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7超级毒枭328码头上的交易

卷17超级毒枭 328 码头上的交易

并且还讲好了交易时间和交易地点:明天晚上十二点,成仓第二转运公司的4号码头。

这时,李俊也兴冲冲地走进楚凯华的房间,高兴地道:“楚哥,刚刚我的手机收到短信,交给黑嘴彭的那张200万美元的支票已经转划到一个叫‘美联贸易公司’的账上了。”

楚凯华激动得一拍大腿,在房间里踱了起来,嘴里不停地道:“太好了,太好了。鱼儿咬钩了,一切尽在掌握中。”

楚凯华猜得一点也没错。这边姜作山说找到了户头,那边黑嘴彭就把200万美元的定金收了。这事情不是明摆着吗——姜作山就是黑嘴彭的后台。现在,打击黑嘴彭,就相当于打击姜作山。

楚凯华咬了咬牙:“我看你这只老狐狸还往哪儿躲,这回咱玩点大的。”

他朝阳子道:“阳子,你立刻安排你手下的人准备好4号码头交易的事宜。明天晚上十二点,我们一定要让他们倾家荡产。”

阳子以为是要让水口组来个浴血奋战,谁知楚凯华朝阳子咬了一下耳朵。阳子立刻恍然大悟。现在对于这个男孩,她是喜欢也不是,恨也不是。不过有一点她可以肯定——她已经离不开他了。

……

第二天晚上十一点不到,水口组已经在交货地点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黑嘴彭的人出现。

楚凯华开着一辆普通的吉普车来到第二转运公司的4号码头附近。挑选了一个绝佳的停车位。这个车位在一座山上,从山顶往下看,可以对4号码头的所有角落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是,由于吉普车躲在一棵树后,又是在山的背光处,码头上的人是不可能注意这辆车的。

车上还坐着阳子。

楚凯华手握着对讲机。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着码头上的动静。

十二点还差一刻钟的时候,黑嘴彭带着他的手下终于出现了。看来他确实不是干这一行的料,这么大金额的交易,他们也不早点来踩踩点。而且看得出来,他手底下的人还是那几个五大三粗、头脑简单的主。不过他多带了几个,大概一共**个人。

楚凯华不住地看着手机。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他沉住气,十二点还差一分钟的时候,他朝对讲机叫道:“小林,小林,你的人可以出现了。”

那个叫小林的水口组小头目果然带着三个人,开着一辆豪华的红色宝马车出现了。他们把车停在离黑嘴彭的车二十米左右的地方。现在整个货场空无一人,只能听到隐隐的汽车马达的轰鸣。

小林带着人跳下车,站在车前一动不动。

黑嘴彭看到他们只来了三个人,松了口气。他开来了三辆车。车上一共下来了十个人。然后很不专业地排成一排。楚凯华笑了笑,这是等着挨枪子的队形。

小林往前走了几步,黑嘴彭也走了过来,两人相距还差五米的时候,都停了下来。

小林其实也是中国人,只是名字被叫得像日本名字似的。他冲着黑嘴彭道:“钱带来了没有?”

黑嘴彭也学着电影里的镜头道:“货呢?”

“先验钱!”小林道。

黑嘴彭也不买账:“先看货。”

小林坚持道:“放心,我们的货在后面的车上。”说着,他打了个手机。只见从他们的宝马车后面的路上,又开过来一辆小面包车。那辆面包车开到近前。掉转车头,停了下来,司机也下了车。

小林朝司机手一挥。司机立刻跑到面包车后面,打开了车后盖。只见里面整齐地堆放着二十几只皮箱。这些皮箱型号完全相同,而且都是黑色的。司机轻轻打开其中一只箱盖,里面赫然是一排排整齐的透明塑料袋。袋子里都是白色的粉末,

黑嘴彭脸露喜色,眼看这桩交易已经成功了一半。他朝手下人挥了挥手,其中有一个长得精瘦的小个子露出了头,他大摇大摆地向面包车走去。

小林立刻伸手示意。那个小个子不得不止住了脚步。小林恶狠狠地道:“我们的货已经见过了。想验也可以,但总得先看到钱吧?”

黑嘴彭双手一拍,后面的一个跟班拿起了电话,说了几句。一分钟后,他们身后也开来了一辆面包车,车也掉了个头。车后盖一打开,里面整整齐齐地堆着二十多只箱子。那个跟班也打开一只箱子,哇塞,整整齐齐地码着一叠叠崭新的人民币。

楚凯华用望远镜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一箱按照这种堆法,应该正好200万,按照箱数,5100万应该妥妥的。

交易双方早有约定,只要钱货两清,双方司机只要互换一辆面包车,各自开走就可以了。

楚凯华立刻用对讲机吩咐小林:“准备验货。”

小林的耳朵里塞着微型耳机,旁人是看不出来的。他不引人注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向身后的人一挥手,他的两个跟班同时站出来,往装钱的面包车走去。

黑嘴彭踹了那个小个子一下,小个子也慢慢朝装着海洛因的面包车走去。

当小个子就快接近面包车的时候,楚凯华突然对着对讲机叫道:“陈田,该你的人上了!”

话音刚落,离他们两百米开外的一片树木里突然响起了警笛声,一辆警车从树林边窜了出来。才几十秒钟,警车已经开到了他们中间。警车停下来的位置正好死死堵住了两辆面包车的出路。从车上跳下四个拿着手枪的警察,他们大叫道:“不许动,把手放在头顶上。”

黑嘴彭一看,大势不妙,拔腿就跑。他知道,在中国贩毒50克就要枪毙。今天这单生意,整整300公斤,如果按50克枪毙一次的话,光枪毙他的子弹就要装上一箱子了。

这时小林也大叫一声:“快跑。”说着,他带着身后两个跟班和那个面包车司机往自己开来的小轿车里一钻,扬长而去。

这边黑嘴彭见他们三个跑了,更是没命地狂奔,他们可不想单独承担贩毒的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