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5杀虐鲜血291男女共浴

卷15杀虐鲜血291 男女共浴

晕死,如果这也算下贱,那楚凯华不知道要贱天贱地贱到哪一步了。

好了,什么也不说了,楚凯华知道现在不是谦虚谨慎的时候。于是他也不顾自己已经赤身露体,突然一把抱住了美奈子。美奈子立刻羞涩得低下了头,嘴里呢喃道:“你轻点,我自己来。”

这是什么节奏,自己来?来什么?楚凯华万万没想到她如此主动。

只见她轻轻解开裙带,一条长裙立刻顺着她光滑白皙的肩头滑落到地上。顿时,她身上就只有黑色的胸罩和一条黑色蕾丝边的小裤衩了。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顿时暴露在“色狼”的眼睛里。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但前面那些次都是在非常时期。只有在今天,他才能那么认真,那么亲密地看个清楚。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她居然已经动手解开了自己的胸罩。轻轻地拎着放在了旁边的**。一对35c的漂亮胸器立刻弹跳而出。午后室外的阳光透过白色的薄纱窗帘照了进来,照耀着这一具曼妙的**翘臀,闪烁着一层朦胧的金色光泽。

这时美奈子扶着楚凯华,让他坐进了浴缸里。然后她也抬起**跨进了浴缸。坐在了他的背后。楚凯华有些诧异,这是什么节奏,难道是要爆菊花?

只见美奈子拿起浴巾开始帮他擦背。擦完背,她突然羞涩地停了下来。

楚凯华好奇地转回头问道:“你怎么了?”

“我……我其实……我也只是听说应该服侍自己心爱的男人洗澡,但是到底怎么洗真得不清楚。”

好吧,这个不难,我来教你,楚凯华心想。

不过他还是装出自己也不会的样子。他轻轻转了过来,跟美奈子**相呈。美奈子倒没多少害羞的感觉。他这才想起。在日本,男女共浴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他果然开始帮她洗了起来。美奈子一开始有点不习惯,有些轻微的颤抖,但很快她的肌肤的触感告诉她,她应该享受而不是恐惧。渐渐地,她的眼睛开始半闭起来。她的毛孔完全只用来感知楚凯华的爱抚。

他终于把手伸向了那座玉峰,入手绵滑细腻,还给他一种弹弹的感觉。她一开始还是很享受地闭着双眼,但随着他的手开始放肆地轻扣住她的峰尖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轻哼了起来。

出于羞涩,她缓缓睁开眼睛。她睁开眼睛的目的,是为了确认楚凯华是在认真为她搓洗还是在……她发现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的玉峰,并且还时不时地偷偷注意着她的表情。她顿时含羞带嗔地看着他,佯装生气。

被她的表情这么一激发。楚凯华不但没有被吓住,反而原形毕露。他索性在水中一把搂住她的纤腰,把嘴凑了上去,像是要去吻她的唇。她下意识地闪开了。楚凯华心中暗暗高兴,这一招果然奏效——她避开了自己的唇却露出了更为敏感的部位——脖子。

他一口啜住她的粉颈,还没等他的舌尖舔到她光滑的肌肤,她早已忍受不了他呵出的热气,连忙把头转向另一边。楚凯华顺势向她另一边的粉颈攻击。她左右为难,腹背受敌。连声道:“丫埋。丫埋……”

楚凯华乘人之危,得意地问道:“那你还让不让我亲你?”

美奈子闭着眼睛不置可否。楚凯华一下子吻上了她艳艳的香唇,把舌尖“百度”了过去。美奈子稍一犹豫,立刻“以牙还牙,反唇相讥”,两人的舌头顿时纠缠在了一起。

但楚凯华哪里会就此满足。他一双贼手早已双峰在握,弄得美奈子哪有心思再认真跟他舌尖大战。不过她一旦放松了对他舌尖的管制,他立刻又转头舔向她的脖子,这回她再也没有交换筹码了,只好“嘤咛”一声倒在他怀里。任由他肆意妄为。

他一边对他已经占领的土地进行“三光政策”,任意践踏,还不甘寂寞地开疆扩土,向她的下身逐步侵略过去。她的下身早已水湿一片,也不知道是洗澡水还是那什么水。

他轻轻地撕剥着她的内裤,美奈子这才意识到好像有些违反常理,她挣扎着道:“不对啊,我是想帮你洗澡的,怎么改成你脱我的裤裤?”

“不好意思,我不习惯别人穿着裤子,而我却脱得精光。”

美奈子不管斗嘴还是动手哪里是他的对手,只好被弄了个“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楚凯华对着她滑腻水湿的下体一阵抚弄,“现在,你可以为我服务了。”说完,他还没等美女反应过来,就一把将她抱起坐在了自己的两条腿上。

“你……你想干什么?”

楚凯华终于狼性大发,凶器毕露。美奈子“啊”的一声轻叫,关防失守。他如愿以偿,第二次占有了她……

……

不知过了多久,她微微睁开眼睛,居然都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他们从浴缸转战到了**。这时他也睁开了眼睛,细细地打量着她。光滑而富有弹性的肌肤,长长的睫毛盖着那一对水汪汪的杏眼。

发现他在看她,她立刻转移开羞涩的眸子。

但他仍然不依不饶地看着她,她轻轻抬起善睐的明眸,鼓起勇气与他四目相对。然后坚定的迸出三个字:“我爱你。”如果这三个字是从一个刚刚被男人“**”过的女人嘴里说出来的,那几乎就等同于——“我好满足。”

楚凯华现在从身到心都得到了最大的成就感,他紧紧搂住了她的香肩,轻轻地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两人再度相拥而卧,沉沉睡去。

又不知睡了多久,楚凯华听到一阵开门声,他还以为是阳子来了。想到自己跟美奈子**相拥,想要遮挡些什么,又懒得动弹。而美奈子兀自沉沉地睡着,呼气如兰,一股淡淡的樱花味从她曼妙的**上细细飘散开。

果然,一个清纯似水的身姿站在了床前,一身白色的学生装。楚凯华心想:没料到阳子又来玩制服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