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9普渡众生363电刑的威力

卷19普渡众生 363 电刑的威力

小林继续道:“从理论上来说,一旦电流通过你的大脑,1/240秒的时间,你的脑部就会被彻底破坏。不过不用紧张,美国执行死刑用的是1780伏的电压,15-60秒的时间。我不用那么强的电流,你不会马上死的。”

说着,他故意大声对楚凯华道:“老大,先来多少伏?”

楚凯华没听明白,他疑惑地看着小林。

小林知道他不懂这个,于是假装听到了楚凯华的话:“哦,我明白了,先来150伏,3秒。”

一名大汉负责操作,他摇动操纵杆,找到了150的位置,这个操纵杆是用来控制电压的。他停了下来,然后又换了另外一个操纵杆,这个操纵杆下面有一个刻度盘,就像普通钟面一样,上面标着1-60的刻度。大汉把刻度调到了3的位置。他向小林道:“好了。”

小林微笑着看着已经快进入临界状态的陶不二:“你现在还确定你对我们老大说的全是实话吗?”

陶不二不敢说是,也不说不是,只是惊恐地看着面前的人。

小林对着那名汉子手一挥。大汉脸部毫无表情地摇下了第三个操纵杆,这个操纵杆是电源操作杆,他用力向下一掰,操纵杆呈90度旋转到位。

顿时一股强劲的电流从陶不二头部直接传到脚底。陶不二全身剧烈地颤抖起来,全身烧灼般的疼痛。他想要叫,但现在除了下意识的颤抖外,他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了。

仅仅三秒钟,就让陶不二感觉就像经历了几辈子。

小林走到他跟前。看着他无神的双眼和呆滞的表情,微笑道:“怎么样,舒服吗?”

由于被电击,陶不二的神经还没完全恢复过来,他的嘴有点歪斜。但是,三秒钟似乎还不足以让他无法承受。他含混不清地道:“没有,我没有说谎。”

小林朝着楚凯华道:“哟。没想到,这还是个硬骨头,我看他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老大,你看怎么办。”

楚凯华还没回答,小林就假装听懂了,他转头朝着大汉道:“ok,这回我们来个正宗的民用电:220伏,五秒钟。”

“是!”大汉爽声回答,他果然把电流操纵杆调到了220的位置。而时间操纵杆调到了5秒的位置。

小林对陶不二道:“怎么样,现在还觉得你没有对我们老大撒谎吗?”

陶不二的神志已经有些不清了,但似乎有一件更让他害怕的事情左右着他,他摇摇头缓慢地道:“没有。”

小林朝大汉作了个“ok”的手势。大汉再度拨动了电源操纵杆,当操纵杆被转动90度后,一阵更猛烈的电流向陶不二袭去。这回他感到了彻底的痛苦。那种颤抖几乎像要把他的骨头震碎了。到第三秒的时候,他已经暂时失去了意识。

五秒钟的煎熬总算过了。陶不二脸上已经汗如雨下。肌肉一时间无法放松下来,他的牙齿兀自还在不停地打战。

阳子当然见过这种场景。几乎在每个水口组的分部,他们都配备了这种电椅。她很清楚这种电刑的威力。她轻轻走到楚凯华身后道:“你现在可以去问他了,他应该会说实话了。”

楚凯华点了点头,向前走上几步,对陶不二道:“怎么样,是不是还不过瘾啊?需要我再加大电压吗?”

这种**的折磨显然起了作用,陶不二再也承受不住了。他喘着粗气,一副哀求的样子道:“我说,我什么都说。吕婷婷是来我旅馆里接客的。”

楚凯华还没说话,李俊已经急着开口了:“什么接客?你是说做小姐?”

“是的。”陶不二肯定地回答道。

“她是自己来的吗?还是有人带她来的?”

“她是自己来的。”

李俊气急败坏道:“不可能。婷婷不是这样的人。”

陶不二知道李俊在想什么了,他怕他们一怒之下又对他施以电刑,连忙补充道:“其实她。她是被人骗来的。”

“怎么骗?”

“有人告诉她,到我这儿来能赚大钱,一个月可以赚2-3万,说我那儿有好工作介绍给她们。所以很多女孩子都上当了。吕婷婷也来到了我这里。”

“然后呢?”李俊焦躁地问道。

“然后……然后我就让他们去接客。如果接客的话,一个月真能赚两三万。”

“但是婷婷不会愿意的。”

陶不二受了电刑之苦,现在是竹筒倒豆子了:“是的,婷婷是不愿意。我原先打算用老办法的,谁知……”

“老办法?”李俊疑惑道。

“嗯。就是……就是……”

“快说,是不是刚才电压还不够高啊?”小林威胁道。

陶不二一听小林说话,就全身吓得直哆嗦,他连忙道:“就是先在她的饭或者饮料里面下迷药,然后就把她**了,还……”

“混蛋!”李俊大叫一声。在楚凯华的劝解下,他才好不容易压住了自己的怒火,催促道:“还什么?”

“还拍下照片。然后就用照片作威胁,让她们去接客。”

“畜生!”李俊大叫道:“你们竟敢对婷婷做出这种下三滥的事!”说着,他一步窜了上去,握紧拳头。由于陶不二的脑袋被头盔照着,李俊只能一拳打向了他的鼻子。

陶不二苦于全身被绑,别说躲闪和反抗,就是连擦鼻血都不能够,他惨叫一声,顿时鼻血顺着人中穴的位置直流下来,漫过了他的嘴唇,直接滴到了他胸前的衣服上。

楚凯华过去拉了李俊一把,李俊的第二拳才没打着陶不二。

尽管楚凯华已经知道了答案,但他还是帮李俊问道:“那婷婷被你们怎么样了?”

陶不二的鼻子破了,齉着鼻子,瓮声瓮气道:“其实,婷婷没有被我们诱奸。我老婆告诉了她真相,把她放跑了。”

李俊诧异道:“什么?放跑了?”

陶不二连忙讨好道:“我发誓,我们真没得手,她就已经跑了。听我老婆说是回燕京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