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8一箭双雕344过劳死的节奏

卷18一箭双雕 344 过劳死的节奏

楚凯华被从意**中叫醒,好在他还没忘记主题:“顺风耳大大,您就快着点吧,我得听清楚隔壁两个人的对话啊。很关键的。”

“好吧,先把我的耳朵借你用一会儿。”

顺风耳话音刚落,楚凯华的耳朵立刻灵敏异常。这回他吸取了上次在智利的教训,不再任由周围所有的声音传入耳朵里了。他用手遮住了大半只耳朵,只留下一点点贴墙去听。

但是隔壁好像没声音了。这下他无语了,火急火燎,得罪了嫦娥姐姐不说,关键的对话还是没听到。正当他想停止窃听的时候,突然从下身被单里传来一阵“吧嗒吧嗒”的声音,还没等他明白过来,但觉底下的小弟弟一阵舒爽。

湿湿滑滑热热的,那玩意立刻抬头挺胸,进入了一级战备。

楚凯华没低头看就想明白了,原来刚才他把阳子强行按着跪下去的动作,让阳子误解了。阳子还以为他又要教她在飞机上的口技了。于是,她勤勤恳恳地“工作”起来。这回,她的专业水平提高了不少,楚凯华立刻感到万蚁钻心,奇痒难当起来。

可怜他现在碍于顺风耳在场,又不好掀开被子去阻止她,怕阳子春光全泄。但这节奏,眼看着他支持不了多久的。正当他左右为难之际,隔壁房间突然又有人说话了。楚凯华只好强忍“怒火”,集中心神听起了隔壁的对话。

“不行,我再也不允许你做这种事了”,这是老板娘的声音:“太伤天害理了。”

男人恶言相向道:“贱货,都怪你。上回,要不是你阻拦,我早就把那个女的拿去抵债了。可以抵两万呢。你听懂没有,整整两万啊!”

老板娘道:“那个婷婷姑娘是个可怜人。她可不像其她到我们这里来的女孩子。她是被骗了。在燕京的时候,有人跟她说什么可以找到一个月收入五千块的工作。要不,人家好好一个姑娘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什么?“燕京”“婷婷”,楚凯华两眼放出了光。正在这时,阳子轻轻咬了他一口。他差点就交出了子弹。但现在听到了关键时刻。他只好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尽量不去想下面。集中精神继续听着隔壁的对话。

男人恶狠狠地道:“所以你就把我们的底都露给了她。她一听,就跑回燕京了。你个贱女人,坏了大爷的好事。你到底知不知道,人家燕京介绍过来的人,我是要付介绍费的。这回倒好,生意没做成,反倒贴了2000块介绍费。

更可气的是,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居然连毛都没碰到。就没见过你这么傻的婆娘,我这是倒了几辈子的霉哟,碰上你这么个扫把星。”

……

楚凯华越听越高兴。这跟李俊的话已经拍拢了。原来吕婷婷果然是被人从燕京骗到成仓来的。估计肯定是告诉她来这里可以赚到大钱。结果碰上了这位好心的老板娘,还没等隔壁这个恶男人下手,吕婷婷就知道了真相——把她骗到这里来,是来做小姐的。

于是,楚凯华继续猜想,吕婷婷当时连夜逃离了成仓。而且回到了燕京。至于到了燕京……楚凯华正想再推理下去,突然听到老板娘大叫道:“别啊——你千万别去——”

男人恶狠狠地道:“放开我。滚一边去。我这就去找人,这回一定不能失手了。你这个臭婆娘,快放开我。”

“不放,就是不放。你只要不去赌,咱认认真真地把这间旅馆开好。不做那些违法的生意,小日子照样可以过得红红火火。女儿也会回到我们身边了。”

男人穷凶极恶道:“不赌?不赌我还活的什么劲。女儿不在身边。都是你成天在你父母面前说我坏话。也好,少个女儿少个累赘。你快放开——”

接着,隔壁两人显然已经扭打起来。老板娘惨叫了一声,估计是挨了男人的拳头。男人继续道:“哼!不行。你肯定会去隔壁通风报信的。我得先把你绑起来。”

“不要,放开我!”老板娘哀求道。

但是。她的哀求显然没有什么效果,不一会儿,老板娘就不说话了,只能听到“呜呜咽咽”的哭泣声了。

楚凯华一听,已经猜出了**分。他一激动,双手就松开了被单。阳子的头慢慢从被单里露了出来。楚凯华立刻紧张地又把被单拉上。但下面的话儿由于楚凯华的激动,愈发昂起了头。

阳子“呜呜——”地发出声音,显然是樱桃小嘴有点容纳不下了。

楚凯华拼命忍住奇痒,先给顺风耳打招呼:“大大,行了,谢谢啊,改日再聊,现在有急事。”

谁知顺风耳的回答立刻让他额上三条黑线——“我看你是真忙,一边通神,一边偷听,一边还让人家给你那什么。小伙子,忙归忙,千万注意身体啊。”说完,顺风耳果断退场。

楚凯华被他抢白了几句,实在有点胸闷。不过顺风耳说得一点没错,楚凯华这几分钟里做的事简直有直奔“过劳死”的节奏。

楚凯华总算来得及在即将爆浆的瞬间,从阳子嘴里硬生生地抽出了“核反应堆”。阳子不解道:“楚哥哥,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你要教我啊。”

晕死,楚凯华连忙边穿衣服边把刚才他听到的隔壁的对话向她解释。阳子没想到刚才居然发生了这些,于是惊讶之余,原谅了他的半途而废。

阳子现在几乎已经习惯了。自从认识这位蟀哥开始,她身边老是发生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不是一个对付八十个,就是在康田胜男的地下牢房里突然逆袭。要不就是在燕京的赛车场上大玩生死暴走。像今天这种隔墙听音的技能对于这位蟀哥来说,简直比喝白开水都简单。

阳子一边穿着衣服,一边遐想着这位蟀哥的神迹。这种种神迹当然会让每一位女孩的内心产生一种无法遏制的神秘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