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8一箭双雕355悔青了肠子

卷18一箭双雕 355 悔青了肠子

楚凯华在他们两人面前,继续扮演着装嫩的角色,他愤愤地道:“你们?你们不是说要帮我讨债的吗?怎么帮起了黑嘴彭?”

陶不二邪邪地一笑:“哼,刘公子,你想得美。我们怎么可能帮你呢?你不过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就算你再有钱,落在了我们手里,还不是要你长你就得长,要你圆你就得圆?要你交钱,你就得交钱,要你交女人,你就得交女人。”

张二鸟接着道:“不错。刘公子,今天这事是我们在给你上课——以后别一个人出门。不错,有钱能使鬼推磨。但是,钱多不如人多。进了我们这一道,比的还是实力,靠的还是人力。”

陶不二不耐烦道:“少跟他废话,来人,把这对帅哥美女给我绑了!”

话音刚落,突然从门外屋檐下冲进来六个人,都是陶不二他们带来的。他们二话不说,直扑楚凯华而来。楚凯华双手已经分别被两人握住,一时抽不开手。但这根本没有影响到他的脚功,他一招牛魔拳里的“鹤形腿”,直接踢在了冲在最前头的那个人的胸口。

要是楚凯华平时肯多加锻炼,把腿部力量提升一点,他一腿早就把人踢出门外了。可惜楚凯华懒得很,哪里肯专门练习。但饶是这样,中腿的那个人还是踉跄着没收住脚,摔到茶几上。嘴巴正好啃到茶几上的点心盘里,一块蛋黄派连塑料包装纸一起堵住了他的嘴。

楚凯华哈哈一笑:“姥姥,不用这么急吧,想吃夜宵待会儿我请就是了。”

第二人立刻又扑了上来,谁知,刚扑到一半。他脚下突然被什么一绊,直接一下跪倒在楚凯华脚前。楚凯华也没弄懂,不过,他还是不忘调侃道:“你们成仓的规矩真多,这么晚了还烧香磕头。”

这时,第三个人也已扑了上来。这小子更惨了,刚扑到一半,突然飞了起来,直接摔在了第一个啃蛋黄派的人的背上。茶几上的果盘被震得跳了起来,正好倒扣在了他的脸上。

楚凯华笑得前仰后合:“不至于吧,我说过夜宵我请客的。瞧你们没出息的样,不就是几块蛋黄派吗?抢成这样!哈哈哈!”

陶不二恼羞成怒,他放开了抓楚凯华的手,摆了个架势。准备跟楚凯华过招。

但从张二鸟站的位置看过去,他却发现了蹊跷。第一个被绊倒的人他也没看清是怎么回事,这第二个飞出去的人他看得清清楚楚——分明是那位大美女不知怎么一推一带,那人就像风筝脱了线一样飞了起来。

他连忙拉住陶不二:“陶二哥,陶二哥,先等等,这女的有问题。”

陶不二回过头看着阳子,不解道:“她?!你说的是她吗?”

张二鸟点了点头。目不转睛地看着阳子。

趁大家不注意,黑嘴彭朝李三使了个眼色。李三会意。悄悄地退到门口,朝下人打了个手势。那个下人看懂了,连忙跑到后院搬救兵去了。

陶不二还在看着阳子,这回不比刚才在旅馆的时候,他显然已经带上了一股杀气。但他还是有些不相信阳子会武功。至少,他觉得阳子比楚凯华好对付。于是他一招双龙戏珠。**邪地向阳子胸部抓去。

在旅馆里,阳子那招“分筋错骨”被楚凯华以一招“猴挠拳”化解了。但这回,楚凯华就不阻止她了。只听“啪啪”两声,离着阳子胸部还有四寸的时候,陶不二的左右两手都被阳子捏住了。楚凯华大叫一声:“手下留情!”他这显然是看在旅馆老板娘的面上在帮陶不二。

阳子会意。轻轻点了点头,双手同时用上了巧力。“喀哒”一声,陶不二的两根食指齐齐脱臼。要不是楚凯华刚才那句求情,陶不二的这两根手指现在肯定是粉碎性骨折。

陶不二一声惨嚎,也不知道是该用左手捂右手,还是该用右手捂左手了,只能垂着两只手痛得叫娘。

张二鸟看到陶不二吃了大亏,他不敢怠慢,欺身上前,出手比陶不二狠多了。这回楚凯华不再替他求情了,对于这个长得蟑头鼠脑的狗头军师,他一点好感都没有。

“嘭——”,一声闷响,阳子一掌打在了张二鸟的胸口。“喀啦”一声,张二鸟胸口的两根肋骨肯定是断了。张二鸟捂着胸口,往后急倒。直接摔在了沙发里。他这回安稳了,再也不敢起来了。

黑嘴彭大骂道:“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他们不好惹,你们非不听。现在我看你们怎么收场。”

陶不二和张二鸟这个悔啊。什么“有眼不识泰山”,“狗眼看人低”这些话都是为他们量身定制的。他们现在一起蜷缩在了沙发里,享受着那位曾经让他们无限意**的美女,给他们留下的难忘的疼痛。

跟陶不二来这里的另外三个小混混,一见这阵势,吓得魂都没了。在他们心目中,打架无非就是靠着人多势众,你一拳我一脚把对方打得半死。他们哪里正正规规干过架。

现在见到前面几个和领头的,都是在一招之间就被整得趴的趴,跪的跪,断的断,碎的碎,哪里还敢再组织反击。他们一步步向门口退去,只要退出门外,他们肯定就作鸟兽散了。

谁知,他们的退路被门口的几个彪形大汉挡住了。原来是黑嘴彭叫的几个打手到了。楚凯华一见,转头怒视着黑嘴彭道:“你还没完了。上回还没打够啊?”

黑嘴彭大笑道:“不好意思,上回我们还有得谈。今昔不同往日了,我已经没有退路了。要是今天把你给放了,还有我的活路吗?”说着,他手一挥。门口那六个大汉围了上来。

这六个人正是黑嘴彭最得力的金牌打手,阳子跟他们也都交过手。

楚凯华也认出来了,他大笑道:“黑嘴彭啊黑嘴彭,我看你就是不长记性。这六个人明明都是我老婆的手下败将,你居然还敢让他们出来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