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6声色场所311刑讯逼供

卷 16声色场所 311 刑讯逼供

“老板?你们这个车行老板,敢跟楚哥叫板?”

胖子一听,立刻转过弯来了:“对啊!瞧我这脑筋。现在别说是燕京,就是全华北这些车行,谁敢站直了跟楚哥说话?”

说着,他转身朝另外一个伙计道:“老六,我出去一趟,跟老板说是楚哥找我?”

“楚哥,哪个楚哥?不会是车神他老人家吧?”

“少废话,还能有谁?好好看着铺子。”说着,“哧溜”就上了车。

那个叫老六的一听这话,立刻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把手里的扳手扔了,想出来看一眼楚凯华。

楚凯华推了推墨镜,他不想太张扬。特别是现在调查案子的时候,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李俊看懂了,立刻踩下油门,扬长而去。

“楚哥,去哪儿?”拐出小路,李俊问道。

“仙女湖。”

“什么……噢,知道了。”李俊立刻向仙女湖公园开去。

到了仙女湖,李俊正准备把车停在门口。胖子讨好道:“李哥,不用,我去打个招呼,要去里面玩是吧,不用下车,我带你们进去。”说着,他跳下了车。只见他跟门口的保安嘀咕了几句,保安点头笑了笑。

胖子立刻跑回来,坐进了车里:“李哥,开车吧,我们进去。”

果然,保安没有拦住他们,奥迪径直开了进去。

到了湖边,楚凯华一边指引李俊开向那个发现尸体的地方,一边注意观察胖子的神情。发觉胖子仍然谄媚地笑着,没有任何异常。

到了目的地,他们一齐下了车。这时胖子有些惊讶地问道:“楚哥,不是去‘天上天’吗。怎么停在这了?”

“什么?‘天上天’?”

“是啊,‘天上天’夜总会啊?”

“这公园里还有夜总会?”

“当然有了,我跟着晨哥……噢不,姜晨那小子来过几次呢。我带路,我带路。”说完,胖子屁颠屁颠地准备带路。

“慢着”。楚凯华突然一脸严肃地道:“我不是来玩什么夜总会的。我是来问你问题的。”楚凯华边说,边死死盯住胖子的脸。

胖子被他看得心里直发毛:“楚哥,您这是干什么?您有什么事,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一定说出来。”

“你觉得这儿熟悉吗?”

“熟悉,当然熟悉,仙女湖吗。”

“还有呢?”

“没有了啊……还有什么?”

“姜晨就没带你来过这儿?”

“有啊,不过我们都是到‘天上天’去的,路过这里而已。”

楚凯华突然两眼放精光。怒目圆睁道:“你们就没在这个湖边干过什么缺德事?”

“缺德事?您是指什么事?”

“少跟我装糊涂,还要我提醒你吗?”

“真不知道什么事啊,天地良心。要是我在这儿做了什么对不起您楚哥的事,就让天打五雷轰。”

楚凯华朝李俊丢了个眼色。

李俊立刻会意,一把抓住胖子的衣领,胖子人矮,被李俊提得脚尖都踮了起来。李俊恶狠狠地道:“我来提醒你两个字——婷婷!”

“婷婷?怎么了?”胖子也感觉事态严重,不禁一下子跪倒在地:“楚哥。李哥,我真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要是我哪里得罪了您二位。千万担待。”

楚凯华故意凶狠地道:“还要我多说吗?难道你不知道婷婷是谁吗?”

“知道,知道。李哥的马子吗,怎么会不知道?”

“操!”李俊立刻一个耳光重重地煽在了胖子的脸上:“你个孙子。居然敢打我马子的主意。”

“没有啊,我哪敢啊?冤枉啊!”

“呸!”李俊朝他啐了一口:“那我问你,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我的马子叫‘婷婷’的。我说过吗?连姜晨这小子都没问过我,你也没问过。怎么知道的?”

“这——”这下胖子傻了。他感觉势头不对,狠狠地朝自己抽了一巴掌:“我该死,我该死!我帮姜晨做坏事,我不是东西!我不是东西。”每说一句,就朝自己抽一巴掌。那声音真是记记“噼啪”脆。

李俊原本只是吓嘘吓唬他的。谁曾想胖子居然连称自己有罪。这不是等于在承认,婷婷是他们害死的吗?他气不打一处来,一拳打在胖子眉角上,胖子一个后仰,滚了出去。等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眉角已经破了,一道鲜血已经淌过了眼角,直往下巴上流去。

楚凯华拦住了李俊的第二拳,朝着胖子道:“站起来,老实说,怎么回事?”

胖子忍着痛,爬了起来:“楚哥,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李哥。可那时不是还不认识您老人家吗?当时我们都跟着姜晨混。有一次,李哥说去找婷婷姑娘有事,姜晨主动开车送李哥去。李哥也不好推辞。

谁知,自从姜晨这小子见了李哥的马子后,就起了歪心。逼着我去打听情况。我们这才知道那姑娘叫婷婷。”

楚凯华鄙夷地一个冷笑:“哼!好你个姜晨,连自己小弟的马子都不放过,这算什么鸟大哥。”

“没错,姜晨真不是个东西。后来,他非逼着我去约婷婷出来见面。婷婷当然不想见他。有一次,我实在没办法,就骗婷婷说是李哥喝醉了,要她去服侍。她就真地去了。”

“你——”李俊听到这里,差点一拳又打上去,被楚凯华拦住了。不过,胖子的腿肚子上还是狠狠地挨了李俊一脚。

胖子忍着疼:“啊唷,李哥饶命。下回,我再也不敢了。”

“下回?他妈还有下回吗?”骂完,李俊突然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胖子诧异地看着李俊,不知该怎么说下去。

楚凯华道:“你先不要管他,继续说你的。你把婷婷骗到姜晨那儿,然后呢?”

“然后,姜晨就逼着婷婷陪她喝酒。婷婷当然不肯。后来……后来姜晨说了句什么,婷婷就陪他喝了几杯。”

“什么?姜晨说什么?”

“当时我虽然在旁边,但是ktv的音响太闹,我也没听真切。好像是姐姐妹妹什么的,我真没听清楚。不过我真打听过,她还有个姐姐,在成仓地质研究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