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9普渡众生366当堂反水

卷 19普渡众生366当堂反水

“听说,昨天晚上,你敢对我们刘公子和他的女朋友动枪,有没有这回事?”

“不敢不敢。我刚才都说了,我哪有那胆子啊。都怪李三他们,有眼不识金镶玉,您大人有大量,替我在刘爷面前说几句好话,让他饶了我吧。”

楚凯华一听,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他重新站起来走到了黑嘴彭面前,用脚尖托住了黑嘴彭的下巴,抬了起来。

他冷笑着看着黑嘴彭道:“你们这些做老大的,怎么都一个德性。刚才陶不二说是张二鸟出的主意。我还以为你会有点创意。没想到,你也把责任都推到了自己的小弟身上。怪不得,你做什么,什么都不成了。跟着你这种老大混,还能有什么出息?”

黑嘴彭连忙“喏喏”道:“刘爷说得是,刘爷说得是。没出息,没出息。”

看着他的垃圾样,阳子也忍不住“咯咯咯”地娇笑起来。

楚凯华突然脸孔一板,朝着小林道:“他刚才讲话不老实,给我上电椅!”

小林立刻朝站在电椅后面的两名大汉一挥手,两名大汉大步走上前来,一边一只手,把黑嘴彭拖到了电椅旁边,狠狠地往电椅上一甩。然后很熟练地把他的头、脚和手都固定在电椅上。

黑嘴彭完全没弄懂是怎么回事,不过他听清楚了刚才楚凯华说的“电椅”二字,立刻想到了曾经看过的一些电影的片段。他连忙大叫道:“不,不!我没说谎,我没说谎,我说的句句是实话!”

楚凯华厉声道:“实话?!那我问你。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躲起来的?”

“为了躲债。”

“躲债?嗯,这个不假,但是你光是躲我的债吗?没那么简单吧?”

黑嘴彭结结巴巴道:“就是躲你的债,还有赵志平的追杀。”

“那好,我来问你,你不是说两次交易让你损失了1个亿吗?别跟我说这1个亿都是你自己的钱。你黑嘴彭几斤几两,难道我还不清楚吗?”

“这……”黑嘴彭犹豫了。他没想到这位刘公子会问得这么细。照例就算他说自己亏了10个亿,也跟刘公子无关的。但他居然问到了那1个亿的出处。黑嘴彭显然有些为难了,因为他知道,再问下去,就要把姜作山给捅出来了。

而跟陶不二不愿供出姜晨一样,他也不愿供出姜作山的名字。因为一旦让姜作山知道自己把他供出来,只怕他今天不死在刘公子手里,也会死在姜作山的手里。姜作山的能量他是知道的,他完全可以通过所谓“合法”的途径。把自己枪毙掉。

于是,现在黑嘴彭开始激烈地思想斗争了。他估计,这位刘公子今天顶多把自己弄残,以报昨晚被枪击的仇。但还不至于把自己结果了,毕竟刘公子和他的女朋友并没有真地吃到什么亏。

而姜作山,原本他就在找黑嘴彭了。因为才一个星期的时间,他就给他白白损失掉1个亿。为了这1个亿,他黑嘴彭都有可能掉脑袋。

别说自己现在把姜作山的名字告诉给这位刘公子了。只怕他今天走出这里。明天就有可能被警方抓起来,然后随便给他按个罪名,就能判他个死刑立即执行。

想到这里,他心一横,一口咬定:“刘爷,我说的全是真的,我这钱都是向别人借的。”

“借的?谁会这么好心,借你一个亿。”

“我……我砸锅卖铁,弄了第一笔5000万去交易的。第二笔才是借的,也就5000万。”

“也就5000万?你小子口气倒不小。5000万对你来说原来是个小数目。看来,真是我错看你了。”

黑嘴彭连忙道:“不敢不敢。”

楚凯华怒道:“说你胖你还喘了。那我直接问你吧,你不是说你后面有老板吗?那老板是谁?”

“这……”黑嘴彭咬了咬牙道:“我罪该万死。不该骗刘爷的。其实,我前面都是撒谎的,我根本没什么后台老板,我就是我自己的老板。”

“你!”楚凯华气得咬牙切齿。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当堂反水。他狠狠地朝小林一挥手:“看来不给他点厉害,他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说完,他一转身,自顾自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两手抱在当胸,表情木然地看着小林行刑。

小林对一名负责操作电椅的大汉道:“220伏,3秒钟,让他先享受一下。”

大汉这回也不多问了,当他分别把电压和时间两个操纵杆拨到位后,他直接掰下了电源操纵杆,一道220伏的电流直接从脸盆形的头盔发出,直通他的脚踝。黑嘴彭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就已经全身颤栗起来。

那短短的三秒钟,对于黑嘴彭来说简直像过了三个世纪。三秒结束后,他仍然在全身抽搐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

他万万没想到,这位刘公子这里居然还会有如此专业的刑具。这玩意,他当黑社会老大都二十多年了,也没真正见识过。要是有人落在他的手里,他左不过就是用最原始的鞭子加棍子。再不然就是夹手指什么的。

但那些东西,相比于电椅这种刑具那都是小儿科了。电椅这东西最大的好处有两条:一是不费劲;二是施刑后,被施刑人身上看不出痕迹。黑嘴彭看懂了,他吓得瑟瑟发抖起来。

小林道:“怎么样,很享受吧。这玩意就算把你电死,身上都不带伤痕的。只不过你的狼心狗肺,胃脏器官都会被烧焦。这年头,缺胳膊断腿你也许还能活下去,可是你肚子里面的东西弄坏了,只怕神仙都治不好了。”说完,小林露出了凶狠的表情。

听小林这么一说,黑嘴彭的心更是凉了半截。他万万没想到,这刑罚有这么厉害。人家的刑罚都叫“皮肉之苦”,这东西也太歹毒了,全都冲着五脏六腑去的。他开始有些动摇了。

李俊全都看在眼里,他在等待时机。现在看来,这个黑嘴彭已经在精神上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