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7超级毒枭332疑云丛生

卷17超级毒枭 332 疑云丛生

楚凯华听到这些消息,兴奋地抱起阳子在屋子里转了一个圈,然后狠狠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而且这些动作他是当着郭心美的面做的,作不作死,他晚上就会领教的。

不过现在,他真地没有功夫来管这些细节了,他一边让阳子的人继续盯住黑嘴彭和赵志平,一定要弄清楚他们的交易时间和地点。另一方面,他让水口组的手下人出面,买了四辆全新的轿车。做好假车牌,先放在车库里,加满油,随时准备使用。

而他自己,早就让陈新把他的战车运到了——他参加车神大赛决赛时用的gtrs,陈新已经把它的外观改成了一辆最简陋的大众,但实际上它拥有一颗赛车的“心”。

第五天,他从阳子那里收到一条不好的消息——黑嘴彭这回学乖了,他和赵志平的交易地点和时间,到现在为止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不过从其它方面的线索分析,赵志平一直在加大他最经常用的几个交易码头的巡视力度。

从这一点似乎可以看出,赵志平应该还是会利用那几个他经常交易的码头来出货。

第六天下午,得到线报,赵志平将一辆面包车由白色刷成了灰色,然后装了好几十箱东西往位于金沙江上的7号码头开去了。

不过,黑嘴彭那边没有任何动静。

楚凯华判定,他们的交易地点很可能就在7号码头附近。但交易的时间可能是在晚上。但是,为什么这么早就把货运过去呢?没见过毒品交易的人,先把货堆在交易地点等人家来提货的呀。

不行,楚凯华立刻从阳子手里拿过手机道:“给我派一辆车,车上安排四个人。盯住这辆面包车。”

晚上八点。跟着面包车的人紧急回报,说是赵志平居然让他们把几百公斤货,直接装上了码头上的一条船上。然后往金沙江上游开去。

这是什么节奏?难道是要在船上交易。

楚凯华狠狠一拍巴掌:“不好,要是真地在船上交易,那岂不是完全钻了我的空子。我准备好了车子,却没有想到要准备好一条船啊。”

阳子、郭心美和李俊一听立刻也跟着着急起来:“这下可怎么办?”

“万一让黑嘴彭拿到了货。那还怎么让他们自乱阵脚啊?”

楚凯华立时也一筹莫展起来。

还是阳子脑筋比较清醒,她连忙打电话询问黑嘴彭那边的动静。得到的答复是——没有任何行动。

楚凯华心里乱得像一团麻,他怎么也想不出这交易双方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他现在恨不能直接开上一艘导弹驱逐舰,把那艘货轮击沉。没有驱逐舰也行,来一艘小型执法巡逻艇也好啊,在江面上看到船就上去拷问——你们是不是要进行毒品交易?

好吧,不脑残了。楚凯华收拢回思路。他现在肯定是弄不到船的,只有一个办法——死死盯住赵志平和黑嘴彭这两个主角。货是死的,人是活的。没有这两位大佬出现。再多的货也交易不了。

于是,他告诉阳子,让水口组的人继续盯紧两个主要人物。

没过几分钟,阳子突然又接到电话,说赵志平又派出一辆面包车,直奔东郊粮油仓库。

“粮油仓库?难道赵志平还搞副业——贩卖地沟油?不行”,楚凯华朝阳子做了个决断的手势:“派四个人开上一辆假车牌的新车,跟上去。”

“嗯。”阳子照办了。

“虽然我们还不知道他们确切的交易时间。不过基本可以断定,他们今晚肯定有动作。我们也该准备了。”

其余三人都点了点头。

他们早就准备好了一套化妆道具。先是每人一个假发套。楚凯华的中分头罩上了一个小平头的套子。看上去比和尚的秃子长不了多少。

李俊原本的是小平头,现在套上假发,就成了一个拖着长发的艺术家形象。

阳子最得心应手,她没几下就恢复了在日本水口组时的形象——一个英俊到极致的帅哥。

郭心美忙前忙后地帮他们化妆。半小时后,他们三个人完全变成了另外三个人。

刚化好妆,阳子又接到了电话。楚凯华还以为是去粮油仓库的车有消息了,谁知居然是赵志平身边的线人打来电话——赵志平又派出一辆大卡车,运着好多箱子往西边的太子湖方向开去了。

“靠!”楚凯华骂道:“这个浑蛋到底要闹哪样。一会儿江,一会儿湖的。”楚凯华不敢掉以轻心,又让阳子派出去一辆车紧跟在去太子湖的这辆大卡车后面。

十分钟后。阳子又接到了一个电话。现在楚凯华一接到电话就心惊胆战。但他最不想听到的消息还是接着向他轰炸过来——赵志平果然又派出了一辆车往南郊的云梦山开去了。那里有一个废弃的兵工厂,赵志平也曾常用这个地方跟泰国来的毒贩进行过交易。

阳子无奈地看着他,等待他的安排。楚凯华尴尬地笑了笑,朝她微微点了点头。阳子会意,又派出去一辆车……

现在,楚凯华已经派完了他手里的那四张牌。但愿这四张牌里面有一张可以押对。倒不是他没车可派了,而是这四辆车一发出去,水口组的人就已经分散光了。他手底下已经无人可派了。

这时,阳子那个倒霉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楚凯华摸了摸额头:“上帝保佑,别再告诉我赵志平又派了一辆车出去。”

但这次的消息显然是个好消息。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一开始派出去跟踪白色面包车的人汇报,说是刚才离开7号码头的船已经返回了。而且船上那二十多只皮箱完全没动过的样子。他们现在正在7号码头上,正往下卸箱子,而且仍然把箱子装回到了那辆白色面包车的后座上。

楚凯华一拍大腿:“ok,行了,我明白了,差点上了他们声东击西的当。他们的花枪耍累了,该我们上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