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0天上人间397一个临时的符号

卷20天上人间 397 一个临时的符号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范青田其实早就猜出来了,他傲慢地朝楚凯华点了点头。

楚凯华也不是吃素的,他对范青田的点头致意完全置若罔闻,眼睛盯着手中的茶杯,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范青田更生气了,恨不得立刻发作。姜作山一看,连忙提醒楚凯华道:“刘公子,这位就是我们成仓市的市委书记,市里的一把手范书记,也是我们这个公司的董事长。”

楚凯华这回也不好再装没听见了,只好朝范青田也点了点头。

姜作山早就作好了准备,论起跟范书记的关系,以及他在这个公司中的地位来,他肯定是会议主持人了。他请示范青田道:“范书记,咱们可以开始了吗?”

范青田挥手示意,表示可以开始了。

姜作山这才清了清嗓子道:“范书记,各位领导,‘天外天有限公司’特别董事会议现在开始。”

楚凯华一听,我靠,燕京有个“天上rén jiān”,他们就弄了个“天外天”,这显然是说他们这里比燕京的“天上rén jiān”还要牛啊。不过论起实力来,这个组织还真是名符其实。谁见过从市委书记一把手到公安、文化、财税、司法系统一条龙的服务啊?

姜作山继续道:“请允许我先向诸位介绍一下我们的新朋友——刘公子,大家掌声欢迎。”

会场上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刘公子是他们将来的财神爷了,于是都由衷地鼓起掌来,不过范青田却爱理不理的,没有抬手。

楚凯华看在眼里,只是微微笑了笑。他心想,让你再得意一会儿。过不了一个小时,就是你哭的时候了。

等掌声平息,姜作山笑呵呵地对楚凯华道:“刘公子,我来给您介绍一下在座的各位。”此言正中楚凯华的下怀,这一遍介绍下来,通过阳子的胸针摄像头和姜作山的配音。这些人岂不是全都像被燕京jing方点了一遍名吗?

所以,楚凯华立刻笑着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是摆着架子,只是坐着听介绍,没站起来。姜作山开始一个个介绍过去。

而那些贪官们因为刚才阳子那一幕,还心有余悸,所以对这位刘公子恭敬有加。只要姜作山一点到他们的名字和官衔,他们就会站起来,朝楚凯华微笑点头示意,嘴里还说道:“刘公子好!”

现在这种场面。像是楚凯华以省厅级高官的身份来成仓视察工作似的。范青田气得差点拍桌子,但碍于大局,他只好忍着。

介绍完后,姜作山对大家道:“今天我们请刘公子来,不为别的,就为了大家一起发财。各位股东们也知道,我们最近生意做得有些小小的不顺。要怪都要怪我的那些手下们不得力,弄出了点乱子。让公司损失了一些钱。

而这位刘公子就是我们最近这笔生意的大客户。原先他已经付了1200万的定金,让我们货源给他。但是两次交易都被人搅了。导致我们没有办法按期交货。

谁知,这位刘公子竟然不计前嫌,还在我们不顺的时候来跟我们谈合作。让我们再次为刘公子的豪爽大度热烈鼓掌!”

会议室里立刻响起了更热烈的掌声。

楚凯华似有似无地笑了笑,正准备说话,范青田做了个暂停的动作。他是个久历官场的,知道楚凯华是个外人。说话间难免口无遮拦,他接着朝姜作山摆了摆手,然后眼睛朝站在墙边的几位服务小姐看了一眼。

姜作山立刻会意,他朝那些小姐的领班一挥手。领班立刻带着所有服务人员走出了会议室,并轻轻关上了门。门外。还有五六个保安模样的人把守着,一看就是黑嘴彭安排的几个金牌打手。

楚凯华等小姐们都退出去后,正待说话,但范青田似乎还不满意,他朝楚凯华身后的阳子和李俊看去。现在整个会议室只有他们两个站着了。

范青田一眼就看出他们是这位刘公子的跟班或者保镖。他的意思是:既然在座其他人都没有带跟班进来,那凭什么这位刘公子可以破例呢?

姜作山尴尬地朝楚凯华看了一眼,再看了看阳子和李俊,意思是让刘公子把后面这两位也支走。楚凯华看明白了。但他不仅没有把阳子和李俊支走的意思,反而假装弄反了姜作山的意思道:“哦,不用了”,他指了指阳子和李俊道:“不用给他们座位了,他们站着就行。”

其实,楚凯华让他们站着是有用意的。只有站着,阳子胸针上的那个微型摄像头才能拍到整个会议室的全景。

姜作山只好挑明道:“刘公子,您的手下站在这儿,是不是有些不方便啊?”

“不方便?没有啊。我觉得很方便啊。如果你们觉得不方便,那这次的合作也就不方便了。”楚凯华威胁道。他的意思很明确,如果让阳子和李俊出去,自己也跟着出去,生意就甭谈了。

“这……”姜作山只好为难地看了看范青田。

范青田无奈地点了点头。姜作山这才松了口气,朝楚凯华道:“好,好!您随意,您随意。”

楚凯华故意又问了一句:“我可以说话了吗?”

姜作山连忙道:“请讲,请讲。”

楚凯华这才不紧不慢道:“我呢,叫刘云豪,是从燕京来的。你们大概也知道一点了。”

楚凯华以前不给“刘公子”瞎编一个名字,是因为他知道姜作山他们肯定会去燕京查的,万一查出来只是个子虚乌有的人物,那后面的生意就甭谈了。

现在,他终于第一次说出了“刘公子”的名字,其实他心里清楚得很,他就算叫自己刘狗蛋,刘棒槌都没关系了,他们根本来不及来查他的身份来历了。

一小时之后,这位可爱的“刘公子”就会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从地球上消失了。所以,这个名字现在只是会议室里一个临时的符号而已。

楚凯华接着道:“我来这里就是想跟大家一起做生意发财的。至于做什么生意,大家也都明白,毒品生意啰。”。)广告太多?有弹窗?界面清新,全站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