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1权力博弈411奇兵突降

卷21权力博弈 411 奇兵突降

崔浩和楚凯华相视一笑,然后他们默契地朝赵宝刚投以一个感激的表情。赵宝刚微微向他俩点了点头,然后把目光收回到瞄准镜上,而他的枪一动不动地对准了那名武警的后心。

赵宝刚这边的武警都是赵宝刚亲自挑选的,军衔至少是士官,是武警中的精英。

而秦川省那二十名武警也不是吃素的,他们负责保卫省政府,也都是武警部队里面挑选出来的格斗射击能手。虽然他们的后背被人用枪顶着,但他们居然岿然不动,还是用枪死死地顶住了崔浩他们。

王金大现在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状态了。他万万没想到,崔浩、楚凯华、赵宝刚他们居然都是不怕死的。

按照平时,他肯定不会把事情闹到这步田地。但现在,范青田和那些地方官们已经被一举成擒。而那些地方官,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王金大与范青田之间的猫腻。只要他们在燕京警方面前一交待,他王金大别说晚节不保,蹲大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王金大思前想后,脑子突然一热。他心想,也好,我就让他们互相开枪,反正死的又不是我。至于那些贪官们,包括他的女婿范青田,最好在乱枪中被打死。打死了就一了百了了,也就没人会查到自己头上来了。

想到这里,他向后退了几步,厉声道:“我说过了,谁敢妨碍我们执行公务,格杀勿论。开……”

王金大“枪”字正待出口。突然从楼梯上传来一声暴喝:“闭嘴!谁敢开枪?”楚凯华和崔浩感觉这声音很熟悉。

他们和所有人一样,把目光投向了楼梯口。楼梯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上去至少有十几个人。终于,从楼梯下面先露出一个头来。

“王局长!”楚凯华和崔浩同时惊讶道。

不错。来的人正是国安的人。而走在头里的人,就是国家安全局西南分局的局长——王中林。他的十几个手下全都是西装革履。尽管他们没穿制服,也没有拿什么冲锋枪,但那种威严的气质,还是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震。

由于刚才气氛紧张,楚凯华忘记了自己的“特异功能”,差点酿成了大错。等他想起自己可以通神的时候,为时已晚。王金大已经下令开枪了。幸亏这时楼梯上传来了这么一声“闭嘴”,才没有引起一场血腥的枪战。

楚凯华想起刚才那一刻,一阵后怕。出了一身冷汗。他不禁感激地看了王中林一眼。

王中林的目光正好扫到他。两人四目相对。王中林的目光中露出一种正义而友好的光芒。楚凯华一看,已经预感到他的出现可能会对自己有利,悄悄松了口气。

而此时的王金大。却倒抽了一口冷气。作为主管秦川省政法工作的副书记,他当然也认识王中林。现在,他紧张得居然连招呼都忘了打了。

而王中林作为整个西南地区安全局的局长,也很熟悉王金大。他一上楼,先不跟王金大打招呼,而是朝着那些武警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国家发枪给你们是用来打自己人的吗?”

崔浩立刻看出了端倪,他第一个把手枪收了起来。他从燕京带来的四个人虽然不认识王中林,但看到老大收枪,立刻也把枪都收了起来。

赵宝刚也是个识时务的。他先是听到崔浩和楚凯华称呼来人为王局长。接着又见崔浩和他手下的人收枪,他也一声令下道:“收!”

“咔——”的一声,十一把枪同时收了起来。

但秦川省的那二十名武警,没有得到上级的命令,都没有收枪。

王中林见崔浩和赵宝刚的人把枪收了起来,而这些武警居然把他的话当成了耳旁风,有点火了,厉害喝斥道:“还不快把枪放下。”

说完,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左一右,徒手把离他最近的两个人的冲锋枪卸了下来。动作之快,在场的人没几个看清楚他用了什么手法。这一招如此迅捷高效,可谓技惊四座,连阳子看了都暗暗点头。

卸完枪,王中林淡定的看了看手中的m5冲锋枪,然后轻轻地交还到两名武警手里道:“枪不错,但是用错了地方。”两名武警立刻羞得面红耳赤。

秦川省的公安厅长李刚也认识王中林,他犹豫地看了看王金大,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面对王中林,王金大显然也是底气不足。于是,他反而把气撒在了李刚身上,怒斥道:“看什么看?还不快叫他们把枪放下?”

李刚这才急忙下令道:“把枪收起来,快把枪收起来。”

“咔咔咔”地一阵乱响,二十名武警把子弹退了膛,把枪重新挎在了肩头。刚才,赵宝刚那边的武警收枪的声音整齐划一。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赵宝刚那边的武警训练有素,步调一致,比秦川的武警要略胜一筹。

王中林见他们把枪都收了,这才走到王金大跟前道:“王副书记,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王金大只好敷衍道:“我很好。”

王中林直接切入了正题:“今天王副书记亲自来到成仓,还带了这么多武警,不知有何贵干啊?”

王金大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道:“我是来办案的。”

“哦,什么案子?”王中林饶有兴味地问道。

王金大没好气地道:“怎么,作为秦川省分管政法工作的省委副书记,在秦川省下辖的成仓市办案,还要向您汇报吗?”

“不必,当然不必。”王中林笑着摇摇头:“不过,我听群众向我们安全局举报,说是有许多人拿着枪来到了这里。我就立刻带人赶了过来。一看,果然没错。刚才你们这么多人,居然枪口对枪口,这是什么情况啊?”

王金大看出来了,今天这事不说清楚,这位国安分局长只怕不会就这么走了,于是只好解释道:“王局长你来得正好,你给我们评评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