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6声色场所318冰火五重天

卷 16声色场所 318 冰火五重天

楚凯华舒服地坐在沙发里,阳子坐在了他的身边。李俊也拎着手提箱走了进来。

楚凯华朝李翠儿丢了个眼色:“说吧。现在没人了。”

“说什么啊?”李翠儿明知故问。

楚凯华笑了笑,朝李俊使了个眼色。李俊最会看眼色办事,他立刻打开皮箱,从里面拿出一叠美金,放在桌上。

楚凯华朝着李翠儿笑笑:“现在知道要说什么了吧?”

李翠儿早就眯起眼睛,笑得像朵花了,她连忙道:“别的道道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们的老大是黑嘴彭。”一边说着,她一边已经轻轻地用手压住了那一万美元,像是怕它飞了。

“黑嘴彭?他算是哪路货色?”楚凯华终于找到了突破口,暗暗高兴,但还是故意掩饰,显得满不在乎。

“黑嘴彭啊,我们成仓皮肉生意的老大啊。”

“原来是这样。那比黑嘴彭更高一级的老大是谁?”

“这就不清楚了。这不是我们这些小女人可以问的。反正黑嘴彭背后还有人。您也知道,干我们这一行的,知道得越少越好。”说着,她慢慢地想把桌上的钱往自己怀里撸。

楚凯华不动声色地伸手压住了钞票的一只角,李翠儿立刻瞪大了眼睛,感觉这钱就要离她而去一样。楚凯华笑了笑:“告诉我,我怎么才能找到黑嘴彭?”

“这个……”李翠儿犹豫了一下,但看着那一叠绿绿的钞票,她咬了咬牙:“我知道。我有他的电话。”

楚凯华笑了,他突然把压在钞票上的手一松,结果是李翠儿那头用力过大,一摞钱全都掉到了地上。李翠儿慌忙弯下腰去捡,然后心急慌忙的往自己手提包里塞。

楚凯华看在眼里,笑在心里,这钱真是个好东西啊。想当年,要是有谁给他一万美金,他也能把自己给卖了。等李翠儿捡完钱。楚凯华又从手提箱里拿出一万,往桌面上一放。

李翠儿看得眼都花了,现在那钞票上面的华盛顿就是她亲爹。她不知道眼前这位公子爷到底要玩多大,于是舔了一下嘴唇,等着楚凯华的吩咐。

“给他打电话,就说是我想见他。”

“你——我——”李翠儿显然打不定主意。

楚凯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万,往桌面上一推:“打不打由你,如果不打你就请便,帮我叫另外那两个妈妈桑进来。”

“我打。我打!”李翠儿连忙拿出手机,一边拨电话,一边讨好地道:“其实黑嘴彭跟我认识,我年轻的时候跟他……你找别的妈妈去找他,她们不知道他的电话的。就算知道了,他理都不会理的。”

电话果然通了。

李翠儿走到门口附近,轻声道:“彭哥,我是翠儿啊。”

……

“少来。你身边全是年轻漂亮的,哪里还会想到我啊!”

……

“我跟你说啊。我这边有个客人,想跟你谈点生意。一看就是那种太子党……人家老有钱了。一个小时就在这儿撒了几十万了。”

……

“人家指明要跟你合作。还能有什么,肯定是做我们这一行呗。开夜总会啊……”

……

“钱不是问题,人家撒得可都是美金,美金啊!彭哥,你就跟人家见个面吧。再说……我也想你了……嘻嘻……你个没良心的,好坏。我这就带他过来找你……”

……

“哦,那好吧,我在这里等你。你可快着点啊,人家也是有身份的人。”

……

电话挂了。李翠儿兴高采烈地回到桌边,朝楚凯华道:“公子爷,他一会儿就到,大概十五分钟吧。要不要我找两个小姐先陪陪你?”

楚凯华道:“不必了,我身边不是有吗?”

“哟,没想到公子爷还这么专情。这姑娘好是好,不过……”

“不过什么?”楚凯华来了兴致,阳子也听懂是在说她了,把目光投向李翠儿。

“恕我直言,这位小姐只怕不是干我们这一行的。我看她还是个雏吧。这雏吧,紧是紧,可是不懂得疼男人啊。哪有我们这些专业的好,吹拉弹唱,冰火五重天,一鸡四吃……”

这番话,别说是阳子,就是楚凯华和李俊听得都有点难为情了。楚凯华连忙挥手把她打断。

谁知说到了她的老本行,居然刹不住了:“笋太嫩,会有辣味。吃多了嫩笋,嚼嚼老的更有滋味哟……”

楚凯华连忙往桌上那一万美金一指。李翠儿这才嘎然而止,连忙往手提包里塞钱。

“去吧,等黑嘴彭来了,就把他领到我这里来。”

“是,是……公子爷。”李翠儿犹豫了一下道:“还没请问公子爷贵姓。”

“姓刘。”

“刘公子,我明白了,您好好歇着,我让他们再给您开瓶好酒。不知刘公子喜欢喝什么酒?”

“随便,你们这种地方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酒来,挑最贵的红酒来一瓶吧。”

“是,是……”李翠儿喜滋滋地退了出去。这一瓶红酒,她至少又能得个几千块回扣了。今天她一来一去,加上抽头的钱已经赚了五万美金了,折合人民币三十多万。这些钱,足够她下半辈子过过小康日子了。她感觉脚下轻飘飘地连路都不会走了。

李俊看着那只放美元的手提箱,满满一百万美金,已经发掉了三十万。他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楚凯华:“楚哥,让你破费了。自从跟了你,拿着你的工资,都没帮上什么忙。没想到这回又惹上这么件大麻烦,你为我花了这么多,我什么时候还得清啊?”

楚凯华乐了:“臭小子,什么时候学得这么会算账了。几个月前我还是个靠郭妹妹养活的穷小子,现在就有了这么多钱。这钱啊——还是那句话,别当回事。你见过我跟谁要过钱来着?这钱就自己赶着趟来了。

更何况这次也不光是为了吕婷婷的事。这里面不是还有姜晨吗?这个王八蛋,几次三番惹我,我都没跟他计较。没想到这回惹到我兄弟的女朋友头上了,该他倒霉。要是让我查出来婷婷的事确实是他干的,你看我怎么收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