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9普渡众生371天上掉下个金砣砣

卷 19普渡众生 371 天上掉下个金砣砣

楚凯华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只要是在你那里有股份的,一个都不能少。也包括那个什么银行信贷部的主任。”

“那是,那是!”黑嘴彭连连点头:“应该的,应该的。从此以后,您就是我们的金主了,能跟您见面是他们的造化。”

“而且”,楚凯华严肃地道:“那位你都不知道的大人物也得到场。”

“这……”黑嘴彭心里有点没底了。这位幕后大佬,他都不知道是谁,还真没有把握。

见到黑嘴彭有些犹豫,李俊厉声道:“这有什么难的?他到底是哪路佛祖?我就不信,我们刘少爷花了1个亿,还见不着他的金身佛面。”

小林也在一边帮腔,朝着楚凯华道:“刘公子,我看也别跟他废话了。不如我现在就把他给关回去。然后我直接去找那个什么姜作山、钱进财什么的,把他们一起抓过来。我倒要看看是他们的骨头硬,还是电椅的电压高。”

黑嘴彭一听到“电椅”,立刻吓得浑身一抖。他可再也不想尝那种滋味了。而且,他也相信,凭着刘公子在黑道上的能力,把姜作山、钱进财、陈明峰他们一个个抓进来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到时候,他们当然会乖乖地把那个幕后人物给供出来的。

与其由他们供出来,还不如由自己去跟姜作山摆明利害,让那位大人物出面。这样,自己在刘公子这里还能得个头功,在姜作山面前也好挺起腰杆。

而且,眼见着今后只要跟着这位阔少爷合作,生意必然是如日中天。而他黑嘴彭在成仓就真地成了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了。

想到这里,他兴奋地道:“放心。放心。不用您们出手,我一定回去跟姜所长他们说明利害。到时候,一定是马到成功的事。您刘公子是挑他们赚钱,哪有人怕钱多的?”

楚凯华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谦逊”道:“那好,你给李哥留个电话。明天。你就给我打电话,约个时间。到时候,我来做东,地方随你们挑。咱碰个头,好好聊聊。”

黑嘴彭立刻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给李俊。

李俊用不信任的眼神看着黑嘴彭。楚凯华看出来了,他微笑着道:“不用担心。彭哥可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他怎么可能骗你呢?”

“对啊”,小林道:“他要是骗我们老大,我发誓。就是找遍地球,我也把他活捉回来见你。”

“那是,那是。”黑嘴彭早就领教过了他们的厉害,哪里敢有逃跑的心思。再说,他现在还指望着靠帮刘公子作引路人,然后好在成仓风光一回呢。从此,他黑嘴彭就不只是一个专管小姐的“大马夫”了,他已经做起了成为成仓“第一老大”的梦。

楚凯华微笑着对黑嘴彭点头道:“那好。一言为定。今天晚上我联系你。我还有点事情要办,就不奉陪了。”这时。他又想到了一件事情,突然问黑嘴彭道:“哦,有件事差点忘了。陶不二那间旅馆是谁的产业?”

黑嘴彭有些惊愕道:“这……这家旅馆是我的。不知刘公子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

“哦,也没什么。我突然想在成仓开个旅馆玩玩,不知你肯不肯把它转让给我?”

“这……您想开旅馆?”一间像陶不二那间一样规模的旅馆,拼死了一个月也就2万净利润。还得搭上不少时间和精力。而1200万的损失都没放在眼里的刘公子,居然会想要开旅馆,打死黑嘴彭他也不会相信:“您不是开玩笑吧?”

“你觉得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吗?难道你是怕我买不起你的那家旅馆?”

黑嘴彭立刻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不敢不敢。只是我有些不理解,这种小生意,您刘公子怎么会放在眼里呢?”

“也没什么。就是玩玩呗。你开个价吧,不必客气。”

黑嘴彭心想,反正刘公子有的是钱。后面做生意那是后面的事,不如先趁这次机会好好捞他一票。于是他咬了咬牙,鼓起勇气道:“那幢旅馆要是您刘公子要的话,就半卖半送了,500万吧。”

“你他妈就嘴里跑火车吧!”还没等楚凯华回答,小林抢在头里骂道:“姓彭的,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我们都不领行情的啊。

我已经去看过了,你那间破旅馆也就十个房间,面积加起来不会超过200平方,按你那地段就算10000块一平方的价钱来算,顶多值个200万,还没跟你算折旧呢。你竟敢开价500万!还腆着脸说是‘半卖半送’。找找,找找,你那舌头还在吗?没被风闪了吧。”

黑嘴彭立刻窘在那里,脸紫涨得成了猪肝色。

谁知,楚凯华居然“哈哈”一笑道:“别这么说。彭哥怎么会黑我们钱呢?毕竟也是人家的一处产业,要卖掉总归心疼的。我理解,我理解。”

黑嘴彭更是羞得无地自容了。

楚凯华轻轻一拍桌子道:“好,就这么定了。500万就500万,你今天下午就可以找我们李哥来交易,把手续都办了。所有手续费也都由我出。”

黑嘴彭张大了嘴巴,立刻合不上了。他万万没想到,这位刘公子居然如此慷慨。这好比天下砸下个金砣砣啊,自己一转手就赚了足足300多万。他立刻点头哈腰道:“多谢刘公子,多谢刘公子,您真是我的贵人啊!放心,我这就让他们送《房产证》来和证明文件来。”

楚凯华指了指几大桌几乎没动过的茶点,还有没泡的“大红袍”茶道:“这些东西我都已经结过账了,不如你叫自己的弟兄们过来坐坐吧。”

“另外”,楚凯华朝李俊点了点头,李俊从包里取出20000元现金,往桌上一放,楚凯华指了指钱继续道:“我们原本应该请彭哥吃饭的,只是手头有点事要办,不能奉陪了。

昨天晚上,你的兄弟们也受惊了。这些钱权当饭钱了,代我跟你的手下们问个好,你就帮我好好请请他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