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0天上人间386不成功则成仁

卷 20天上人间386不成功则成仁

刘公子不仅要送她一家旅馆,还要付他们夫妻俩每月两万的工资,还主动承担女儿今后的所有费用花销。王勤勤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把女儿从外婆家接回来了。

所以昨天,她就是高高兴兴地去接女儿回家的。谁知,歪打正着,听到了这个对刘公子和阳子很不利的消息。

听着王勤勤的叙述,郭心美和楚凯华唏嘘不已。特别是郭心美,就像是在听纪实文学一样。她也是女人,当然更了解女人的心思了。想当初,她认识楚凯华的时候,他也不过是个小混混而已,要钱没钱,要能力没能力,而且还不求上进。

但是,郭心美的执著和痴心让她看到了楚凯华的另一面——他表面上**不羁,但却很有责任心。他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一个男人,不管怎么坏,只要有担当,那么不管忠诚仁义也好,侠骨柔情也罢,他总能占一头。所以,郭心美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他。

现在看来,她选对了……

毕竟是车神,开车又快又稳。不到45分钟,他们就来到了王勤勤父亲的家。

这是一个四合院式的民居。四周绿树掩映?,苍溪翠柏。墙内花红柳绿,银杏出墙。

?但是,凭着跟随萨琳娜和阳子出生入死的种种经历,楚凯华也学到了许多特工的技巧。在红砖绿瓦之间,他发现了几处隐蔽在树杈之间的摄像头。这些东西恐怕连住在这里二十多年的王勤勤都未必察觉。

看来,王勤勤所言不虚。这间独门独户。又地处偏僻的四合院,一方面符合主人国家安全局高官的身份;更重要的是,这种独立的房子才更安全。

王勤勤在前面带路。楚凯华深吸了一口气,拉着郭心美的小手。警惕地跟在后面。他已经打定主意,这次来到国安分局长的住处,他是“不成功则成仁”了。要么跟王中林尽释前嫌,握手言欢,要么就双手被铐,成为阶下之囚。

王勤勤带着楚凯华和郭心美直接走进了正堂。这里显然没人,王勤勤也有些紧张。不过她还是笑着道:“每天下午,我妈都会去附近的村委会义务帮点忙。我爸爸可能正在歇午觉。你们先坐,我这就去叫他。”

说着,王勤勤从八仙桌上拿起杯子。在饮水机里接了两杯水。放在两人面前。然后。拉着女儿往西厢房走去。

西厢房正是王中林夫妇的卧房。屋里没人,王勤勤转身又到了东厢房,这里是王中林的书房。她刚走进去。就见父亲王中林坐在书桌旁,而脸却对着门口,看着她。

王勤勤吓了一跳,娇嗔道:“爸爸,你吓我一跳,见到我进来也不打声招呼。”

王中林眉头一皱,严厉道:“你还敢说我吓你?你一声不响地给我带来两位不速之客,难道不怕吓到我吗?要不是看到是你带进来的,我早就动手了。”说着,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别在外套口袋里的微型手枪。

王勤勤吓了一跳:“你是怎么看到我带人进来的?”

王中林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继续追问道:“你把他们带来干什么?”

“‘他们’?”王勤勤也不是傻瓜,她立刻觉得父亲的话里有话:“你认识他们?”

“我只认识那个男的。他是不是姓刘?”

王勤勤更加惊诧道:“是啊,你怎么认识他的?”话刚出口,她立刻就明白了。既然他们国安早就盯上了刘公子,那么作为分局长的父亲,就算没有见过真人,也应该见过刘公子的照片了。

王中林严肃地道:“我当然认识他。他就是所谓的‘刘公子’吧。你什么时候跟他搅在一起的?”

王勤勤原本就是想来替刘公子说好话的,连忙道:“爸爸,他就是我跟你说的我的那位大恩人啊。”

“什么?你是说就是他为你买下了旅馆,然后再付你们工资,还主动承担一切经营成本?”

“是啊。刘公子还主动承担了瑶瑶所有的开销,直到她将来大学毕业。而且,今天中午,他主动邀我吃饭,一定要我去房产交易中心签字,说是要在那间旅馆的《房产证》上印上我的名字。”

王中林眉头锁得更紧了,他突然一拍书桌,大声道:“原来如此!卑鄙!”

王勤勤急道:“你说谁卑鄙呢?刘公子可是个大好人啊。”

“好人?他还算好人?”

王勤勤正待分辨,只听屋外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勤勤,你又回来了。太好了,瑶瑶来了没,昨天刚接走,就把我想死了。”话音未落,王勤勤的母亲推开了书房的门,走了进来。

王勤勤亲热地叫道:“妈——”

瑶瑶也乖巧地叫道:“外婆——”

王母高兴地一把抱起瑶瑶,狠狠亲了一口。

王中林一见,顺水推舟道:“你回来得正好,把瑶瑶带出去玩玩。我们家来了客人,你们在这儿碍事。”

“客人?在哪呢?好好招待人家啊!”说完,王母就想抱着瑶瑶往正堂走。

被王中林一把拉住道:“这两位客人不是普通人,你最好回避一下。”

王母毕竟跟着这位国安分局长快三十年了,一眼就看出今天的事情不简单。她识趣地抱着瑶瑶道:“那我带瑶瑶先出去了,你们父女俩有话好好说,别像仇人似的。”说着,她果然带着瑶瑶出门了。

等母亲一走,王勤勤就想继续替刘公子说好话。王中林却把手一挥,示意她不要再说了:“走,是好人还是坏人,见了面就知道了。”说完,他二话不说,径直出了书房向正堂走去,王勤勤赶忙跟在了后面。

楚凯华和郭心美等了差不多有十分钟了,显得有些坐立不安起来。郭心美原本天真无邪的眼睛里,满满地透出紧张和悲伤。楚凯华忍不住把她拉过来,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她乌黑靓丽的长发,嘴里不停地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会解释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