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1权力博弈414诡异的招式

卷21权力博4弈414诡异的招式

来人正是赵志平,就是那个被楚凯华把一车毒品撞进金沙江里的倒霉蛋。不过除了在金沙江边见过一面之外,楚凯华还真没仔细打量过他。现在看起来,这就是一靠着毒品生意养肥了的土财主。

赵志平一走上楼,就大大咧咧道:“这里好热闹啊!”

王中林冷冷地问道:“你是谁?”

“你是谁?”赵志平不但不回答,还反问道。

王中林显然很生气,刚才这里的人从副部级高官到那些武精战士,谁都不敢跟他这么说话,现在来了个土财主暴发户,居然敢不把他这个国安分局长放在眼里。

他的秘书李云看出了王中林的不悦,也顾不得铐王金大了,转身挡在了赵志平跟前:“对不起,国安办案,闲杂人员请回避。”

赵志平骂骂咧咧道:“‘闲杂人员’?你才闲杂人员呢!老实告诉你,小子,听好了,我就是赵志平。成仓城哪个没听说过我的名字,你敢挡你大爷的道?”

赵志平的话,引起了成仓那些贪官们的窃窃私语。他们早就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但赵志平一向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没几个人真地见过。他们只知道,这个赵志平,称霸一方,对成仓市公安都不屑一顾。连王金大都关照过,不要去动他,说他上面有人。

而且这个“上面”,不知道有多“上”。反正,在成仓,论起黑社会,赵志平是当仁不让的头把交椅。以范青田为保护伞的那个“天外天”,也不敢跟他叫板。

王中林对赵志平极为不满,厉声道:“什么‘大爷’?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中国的土地。只要是中国的土地,就没人可以称‘大爷’!”

赵志平阴阳怪气道:“你到底是谁啊?口气这么大?”

“我是国家安全局的,我们在办案,请你立刻离开。”

赵志平轻蔑地“哧”了一声道:“原来是国安的啊。行行,你们办你们的案,我是来找人的。我只把我要找的人带走。咱们是井水不犯河水。”说着,他也不管王中林的反应,直接提高嗓门道:“这里谁姓‘刘’啊?哪一位是他妈‘刘公子’啊?”

所有人都一愣,连那些不认识楚凯华的武精们,刚才也都听清楚了王中林跟楚凯华的对话,知道这位身边站着个大美女的帅哥就是“刘公子”。没想到,这位把国安都没放在眼里的土财主,竟然是来找他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好奇地看向了楚凯华。连王中林也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暂时没有采取行动。

楚凯华当然也是吃了一惊。他心想:难道我上次把他的货撞进金沙江的事,他已经知道了?这可有点小麻烦了。

不过,他楚凯华现在是什么人?他现在可不是燕京大学那个苦逼的吊丝大学生了。自从通了神,他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美女金钱都只是浮云了。

他哪里会怕什么狗屁的土财主。就算是天王老子真地下凡,他也敢直接跟他对话。他不禁想起在康田胜男的地下别墅里,他还把托塔李天王臭骂了一顿呢。想到这里。他腰一挺,脖子一梗道:“我就是‘刘公子’。哪个王八羔子找我啊?”

赵志平一听,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嘿,还真他妈有不怕死的,叫谁‘王八羔子’呢?”

“谁答应就叫谁。”楚凯华不依不饶道。

赵志平转身盯住了楚凯华,阴阳怪气道:“我原本还以为你长了三只眼,是个神呢?原来就他妈一小白脸啊。你敢骂你大爷?”

“骂的就是你。‘刘公子’是你随便叫的吗?”

“你……”赵志平正待跟楚凯华继续打嘴仗,但他突然注意到楚凯华居然被戴上了手铐,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真是他妈老天有眼,还没等我动手,就有人帮我先把你给铐起来了。”

他转身看着身后的两个胖子道:“还他妈愣着干什么。人家都自己上了铐了,还不带走!”

赵志平带来的两个胖子立刻从他身后站出来,向楚凯华走去。

崔浩自己被铐着呢,他向身后的下属使了个眼色。他带来的两名刑侦人员看懂了,挺身上前,拦在了两个胖子跟前。谁知两个胖子居然倚仗着自己身躯高大,没把两名公安放在眼里。只见他们一人一只手向两名精察推去。两人被推得连连向后退了几步。

崔浩带来的另两名精察立刻补位,加上之前的两人,现在是四名精察挡在了两个胖子身前。但两个胖子仍然无视,他们蛮横地向四人撞去。

论起份量,这两个大块头不比那四个精察加起来的份量轻,而且,显然他们都是练过的,四名精察居然被他们一撞一挤之下,向后面弹去,顿时摔了个四仰八叉。

还没等四个精察站起来,两个胖子已经欺身来到楚凯华跟前,一人一只手,抓向了楚凯华的左右胳膊。

王中林忍无可忍,大叫道:“住手!”。

但话音未落,就见楚凯华身前突然妙影一闪,阳子的高跟皮鞋的鞋跟已经直接踢中了左边那个比较高的胖子的鼻尖。

高胖子疼得“哇哇”乱叫,连忙用手捂住了鼻子。但哪里捂得住,他的脸上已经像开了染料铺,那红色的“染料”“哗哗”地向下巴淌去,一会儿就流过了下巴,流进了衣领里面。高胖子用手抹了一把,凑在眼前一看,顿时被满手的鲜红吓呆了,颓然跌坐在地上。

这时,那个矮胖子兀自不识时务,他已经抓住了楚凯华的右胳膊,死命不放。还没等阳子回身“照顾”他,楚凯华自己已经动了起来。牛魔王教他的那套七十二路“牛魔拳”他已经用过好几次了,已经到了炉火纯青、收放自如的地步。

只见他突然一个鹤形腾挪,接着一个猩形肘,“啪”地一声,他的左肘就像天外陨石一样,撞在了矮胖子的右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