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1权力博弈409手眼通天

卷21权力博弈 409 手眼通天

“那是当然”,王金大指了指身后的李刚道:“这位是我们秦川省公安厅的厅长李刚。崔大队长,辛苦了,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把案子交给我们李厅长吧。”

楚凯华、李俊、阳子都是一惊,他们没有听到赵宝刚刚才对崔浩的窃窃私语,不知道这位王金大与范青田的关系。但是通过刚才他们之间的对话,不难看出,这个老头来者不善,跟崔浩不是一伙的。

现在听到王金大突然提出,让崔浩把案子交给秦川省的公安厅长来处理,楚凯华他们似乎闻到了某种不祥的气息。楚凯华就是因为成仓的公安系统烂掉了,才会去燕京搬来崔浩的,现在崔浩跟秦川省厅来的人又不对付,说明这省厅来的人也不是什么善茬。

楚凯华紧紧盯住了崔浩。这件案子能不能依法严办,全都要看崔浩能不能顶得住了。

崔浩先淡定地看了看李刚,然后转头对王金大道:“我看还是不必了,这个案子既然从头到尾都是我们燕京公安局在调查,就不麻烦李厅长了。”

李厅长一听,立刻火了,厉声道:“崔浩,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刑侦队长,居然敢不听调度!”

崔浩寸步不让道:“李厅长,你别忘了,你是秦川省的公安厅长。什么时候管到我们燕京公安局的头上来了。不错,论级别,你是比我高,但是论起管辖权限来,咱们是井水不犯河水。谁也管不了谁。”

王金大拍手大笑起来:“好个‘井水不犯河水’。不愧是从京城来的京官,讲话的底气就是不一样啊。”这时,他的脸色又突然由晴转阴,恶狠狠地道:“崔大队长。你既然知道‘井水不犯河水’,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敢到我的地盘上来抓人呢?”

崔浩反唇相讥:“‘你的地盘’?我只知道这是中国的地盘,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地盘’了?”

“你——”王金大被崔浩抓住了话柄,一时语塞。

这时,崔浩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一看,居然是他的顶头上司——燕京公安局孙局长打来的。他立刻闪到了大厅旁边的一个角落里,接起了手机:“喂,孙局长,我是崔浩。有什么事啊?”

“崔浩。你怎么回事?你去秦川办案。怎么事先不跟我请示啊?”

“这……”崔浩知道大事不妙。他这次来,为了减小影响,以免打草惊蛇。所以没有向局里面汇报。以他刑侦队长的名义,全国各地跑案子也是常有的事,所以这回,他准备来个先斩后奏。

现在看来,事情没有他想像得那么简单了,局长大人亲自给他打电话来了。崔浩下意识地反问道:“孙局长,您是怎么知道的?”

“你什么意思啊,老崔,难道我不应该知道啊?要不是秦川省的王副书记给我打电话,我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崔浩一听。不禁转过头向王金大看去。王金大一看到他接电话,就预感到这个电话是从燕京市公安局打来的,再一看崔浩接起电话神神秘秘地往角落里闪的样子,他更加确定了。现在看到崔浩一脸愕然地看向自己,忍不住对着崔浩奸诈地笑了起来。

崔浩全明白了,他没想到眼前这个王金大,不仅在秦川称霸一方,手眼还直通京城。

他只好在电话里打哈哈道:“孙局长,这回我没先向您请示,是因为当时这案子八字还没一撇。您日理万机的,我想也没必要先惊动您了。

我原先想着先调查出点眉目来,再向您请示的。这不,现在这案子有了进展,我不敢深夜打扰您,正准备早晨给您打电话,请求您的支援呢。我这边人手确实不够。”

“人手不够?我正要说这事呢”,孙局长气不打一处来:“你崔大队长怎么会缺人手呢?你不是会从贵源省调武警了吗?你本事可真不小啊!”

“这……”崔浩酝酿了半天才解释道:“贵源的钱厅长不是我同学吗。那天我们随便通了个电话,他知道我要来秦川办案,只带了四个人。他就随便调了那么十个人给我,壮壮声势的。人家也是一番好意,我是盛情难却啊。”

孙局长气急败坏道:“盛情难却?我看是你面子够大才对吧。随便一个电话,就能让人家堂堂一个公安厅长给你出人出枪。”

崔浩毕竟也是混了几十年官场的,嘴上抹油的话,他还是能信口拈来的:“哪有啊?要说面子,人家钱厅长也是给燕京公安面子,给您面子,我算老几啊?”

孙局长一听这话,有些小得意,气总算消了不少,他顿了一下道:“老崔啊,你也是老公安了,我说你什么好啊?你这是明显超越管辖权了。如今这社会,干什么都不能越界啊,这种问题很敏感的。行了,我也不跟你多废话了,这事可大可小。

这么着,你不是说案子有眉目了吗?现在就交接给他们成仓市公安局,你明天一早就带着你的手下,乘飞机回来。越快越好,底下的事我来帮你摆平。要是你不听我的话,一切后果自负。”说完,孙局长不容分说地挂断了电话。

崔浩这下为难了,他看了看楚凯华,又看了看王金大。楚凯华的眼神中满怀期待,而王金大却是一脸的得意。

崔浩是一个有良心的警察,也正是因为太有良心,干这行这么多年了,也只闹了个吃力不讨好的刑侦队长当当。他的那些警校的同学,不是公安厅长、局长就是司法局的干部,最不济也是个派出所所长。

别看那些派出所长,官不比崔浩大多少,但油水可不少。一个地方上的所长,灰色收入可能远远超过上面那些局长们。但崔浩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他一心只想着破案抓人,从来不替自己着想。

就譬如现在,他接完电话,只是犹疑了一下,很快就作出了一个决定:破案要紧。绝不能把人交给王金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