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6声色场所313曲线救国

卷 16声色场所 313 曲线救国

至于这些负责保护美奈子的人,楚凯华关照了,每天每人一千块劳务费。那些小弟们原本就拿着楚凯华的低保工资,现在又得了这么个美差,立刻山呼“万岁”起来。

……

第二天下午,楚凯华第二次来到了成仓,后面带着李俊。

一下飞机,他给郭心美打了个电话。这回,他是轻车熟路了。直接来到了郭心美的家。

阳子正好也在。她不想住在水口组成仓分支的办事处,那里虽然有人服侍,但全是男人,没有一个可以讲得来的,住着也不方便,哪里有郭心美的家舒服。

郭心美一听说他要来成仓,高兴得什么似的。在他到来之前,一直在梳装打扮。等楚凯华到了,她柳腰款摆地走了出来。那一身漂亮性感的学生套装把她勾勒得那么清纯诱人。要是在平时,楚凯华早就乱施咸猪手了。

但是今天,一个是有外人在场。当然,主要原因是李俊的事,实在让人高兴不起来,所以他只是很敷衍地抱了抱她。郭心美显然有些不太高兴了,噘着嘴发起了小脾气。

楚凯华问她郭国荣的事办得怎么样了,她也爱理不理。还是阳子把情况说了一下:

根据楚凯华的四个环一个串的理论指导,阳子一到这里就派水口组的人去见了姜作山。姜作山果然被四个环套住了,一口答应帮忙。今天上午,姜作山刚给水口组那个人打了电话,说郭国荣的事情已经搞定了,明天就可以放人了。

楚凯华听到这个消息一边是非常高兴,一边又觉得很有压力。

高兴的是郭国荣只要一出来,他对姜作山就不必再忌讳了。有压力的是。从郭国荣这件事可以看得出,姜作山在成仓真是通天的节奏。居然可以把国家安全局的重点嫌疑犯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说捞就捞了出来。看来,成仓这一战是一场恶斗。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想,也说明他这回来成仓是来对了。试想,如果把胖子提供的线索直接交给刑侦大队,那就得走官路了。那么。凭着姜作山这一手“通天”的本事,只怕燕京公安也会拿他没办法。更何况,燕京公安到底是不是哪种循私枉法、跟贪官污吏沆瀣一气的鸟,还未可知。

楚凯华把思路拉回到案子里。

该从哪儿入手这一点,楚凯华在飞机上就已经想好了。既然是做皮肉生意的,少不了跟那些夜总会,酒吧有关联。好在他在这里有了个得力的帮手——阳子。

于是他把阳子和郭心美都召呼着坐了下来,让李俊把他们此行的目的简单说了一下。

郭心美这才不生楚凯华的气了,原来她心目中的英雄又是来解万民于水火的。

楚凯华看着阳子道:“我们现在在明处。而姜作山他们在暗处。我们什么也不清楚。不知道从哪儿突破。不过我大致有了方向,只要阳子肯帮忙,我们就能找到突破口?”

“我……”阳子诧异道:“我能帮什么忙?”

“你的水口组在这里耳目众多,要查这种事情非得动用黑社会力量不可。”

“原来是这样。楚哥哥,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们水口组在中国的分支全都归你调配,有什么事你尽管差遣好了。”

“好,那我能不能请你代我去下个命令。让他们查一查在成仓的地下。有没有什么有名气的组织卖**的团伙。如果有,帮我查一下。团伙的老大是谁。”

“这个不难,我估计不用查,我手下人大概早就都知道的。”说着,她拿起了手机,拔了个号码,很快接通了。她用日语跟对方通了一阵话。然后挂了。

“怎么样?”楚凯华问道:“有眉目吗?”

阳子严肃地道:“我的手下告诉我,成仓确实有几个产业,专门从事这种皮肉生意。他们的业务甚至涉及到泰国、越南这些东南亚地区。但是,这些产业好像并不是相互独立的,他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什么联系?”

“我的手下也说不清楚。他们的产业牵涉很广。有夜总会、情人旅馆、发廊、按摩房、洗脚城、ktv、洗浴中心等等。而且他们有一个共同的领军人物,这人的绰号叫黑嘴彭。

而这个黑嘴彭,我的水口组也调查过,发现他背后还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控着,可以肯定是白道上的人物,官位还不低。”

“是谁?”

“具体是谁,他们到现在也没查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背后除了这个人物之外,还有一张庞大的关系网,包括公安、工商、财税系统都有许多官员牵涉其中。”

“那你有没有问他,姜作山跟这个集团有什么关系?”

“问了。他们说应该没有关系。”

“没关系?”楚凯华陷入了沉思。这怎么可能?难道胖子的情报是假的?也不像啊。胖子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提到姜晨跟成仓的卖**团伙有关。如果胖子是在骗他,那就是在帮姜晨。可哪有这么帮人的,随便往要帮的人头上扣罪名?

看来,第一步要弄清楚姜作山跟这个产业集团到底有没有关系。如果有关系,那么,要把姜作山搞掉只怕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姜作山是整个这张关系网的一个环节,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唇亡齿寒。到时候,这个集团肯定会拼命出来保护他。

所以,要把姜作山搞定,除非把这张网彻底撕破。特别是那个幕后最大的黑手,必须也要斩断。否则,只怕动摇不了姜作山的根基。

“另外”,阳子补充道:“在成仓,有一个绝对的黑社会老大——赵志平,他包下了成仓所有的毒品交易。而且一直对这个皮肉生意的组织虎视眈眈。”

“哦?!”楚凯华的脑子转得飞快,他原本来成仓之前就有了一些主意,阳子的这句话让他终于把自己的计划接上了头尾——曲线救国,请君入瓮。他决定,不妨先从跟皮肉生意完全无关的毒品交易入手。

于是他突然定定地看着阳子,阳子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

“阳子小姐,看来你的手下都是饭桶。连这么大的组织,他们也没摸清楚底细。”

阳子被说得哑口无言,心里老大不快。

“不过,他们的一姐是不是应该表现一下,来弥补他们的不足呢?”

阳子愣住了:“你是说……”

“你今晚跟我走一趟,把这些团伙的幕后黑手弄清楚,你愿不愿意?”

“你有办法了?”阳子没想通他的意图。

“我是有办法了,不知你肯不肯牺牲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

楚凯华色迷迷地看着阳子,从她的俏脸逐步往下,然后看到了她的那对“凶器”,定在那儿不动了。

阳子发现了他不怀好意的目光,不自觉地用手遮挡住内衣里突显出来的沟沟。郭心美当然也看到了,她悄没声地走到他身后,一把掐在楚凯华的手背上。楚凯华那原本眯成一条缝的色眼立刻急遽放大,“啊——”地一声惨叫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阳子看到了,忍不住掩嘴俏笑,心想:活该。

楚凯华哀怨地看着郭心美:“妹妹,你怎么了?”

“你说呢?”郭心美杏眼圆睁:“你的贼眼刚才盯着哪儿呢?”

“我……我只不过是想评判一下,阳子够不够资格晚上跟我去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