎新娘才有机会吃了点东西。

晚上五点,真正的好戏才开演。康田胜男看来是黑白两道通吃的主,三教九流,达官贵人来了一批又一批。特别明显的是那些黑道人物,一出手那红包都显得那么厚实。这些人身后都跟着一批小混混。才刚入席就忍不住吞云吐雾,把个宴会厅搞得乌烟瘴气的。

康田胜男虽说才六十岁,但看上去好像足有八十多岁了,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楚凯华看着就恶心。我去年买了个表,都长老人癍了,还玩女人,还要处女,这他妈什么世道。关键是从四十岁开始都搞死四个了,美奈子已经是第五个了。

这个糟老头子到底是什么存在?就凭他这身子骨能让女人满足都几乎不可能了,还能把人生生搞死?真是没有天理了。

楚凯华暗暗为自己的决策庆幸。试想要是他真地记着阳子的仇,对姐妹俩不管不顾,让美奈子投入这个老色魔的怀抱,那才真叫无底线呢。

现在他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侍应生。专门负责跑菜的那种。但别的服务生都不认识他。人家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分工明确。当然也就不会有人来派他干活了。他只是假装托着个空盘子,别人还以为他是刚上完菜回厨房间呢。

这种事人越多当然越好混,五百多个客人需要一百多个服务生,谁会来注意他。

这时阳子派了个手下的管家老头去找康田胜男,问他那些神龙开馆的兄弟们在哪里。康田胜男早有准备。他拍了拍掌,后面一间包厢里走出一个人来,这个人领着管家进了包厢。果然,那四十多个神龙武馆的小伙子都在包厢里呢。但他们可并不好受,一个个还是被绳缠索绑着。另外有十几个黑本道的负责看管他们。

管家看明白了,立刻回报给阳子,并且将康田胜男的意思说了出来——先验货后放人。

“验货?”阳子好像没听懂。

管家点点头道:“是的,验货。他让我们先把美奈子小姐送去他的住处——左左木大道龙庭新宿的别墅区。”

阳子连忙向整个大厅一阵急扫,想要找到楚凯华。楚凯华端着盘子故意轻轻撞了下她的肩膀。咳嗽了一声,然后向东北角小门走了过去。阳子也跟了过去,走到外面一处浓荫遮掩的香樟林里。

原本天已经黑了,这里显得更暗了。楚凯华总算找到一处可以讲话的地方。而那位管家很机精地在树林外面望风。

不过饶是如此,阳子的一举一动还是没有逃出黑本道的二当家麻里优木的盯哨。当然,盯哨的人只能远远看着,他们俩到底说了些什么,盯哨的人是听不到的。

阳子焦急地把验货的事告诉了楚凯华。

“验货?什么意思?”楚凯华问道。

“我也不明白。谁知道你们这些臭男人的这些下流话是什么意思。”

“下流”二字立刻提醒了楚凯华,他疑疑惑惑道:“不会是……”

“不会什么?”

“不会是检验美奈子是不是处女吧!”

阳子听懂了:“这……这可怎么办?妹妹不是已经被你……”

“好了好了。我虽然是被诱激ān的,但也不是吃了不负责任的人。现在的麻烦是对方要先验货后放人。如果是美奈子去肯定通不过,如果是你去……”楚凯华色色地看了一眼阳子:“你确定是处女吗?”

阳子抡圆了想给他一巴掌,不知是楚凯华动作快,还是她根本就不舍得打,反正她的手被楚凯华一把抓住了。

“好啦好啦。我信,你是处女,行了吧?”

“我当然是处女。”

“我真想为二十岁还是处女的姐妹花干一杯,太难得了。”

“你敢嘲笑我?”阳子又作势要打他,

楚凯华连忙躲过:“好了好了。说正事。你愿意美奈子被他们检验出来不是处女吗?”

“当然不行。那就我去。”

“可是你去被那个老色鬼验货,我可不舍得。我都没亲自验过呢。”

“又讨打。”阳子噘着小嘴轻轻地擂了下他的胸前,心里泛起一丝甜蜜。

“现在没办法了,看来我们原先打时间差的计划要泡汤。这个老色鬼是等不及了,他就想着给美奈子**呢。不先开了,他是不会放神龙武馆的人的。”

“这可怎么办?”一向女王范的阳子,自从认识了楚凯华之后慢慢培养出一种依赖心,她觉得这个吊丝男总是能想出些歪点子。

楚凯华想了想:“没有其他办法了,为了稳妥起见,乘现在人多,你和美奈子快点换衣服。你必须代替美奈子先去康田胜男的老巢。如果让美奈子去的话,她文文弱弱地,只怕要吃眼前亏。你去的话,就算动起武来,也能抵挡一阵。”

“可是——可是我——”阳子突然双手搭在楚凯华肩头,把脸贴在他胸前:“我害怕。”这是真的,试想一个女孩,根本没有尝试过那方面的事,现在居然要她面对一个老掉牙的老头,那心里会是什么滋味。

就算她艺高人胆大,但那毕竟是人家的地盘,万一失手,那她不成了摆在砧板上的肉,任人**了?而现在她唯一的依靠就是眼前这个用色色的眼睛看着她的吊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