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9普渡众生368茶楼摆谱

卷 19普渡众生 368 茶楼摆谱

想到这里,楚凯华立刻来了精神。他朝黑嘴彭笑了笑。黑嘴彭被他笑得莫名其妙,毛骨悚然。楚凯华看到他这熊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好!不错。看来你小子还挺看得出风向,终于明白我的意思了。孺子可教也!”

黑嘴彭当然听不懂那句文言文,但看到楚凯华对着他大笑,他也跟着讪讪地笑了起来。

楚凯华突然朝小林一挥手:“来,咱换个地方。”

“换个地方?”小林看着楚凯华不明就里。

“你们成仓城最好的茶楼在哪里,我们换个地方谈话。”

李俊愕然道:“老大,你这是要……?”

楚凯华朝李俊挤了挤眼睛,然后笑着道:“要什么啊?难道你们不懂法律吗?派出所关嫌疑人顶多也就48小时,我们可不能违法啊。再说了,你没听明白彭哥的话吗?他有办法给我们牵线搭桥,让我们做上大买卖。我们感谢他还来不及呢,难道还要请他坐电椅吗?”

李俊尽管没完全明白楚凯华的企图,但是他知道这们老大鬼点子特别多。而且,跟着他走,总是能得到意外的惊喜。于是也假装明白过来道:“那是,那是。看来以后我们还有很多事要仰仗彭哥呢。”

黑嘴彭听楚凯华和李俊突然都改口称自己为“彭哥”,顿时有点适应不过来了,他嗫嚅着不知如何接口。

楚凯华再次问道:“成仓市最好的茶楼在哪里啊?我们喝茶吃饭去。”

小林终于缓过神来道:“美林阁茶楼是我们这里最好的茶楼了。”

“好啊,那就走吧!”楚凯华朝小林一挥手:“你搀着点彭哥,他昨天腿上还中了枪呢。”

小林道:“腿上的子弹我昨天晚上就帮他拿出来了。没什么大问题。”

楚凯华笑着对黑嘴彭道:“不过,彭哥,还得委屈你一下,我们要把你的眼睛给蒙起来。”

还没等黑嘴彭回答。楚凯华朝小林使了个眼色,小林果然把黑嘴彭的眼睛又蒙了起来。他搀着黑嘴彭走出了成仓总部。楚凯华仍然负责开车,阳子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小林和李俊一起押着黑嘴彭坐在了后排。小林负责指路。

小林很聪明,原本十分钟就到的,在他的指引下。楚凯华绕了几个大圈,二十几分钟才开到“美林阁”茶楼。

李俊帮黑嘴彭摘下了眼罩,五人一起进了茶楼。要了一间最豪华的包厢。

服务小姐过来问要些什么茶点。楚凯华不是太懂,不过他对服务小姐微笑道:“不用问价钱,只要这里有的点心小吃,每样都来两份。”服务小姐尴尬地愣在了那里,她显然没听明白楚凯华是什么意思。

阳子虽然不太懂中国的饮食文化,但是一听楚凯华的话就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她知道楚凯华这明显是在装土豪了。

楚凯华假装没注意,继续道:“茶要最贵的。你们这里最贵的茶多少钱?”

“我们这里最贵的是大红袍。一壶1o8o元。”

其实像茶楼这种地方哪来什么正宗的大红袍啊?全中国一年产的正宗武夷山大红袍才4o斤,一两大红袍就要被拍到1o万元。像这种茶楼,估计连大红袍的茶叶末都没有。

但是楚凯华哪里管这些,他现在就想着怎么在黑嘴彭面前摆阔。听到1o8o元一壶的价钱,他眼皮都没抬一下,直接道:“先来五壶,我们一人一壶尝尝。”

服务小姐顿时傻了眼。她遇到过的客人,听到说1o8o元一壶的价格就住嘴了。在她手里从来没真正帮客人泡过这种茶。没想到这位年轻帅哥一开口就要了5壶。那可是54oo块啊。光茶水的钱,就够好好吃一顿鱼翅鲍鱼宴了。

现在。她才理解这位帅哥前面的话——所有点心小吃,每样都来两份。要知道,有些点心小吃也很贵的,动不动就上百,有些品种一个星期也卖不出去几份的。

一共五六十个品种,每样来两份。又得小五千。这两样加起来,就是一万了。这家茶楼一天的营业额也就五六千块,这是什么节奏啊?

服务小姐还没转过弯来,她怔怔地看着楚凯华。

小林和李俊也知道这位公子哥是在摆阔气,假装不以为意。

而黑嘴彭虽然知道这位刘公子有钱。出手也大方,但一顿茶就花个上万块,他的小心脏还是没准备好。只见他张大了嘴巴,合不拢了。

楚凯华看着服务小姐的样子,假装生气道:“还等什么?快去给我端啊!”

服务小姐自己也吃不准了,她“喏喏”地拿着茶点单退了下去。不一会儿,她又回来了,身后领着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看样子,是这里的老板娘了。

只见那个老板娘对着楚凯华嗲声道:“这位老板,实在不好意思,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我们这位姑娘是新来的,不懂规矩,有什么得罪您的地方还请多多原谅。”说着,她妩媚地扫视了在场的五个人一遍。

当她看到阳子的美貌时,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目光中显然有些羡慕嫉妒恨。

楚凯华被她说得莫名其妙:“你这是什么意思?”然后指了指服务小姐道:“她很好啊,没有得罪我们啊。”

“要不这样吧,今天我做东。我来给你们安排些精致实惠的茶点,包您们各位满意。”

楚凯华有些看懂了,这显然是老板娘误会了,认为自己点了这么多这么贵的东西,是来砸场子的。

他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看在老板娘是个女的,还很有姿色的面子上,他没有当场作,只是问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实惠’?你觉得我们是只能消费‘实惠’的人吗?”

“不是,不是,您别误会。我真没这个意思”,老板娘顿时急得脸都红了:“只是,您们五位贵客一下子点了这么多东西,我觉得……我觉得似乎有些浪费。肯定是我们这位姑娘没跟您们说清楚,都是我们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