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7超级毒枭338紧急军情

卷17超级毒枭 338 紧急军情

为了万无一失,他们又换了一家酒店,这回是另一家五星级酒店。

刚入住酒店不久,水口组的人就打来了电话,告诉楚凯华那辆面包车里有5000万人民币。

楚凯华笑着点了点头:“果然不出所料。姜作山想用5000万向赵志平买250公斤货,然后再到我这里来拿走8800万的尾款。这样一来,刨去给??赵志平的5000万货款,他们还能捞回3000万。

而上回他们欠我的那200万美金的定金也就不用还我了。这样算起来,他们虽然还是亏了点,不过也就只亏900万了。算计得真不错啊。”这笔5000万的钱,楚凯华吩咐,也先留在水口组成仓分部,暂时不要动。

李俊道:“我们现在钱是赚了不少,两趟下来,刨去那200万美元定金不算,我们赚了差不多有8800万。那下一步该怎么办?”

楚凯华听出了李俊的意思,他似乎是在怪楚凯华不办正事,一心只想着赚钱。他“呵呵”一笑道:“放心。我楚凯华可不是那种只看重钱的人。到现在为止,我们做这些事的初衷从来没有改变过,等着吧,我要逼着姜作山这只老狐狸,让他自己把吕婷婷的事告诉我们。”

不过阳子也接到一个不好的消息,说是负责跟踪黑嘴彭的人被黑嘴彭甩了。现在正在成仓城到处搜寻。但是,估计黑嘴彭现在是故意躲起来了。一方面,他不敢去见姜作山;另一方面,他也怕那位“刘公子”找他。

楚凯华笑了笑道:“没事,黑嘴彭的历史使命已经基本完成了。接下来,我们要把重心放在姜作山身上了。你让负责跟踪姜作山的人盯紧了。这几天他肯定会非常繁忙。因为他一下子损失了上亿元。不会没人找他麻烦的。”

阳子听懂了,立刻吩咐了下去,还叫他们加派了人手。

……

为了庆祝两次“抢劫”成功,第二天晚上,楚凯华、郭心美、阳子和李俊在酒店的餐厅里点了一桌丰盛的美食,清炖蟹粉狮子头、大煮干丝、三套鸭、水晶肴肉、松鼠鳜鱼、梁溪脆鳝等等。主食当然是扬州炒饭,这么都是淮扬菜系的经典。

他们还叫了瓶“洋河梦之蓝”来喝。在超市卖700多块钱一瓶的酒,在五星级酒店卖到了1400块一瓶。不过他们每人只尝了一点。觉得还是红酒比较对胃口。于是又叫了两瓶普通300多块钱一瓶的长城干红。相比于白酒,红酒好上口多了,于是推杯换盏,喝得都有点多。

其实红酒的后劲很足的,四个人喝下去两瓶750毫升的红酒之后,都有了些许醉意。阳子看楚凯华的眼神有些异样,而郭心美更是满脸桃花开了。

酒足饭饱。楚凯华建议带点酒回他的房间里继续喝。

李俊当然是个看得出四六的主,他假装醉了,连连摆手表示投降。

郭心美也不愿意,她心里也有她自己的小九九。这几天,由于楚凯华忙着对付姜作山和黑嘴彭他们,跟阳子倒是打得火热,把她冷落在了一边。

今天郭妹妹喝了点酒,少不得芳心乱跳。意乱情切,想要找楚帅哥求欢。所以她也假装醉了。说要早点回房休息。一边说,她一边一个劲地朝楚凯华抛着桃花媚眼。

楚凯华也喝得有点春暖花开了,想想真地有三天没好好“临幸”过他的郭妹妹了,他已然会意,于是也就作罢。

阳子当然看出了他俩之间的猫腻,心里老大不高兴。但不便明说。不过想到待会儿他们在一起颠鸳倒凤、恩爱缠绵的场景,虽然她还没真正经历过,但可以想象那应该是无比**的。她醋意顿起,但又不好多说什么,只好跟着他们一起回到楼上。

这时。阳子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她神秘兮兮地向楚凯华招了招手。楚凯华以为水口组又有什么“紧急军情”,连忙跑了过来。

阳子一本正经地把他拉到一边,李俊识趣地离得远远的。郭心美也习惯了,真以为他们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商量。因为现在楚凯华俨然已经是水口组的幕后老板了,他跟阳子这个二老板之间有要事相商也属情理之中。

楚凯华看到阳子居然还有意避开了李俊,满脸愕然地问道:“怎么了?什么事这么紧张?”

阳子羞涩地把头转向走廊上的窗外,娇嗔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刚才那个电话是谁打来的?是不是姜作山那边有动静了?”

“其实……其实根本没有人打电话给我。”

“那你是?”

阳子声如蚊蚋道:“你……你还记得昨天我对你说的话吗?”

“什么话?”楚凯华带着三分醉意道。

阳子还以为楚凯华是在装糊涂,娇嗔道:“你……你好坏!”

这两天楚凯华一直跟阳子在一起,说过的话车载斗量,况且他现在又喝得头脑发热,哪里还记得起是哪一句啊。他只好怔怔地看着阳子。

阳子低着头,声音更低了些:“你……你想不想要我?”

“要你?”楚凯华这才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道:“要啊,当然要。”

阳子充满羞涩地道:“你还记得那次在飞机上,你说过要教我……那个的。”

“没错,而且似乎你已经承诺过我两次了,而且我也都完成你的要求了。第一次是让我得到‘华北车神大奖赛’第一名。你那次就应该给我了。”

阳子低声道:“你还记得啊。”

“当然记得,这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第二次,就是昨天晚上,你说只要我平安回来,就可以给我想要的。”

阳子轻咬着嘴唇,轻轻拧了一下楚凯华的胳膊:“你好坏,什么都记得。”

“那是当然,其他事可以忘记,这种事我怎么会忘了呢?”

“那你自己选,今天是去我房间,还是去郭妹妹的房间。”

楚凯华立即感到来者不善。这分明是挑事的节奏。他的酒醒了一半。现在,对于他吊丝的享乐人生来说,也许可以称得上是最重要的时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