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9普渡众生373惩恶扬善

卷 19普渡众生373惩恶扬善

说着,楚凯华狠狠地瞪了陶不二一眼:“你不会再想坐电椅了吧?”

“不想,不想!”陶不二头摇得像拨浪鼓,内心十分沮丧。看来,这辈子真地要和赌桌说拜拜了。

楚凯华对着王勤勤道:“老板娘,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要因为你的善良而得到奖励。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王勤勤听到楚凯华的安排,早就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连连道:“没有了,没有了。帮着黑嘴彭做那些违法的事,他一个月就只给我们俩5000块生活费。还要从这5000块里面扣掉2000,还我老公欠他的赌债。现在你每月给我们两万,我还能有什么要求啊?”

楚凯华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转头问陶不二道:“你到底欠黑嘴彭多少钱啊?”

“15万。”陶不二连忙答道。

楚凯华朝小林道:“小林,你帮我记着。待会儿李老弟回来,你让他付旅馆那500万产权费的时候,再多给黑嘴彭15万块钱。就说是我替陶不二还的债。”

小林点头“哦”了一声。

陶不二和王勤勤同时愣住了。王勤勤直接朝地上一跪道:“刘公子,您真是好人啊,我们什么都没帮你做。我老公他……他昨天晚上还想害你和这位姑娘来着,你为什么要对我们夫妻俩这么好啊?”

“没什么,这是你做好人应得的。”说着。楚凯华连忙去搀她,但是王勤勤就是不肯起来。碍于男女有别,楚凯华又不好太用劲,只好一个劲地朝阳子使眼色。阳子看懂了。帮着楚凯华总算把老板娘扶了起来。

陶不二的嘴巴兀自张着,好不容易才讲出一句:“我的天哪?500万。我没听错吧?刘公子您居然花了500万向黑嘴彭买下了那间破旅馆?!”

楚凯华笑了笑道:“是啊,500万。你那15万的债我也替你们还了。从此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人了。你给我听好了,你的老婆才是我旅馆的老板,你只是个打杂的,有什么事必须听她的。听懂没有?”

陶不二看了看王勤勤,连连点头道:“听懂了,听懂了,我一定听老婆的话。”

楚凯华又想了想。突然问道:“我听说你们俩还有一个女儿。是不是?”

王勤勤心头不由得紧了一下。她跟陶不二有女儿的事一直瞒着所有人的。她女儿已经五岁了。一直住在外婆家,由她的外公外婆负责全程抚养。而且原则上,还不让陶不二去探望。

王勤勤看了看陶不二。陶不二摇了摇头。表示也不明白刘公子是怎么知道的。

楚凯华其实就是昨天,他们夫妻俩争执的时候,隔着墙壁偷听到的。他也不解释了,直接说道:“你们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这样吧,我作主,让你们的女儿来成仓读书。所有的费用,全部由我承担。一直到她上完大学。而且尽量上这里最好的学校。

你们以后帮女儿交的学费,住宿费,伙食费,哪怕是买衣服买书。都把发票留好。每个月旅馆结账的时候,我会让小林顺带把这些都报销了。怎么样?”

王勤勤激动得道:“好,好!真是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跟我女儿住在一起了。只是……”她似乎又有些犹豫。

“只是什么?”

王勤勤鼓起勇气道:“只是,我就怕黑嘴彭到时候打我女儿的坏主意。”

楚凯华大笑道:“这个你尽管放心。你只要发现有这种苗头,就告诉小林。我相信小林一定会帮你处理好的。”他转头微笑着看着小林道:“是不是?小林。”

小林忍俊不禁道:“放心。如果黑嘴彭真有这种坏念头,我就让他在电椅上清醒清醒。叫他从此见到女人就功能障碍。而且,老板娘你尽管放心,你是帮我们老大管理旅馆生意的。从此以后,你跟黑嘴彭他们再也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扑通”一声,王勤勤双腿一软,再次跪在了楚凯华跟前:“刘公子,真不知道我前世怎么修来的福,今世碰上您这么个大贵人。从此我王勤勤也是个做正经生意的人了,我也能跟女儿天天在一起了。我……我真不知道,天底下还有什么人比我更幸福的了。”

所谓知足常乐,像王勤勤这种懂得满足的女人,也永远不可能成为坏女人。

楚凯华连忙把她搀了起来。

阳子也被眼前这一幕感动了。没想到,这位吊丝帅哥,不光会哄女人,还会散发正能量。懂得锄强扶弱,惩恶扬善。

楚凯华看到阳子对他投来的青睐的目光,不免有些得瑟起来。他又豪爽地点了一大桌子菜,反正什么贵点什么。受到如此的殊遇,陶不二也激动得语无伦次了:“刘公子,刘爷爷,我……我从此就跟你混了……”

酒足饭饱之后,送走了陶不二夫妇。不久,李俊也回来了。他和李三已经初步完成了房产转让的一些手续,就等着楚凯华和黑嘴彭去一趟交易中心,就可以领新的《房产证》了。

一听说旅馆的事,李俊露出了不解的神情:“老大,你花这么大的价钱把旅馆买下来,白白让黑嘴彭赚了一笔,到头来居然又转手给陶不二去经营,你这是玩的哪一招啊?”

楚凯华笑了笑道:“其实我也知道,黑嘴彭这一笔至少捞了我300万的好处。那也是我给他下的钩子。有了这300万的利润,他就更信任我了,一定会死心踏地替我做事了。况且,羊毛出在羊身上,我从他们身上不是赚了近一个亿吗?

全亏了有这个蠢货的‘帮忙’。这300万就算是他的回扣吧。至于转给陶不二经营,主要是看在老板娘的面子上。要不是她跟陶不二吵架,我也不可能想到这招‘将计就计,请君入瓮’的把戏。所以,就当是报答她吧。老板娘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嫁了个赌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