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8一箭双雕350肾亏的黑嘴彭

卷 18一箭双雕350肾亏的黑嘴彭

张二鸟和陶不二对视了一眼,双方默契地笑了笑。这种表情让楚凯华看了个正着。他心中窃喜?——效果不错。

他转过头朝着阳子道:“宝贝,别怕。待会儿我们一起去见那个黑嘴彭。一会儿我们就有钱了。等有了钱,你要买的那什么牌子的包包,我给你买一打。”

阳子完全没听懂他在胡诌些什么,瞪着两只水汪汪的美眸,天真地看着他。这一幕又落进了陶不二他们的眼睛里。陶不二心道:我草,这小子也太入戏了,真以为200万美金就快到手了吧。他和张二鸟又对视了一眼。

张二鸟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他朝陶不二暧昧地眨了眨眼睛,然后朝着楚凯华道:“刘公子,您真是太慷慨了。既然您这么讲义气,咱也不是吃素的。您放心,我们这就出发,带您要钱去。要是黑嘴彭不还钱,我们一定帮您讨回个公道。”

“好!出发。”楚凯华兴奋得像个小孩子似的,拉着阳子的手走在了最前面。

陶不二朝手下人使了个眼色,大家一起跟着下了楼。把个老板娘傻傻地留在了房间里。就算用枪指着她的脑袋,她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一对玉璧般的佳人,居然跟她的老公成了一伙的了。在她的心里,就像十五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她可不相信他老公没打坏主意。但作为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她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对帅哥美女走入狼穴。为了安慰自己,她咬了咬牙,自言自语道:“唉。叫你们走你们偏不走。还要回来自投罗网,说你们什么好呢。”说完,她的眼角渗出了一滴惋惜的眼泪。

楚凯华和阳子带着陶不二和张二鸟一起坐上了他的假牌照车。而那些小喽啰叫了两辆出租车跟在了后面。

陶不二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指路,七转八拐地,他们开出了市区。然后直奔乡间。足足两小时后,在一间农庄门前,他们停下了车。这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楚凯华心道:这个狗日的,居然躲得这么远。幸亏自己遇上了陶不二,要不然,他到哪儿去找啊。

陶不二和张二鸟先下了车。楚凯华正待跟下来,张二鸟连忙道:“刘公子。不急。我跟陶二哥先去里面给您探探路。您跟这位美女先在车里等一会儿。一有消息,我就下来通知您们。”

楚凯华当然明白他们先进去的目的,无非是以他这位刘公子为筹码,先去跟黑嘴彭谈条件。现在楚凯华可不急了,既然知道了黑嘴彭的老窝,还怕端不掉吗?于是,他假装不知道张二鸟的真实企图,点头同意在车里等。

张二鸟朝后面那些从出租车上下来的跟班们使了个眼色,那些跟班喏喏连声。他们当然明白张二鸟的意思——看住车里的这对帅哥美女。

张二鸟和陶不二这才大摇大摆地进了农庄。

一进农庄,就有人通报给了黑嘴彭。黑嘴彭觉得有些奇怪:这小子欠着我15万呢,我没去找他,他居然还敢来找我?他朝下人一挥手:“让他们进来,在客厅等我。”

陶不二和张二鸟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客厅。陶不二坐了下来,张二鸟站在了他的身后。见茶几上什么都没有。陶不二对着下人道:“怎么,我们来了也不泡壶好茶?”

下人也认识陶不二,他觉得很奇怪。平日里,这小子来这儿,不是被黑嘴彭抓来打着骂着叫他还钱,就是躬腰曲背地来向黑嘴彭借钱。反正他还从来没敢在这里的椅子上坐过一回。今天这是怎么了,刚进来就一屁股坐在了沙发里。还敢问自己要茶喝。反了你了。

不过,下人没敢言语,走出客厅去泡茶了。

黑嘴彭刚洗过澡,穿着一件裕袍就出来了。后面还跟着他的一个狗头军师,叫李三,长得贼眉鼠眼的那种。

一进客厅,他就感觉不对。什么时候这陶不二在这里有座位了?他还没开口,李三已经狗仗人势地走前一步,冲着陶不二道:“陶三,你干什么呢?这里是你坐的地方吗?”

陶不二下意识地从沙发上弹了一下,想起身让座。谁知,张二鸟在后面偷偷压了压他的肩膀,他愣是没站起来。陶不二立刻会意,于是又翘起了二郎腿,索性坐得更舒坦了。

这回黑嘴彭火了,愠怒道:“混蛋,还要我亲自请你站起来吗?”

陶不二大大咧咧道:“彭哥,咱初中没毕业,不懂规矩。不过你彭哥好像小学还没念完吧。咱用得着在这里讲规矩吗?我累了我就坐,你不累你就站着。”说完,他的二郎腿居然还抖了起来。

“你……”黑嘴彭气得嘴角的黑胎记都歪了。幸亏李三暗暗拉了他一把,示意他看看再说。

黑嘴彭只好坐在了陶不二对面的沙发里。这时,下人端来了一杯茶。

黑嘴彭正好气没地方撒,一见下人端着茶进来了,骂道:“混账东西,我什么时候叫你泡过茶了,不知道我睡觉前不喝水的吗?想让我晚上跑厕所啊。”

下人呆在原地,不知如何回答。

陶不二立刻接过茶水道:“不好意思啊,是小弟口渴了,让他给我泡的茶。彭哥晚上不敢喝水,怕尿多,我看是不是肾亏啊。男人要是肾亏,做什么事都不行的。”

“你……”黑嘴彭气得差点发心脏病。茶给他喝了,自己本来就很没面子了。没想到他居然还逞口舌之利,说自己不行,在嘴上占他的便宜。

李三一看,立刻冲着下人道:“还不快滚!”

下人立刻灰溜溜地出了客厅。

李三弯下腰在黑嘴彭耳边轻声道:“彭哥别着急,看他今天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到时候,他要是说不出个四六来,看我怎么给他安排个六四。”

黑嘴彭听了,总算气顺了些。他强压住怒火,朝李三使了个眼色。

李三会意,双手交叉放在背后,朝陶不二走上一步道:“不知道这么晚了,陶二哥来这里做什么?是不是来还钱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