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8一箭双雕357刑场上的婚礼

卷 18一箭双雕357刑场上的婚礼

想到在智利圣地亚哥,自己被逼着徒手接子弹的场景,自己的手指被滚烫的子弹烤成了凤爪,楚凯华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嫦娥不屑道:“哼,你们男人就知道打打杀杀,动手动脚。什么‘兰花指’、‘拈花手’、‘观音拂水’?很好看吗?”

“可是,除了这几手,您还能有更好的办法吗?”

嫦娥懒懒地道:“实话告诉你吧。一招鲜,吃遍天。我嫦娥也没什么别的本事,就会飞升而已。凭着这一手,我在月亮上的广寒宫里一待就是几千年。”

楚凯华苦笑道:“姐姐,没错啊,您长得这么漂亮,只要一飞上天,玉帝那老头连魂儿都没了。就凭你的长相,想要在天上谋个容身之所,享受个锦衣玉食,那还不是洒洒水的事儿吗?别的神仙哪能跟您比啊。”

嫦娥得意道:“也是。好吧不啰嗦了,伽叶尊者在西天呢,不住我们天宫的。就是孙悟空翻着筋斗云去,也得一盏茶的功夫呢。你自己选吧——是要我去请伽叶来呢,还是让我帮你?”

楚凯华为难道:“可是,嫦娥姐姐,您不是自己说的吗,您只会飞天术。难道您想让我现在飞上天去躲一躲?”

嫦娥道:“这倒不用。老实告诉你吧,在广寒宫待了这几千年,别的没学会,就专门用来钻研舞蹈了。在天池里跳舞的时候,一会儿飞到这儿,一会儿飞到那儿。自然就学会了一种法术。叫‘移形幻影’。”

“‘移形幻影’?”

“不错,‘移形幻影’。说白了,就是一会儿出现在这儿,一会儿出现在那儿。在你们凡人眼里,几乎就像变魔术一样。他们不是要用枪打你吗。连你的人都找不着了,还怎么打?”

楚凯华若有所悟:“好啊好啊,就用这个。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我身边还有这位美媚呢,怎么办?”

“哦?她不就是刚才在旅馆里跪在你身前帮你……那个的处女吗?”

不愧是仙女,一眼就看出阳子是处女。楚凯华怕嫦娥又责怪自己**,不好意思承认,也不敢否认。谁知嫦娥却大度道:“嗯,算你还有良心。以后对人家好点。”

楚凯华连连答应。

“好吧,我多传你点功力。你可以抱着她一块儿‘移形幻影’了。”

楚凯华立刻释然,不过他还是不知道具体怎么操作,连忙问道:“嫦娥姐姐,那我现在该怎么做?”

“这还不简单。你现在可以试试。用意念控制自己的身体。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而且无影无形,瞬间换位。”嫦娥稍一停顿,微闭美眸,嘴中念念有词。然后点了点头道:“行了,你已经暂时拥有这个能力了,试试吧。”

楚凯华和嫦娥的对话只用了人界的两秒钟而已。

楚凯华果然觉得全身打了个寒颤,感觉脚下有些轻飘飘的。不过,他还是有点不相信嫦娥的话。毕竟现在他面对的可是八把警用手枪啊。真不知道,黑嘴彭这小子哪里有这本事,一出手就是警察专用的武器。看来。成仓的公安部门都烂到骨头里面去了。

他手里拿着半块吃剩下的蛋黄派,看了看阳子。心中默念道:“胜败在此一举,嫦娥姐姐,就看你的了。”想到这儿,他突然双眼一闭,想像自己飞到了阳子身边。

这时,他只感觉脚下一动。他立刻睁开眼睛,发觉自己已然站在了阳子身边。

黑嘴彭、李三还有那六个金牌打手顿时乱成了一锅粥。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过了五六秒钟,他们才重新发现了自己的目标。陶不二和张二鸟灰头土脸的,在香灰堆里瞪着两对眼睛,嘴巴张得老大,活像阎王殿里两个晦气脸的小鬼。

阳子也算见过楚凯华“发神经”的,但这回一点征兆都没有,她完全没有适应过来。

楚凯华一看,效果杠杠的。这回他高兴了。看到阳子被惊到的可爱样子,他玩心大起,突然举起手中那半只蛋黄派道:“妹妹,大半夜的,不如吃点点心吧。”说着,也不管阳子答不答应,一伸手把半个蛋黄派塞进了她由于惊讶而张开的嘴巴里。

塞完了,楚凯华还体贴地问道:“味道怎么样,我觉得还行哦。”

阳子总算明白过来,她含着蛋黄派,含糊地娇嗔道:“讨厌,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开玩笑。”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请你吃东西,怎么会是开玩笑呢?”

黑嘴彭他们也醒了过来。尽管眼见为实,但他们还是不相信刚才发生的那一幕。黑嘴彭大叫道:“够了,现在还有功夫打情骂俏。留着话跟阎王爷说去吧。”他正想开枪,但是立刻停止了。

因为他发现,现在八把枪正好把楚凯华和阳子围了一圈。万一一枪打不中他们,肯定会打到自己人的。他大叫一声:“别围着他们,我们排成一排。别伤着自己人。”

李三和那六个打手立刻听懂了,他们不禁佩服黑嘴彭的见识。于是所有人真地排成了一排,八把警用手枪对准了目标。而阳子和楚凯华站在屋子中间,像是要举行“刑场上的婚礼”。

他们的这一举动,倒是提醒了楚凯华。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突然一个转向,手托住阳子的背部,另一只手托住了她的膝弯,把阳子轻轻抱了起来。

关键时刻,他还没忘了调戏一下美女。他轻声对阳子道:“美女,现在有什么感觉啊?”

阳子当然弄不懂他是什么意思,不过面对这么多把枪,她以为在劫难逃了。她觉得楚凯华是想在临死前跟自己亲热一下。她原本就是女中豪杰形的,能死在爱人的怀里,她觉得是最好的归宿了。

想到这里,她的眼眶湿润了,眼角流下了幸福的泪水。她把头偎依在楚凯华的胸前,微笑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却是发自内心的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