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5杀虐鲜血285红色樱花

卷15杀虐鲜血285 红色樱花

康田胜男看了看自己鲜红的手掌,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左眼已经失明了。?? 尽在?? 他终于恼羞成怒,从地上捡起了军刀,把美奈子逼到了墙角。

只见他颤抖着双手,用刀尖对准了她**的肩头,轻轻地但毫不留情地划了一刀……“啊——”

鲜血,殷红的鲜血,从她肩头缓缓渗出,浸湿了还挂在臂膀上的一片白色的和服……

见到这一抹红色,楚凯华原本迟滞的目光突然神采奕奕起来。在昏黄的烛光的映照下,他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接着,他的大脑一阵胀痛,象是要爆炸一样。那朵和服上被鲜血染红的樱花突然在他眼中盛开起来,越开越大,越开越美丽。他的手开始缓缓用力,他的喉管里发出“嘶嘶”的喘息声。

“啪”的一下,他居然已经挣断了手上的绳索。他的腿稍稍动了一下,“啪”,腿上的绳子也断了……

康田胜男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他正在专心致志地享受着他面前的猎物。他轻轻地再次举起军刀,与刚才的刀痕垂直,他在美奈子的肩头再划了一刀,一朵三公分见方的红十字在她白皙的肩头是那么醒目,美奈子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她两眼一闭,只求对方能把自己一刀刺死。

康田胜男想要斜斜地再划上一刀,他大概是想在她白皙晶莹的肩头画一朵美丽的梅花……

“嗥——”

突然,一声长啸,声如巨雷。康田胜男猛转头看向身后,他看到的是站在那里的楚凯华,他身上的绳索都已经被挣断,正向康田胜男一步步走来……

康田顿觉不妙:“你……你是怎么弄断……”他一边说。一边向墙边退去。

美奈子和阳子看得清清楚楚,她们又是高兴,又是担心,两人异口同声道:“楚哥哥,当心,他不是人。他是魔鬼。”

这种提醒似乎显得很幽默,因为到底谁是人谁是魔鬼,现在谁都说不清楚。

楚凯华根本听不到她俩的话,他只是死死盯住美奈子肩头那个红色的血十字,他眼中只有那朵美丽的樱花。他突然扑向美奈子,一口啜住了那个血十字,他的舌尖开始轻轻地舔舐,那么认真,那么专注。

美奈子被他的举动吓得瑟瑟发抖。不知是恐惧还是羞涩,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丝骚痒和兴奋。

这时,康田可没有闲着,他没有被楚凯华的举动吓呆,而是悄悄地拎着军刀,向楚凯华身后摸过去……

阳子看得清清楚楚,大叫道:“楚哥哥,当心——当心——”

楚凯华完全没有理会。仍然含住美奈子的香肩,尽情地享受着。而美奈子从来没有尝试过这么变态的刺激。下意识地闭起了眼睛。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康田胜男双手将军刀高高举起,向楚凯华的后背劈去。以他的功力,这一刀可以轻松地将楚凯华劈成两半。

“不——”阳子一声急叫,差点急晕过去。

“铮——”的一声。楚凯华根本没有回过头去,而是很随意地用指尖往背后一弹,他的动作太快了,指尖后发先至,一下弹到了军当的当尖上。“当”的一声。整把军刀已经从康田胜男手中飞脱,直接连根插进了阳子身下的青石条。阳子被吓了一跳。

而康田胜男的虎口已经被震裂,鲜血直流。他根本没想通是怎么回事。他又顺势捡起地上的那把剪刀,向楚凯华后背插去。这一剪刀,他不敢再高举高打,而是直奔楚凯华的菊花而去。

楚凯华好像后背长眼睛一样,向背后一伸手,就抓住了那把疾刺过来的剪刀,还没用力,剪刀的两片刀头居然被他生生地瓣弯了。康田连忙撒手。他想逃出去,但栅栏门的位置离楚凯华更近,他没有逃出去的把握。他想去胁持阳子,但他知道阳子身上他根本碰不得。

他只好冲向屋角的野田加原,一把捏住了他的喉结,大叫道:“别过来,让我出去。”

野田原本已经承受了太大的心理刺激,被他这么一捏喉结,立刻剧烈地咳嗽起来,他显然已经透不过气来,下意识地双手扭住了康田的手,想让他松开。但这时候,康田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一种恐惧感让他的双手拼命地用力……再用力……

“咯”,野田的喉结被他生生地捏碎了。野田甚至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就一命呜呼了。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讽刺。康田胜男酝酿了二十多年,处心积虑,想要报复的大冤家,居然就在不经意间,命丧他手。

而康田根本还没意识到野田的死,他仍然紧紧地捏住他的喉结,因为他觉得这是自己能逃出去的唯一的筹码了。

“爸爸——”阳子和美奈子看得清清楚楚,同声惨叫道。

美奈子甩开楚凯华,向轮椅上的野田扑了过去。而康田的手立刻松开野田,像抓救命稻草一样向美奈子抓去。

楚凯华以一种让人根本看不清的速度一步冲到了美奈子身前,在康田的手即将抓住美奈子的那一瞬间,他的手掌“啪”地拍到了康田胜男的天灵盖。康田的整个天灵像一只西瓜一样被击得粉碎。红的白的脑浆像瓜瓤一样四处飞溅。

有几滴直接溅到了美奈子苍白的脸上,她吓得立刻软瘫在地。

楚凯华好像还不过瘾,他举起康田的尸体直接甩向了铁栅栏门。尸体撞开了栅栏门,直飞出牢房。

隔壁房间的人这才听到了响声,七八个黑本道的精英冲了进来,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觉告诉他们应该举刀杀了这里唯一站着的人——楚凯华。顿时七八把军刀齐齐指向了他。

美奈子和阳子被这一幕吓呆了,她们急叫道:“楚哥哥小心……”

这时,一把刀已经刺了过来,但刀尖已经被比它快百倍的楚凯华的手抓住了。楚凯华似乎完全感觉不到刀刃的锋利,他轻轻一捏,刀尖立刻弯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