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1权专力博弈420人参果专业户

卷21权专力博弈420人参果专业户

赵志平见到其他人退出了七八米的距离,松了口气,于是也就稍微松开了一点卡住唐莲脖子的手指。唐莲拼命吸了几口气,才慢慢缓了过来。一缓过气来,她就泪流满面,歇斯底里地大叫道:“姐姐——姐姐救我——姐姐救我——”

这边唐英也使劲挣扎,想挣脱阳子的手去救妹妹,嘴里不住口地叫着:“妹妹,妹妹——”

赵志平厉声呵斥唐莲:“不许叫,不许叫!再叫就掐死你——”他一边说着,一边手里真地用上了劲,唐莲再次感到窒息的痛苦,立刻叫不出声来了。

赵志平朝着王中林和楚凯华大叫道:“你们谁也不许靠过来,让楼梯口的人全部到里面来,不许挡我的路。”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背后卡住唐莲的脖子,拖着她一起往楼梯口移去。

王中林没有办法,真好叫楼梯口的人往里面走,给赵志平让出一条通道。

这时,赵志平经过倒在地上的矮胖子身边。矮胖子挣扎着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颤巍巍地递给了赵志平。赵志平狞笑道:“算你小子有良心,放心,我不会忘记你的。你要是死了,我一定照顾好你全家。”

说完,他接过匕首立刻横在了唐莲的喉咙口。这样的效果显然比用手卡住脖子更要命。唐莲虽然松了口气,但更不敢动了。她刚想发声叫喊,就感觉到喉咙触到了锋利的刀刃。她张大着嘴巴根本不敢发出声音。

连她的姐姐唐英也拼命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感觉自己如果发声,就会引起刀锋的振动,就会割破妹妹的喉管似的。

王中林和楚凯华更紧张了。王中林原本还在观察着赵志平的一举一动,想要找出他的破绽,好把唐莲救下来,把赵志平生擒。但是现在。一把锋利的匕首让王中林完全放弃了抓赵志平的念头。他心中已经大乱。

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指挥失误,导致一条年轻的生命就此凋谢。于是,他居然冲着赵志平大喊:“把人质放开,我放你走。”

赵志平却大笑道:“早干什么去了?你现在就是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放人的。你以为我傻啊?你们这么多把枪,我放了她。还能逃得出去吗?你少废话了!”一边说着,他一边还在继续向楼梯口移去。

虽然唐莲很不配合,但赵志平武功底子了得,抓她就像抓只小鸡似的。唐莲也不敢太违拗他,只好跟着他一步步向楼梯口挪去。

这时阳子一手把唐莲抱在怀里,另一只手紧紧挽住了楚凯华的胳膊。她用一种无比企盼的眼神看着他,轻声而急迫地道:“楚哥哥,救她,救她!”

然后她的眼中又突然多了一份天真和柔情。呢喃道:“我知道你一定可以,求求你了。我什么都答应你,我不会再吃郭妹妹的醋了,其实……其实在我心里……我早已是你的人了……”

楚凯华心中泛起一阵柔柔的感动。其实,就算阳子不求他,他心中也早就一阵大乱了。他不禁想起,刚才姐妹俩和阳子一起把他包围在中间滚床单的情景。

虽然姐妹俩是吃了chun药,迷了心xing。但毕竟她们在他面前**相呈,软玉温香过。那种少女的体香。仍然停留在楚凯华的记忆深处。

楚凯华方寸大乱,他心想:不行,就算抓不住赵志平,也绝不能让唐莲受牵连。今天的事,原本就是他的一个计划。如果因为他这个计划而毁了一个少女,那他宁愿这个计划彻底失败。可是。他又能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他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通神。他心中默念道:“神啊,快来帮帮我。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因为我的计划毁掉一个女孩啊!”

“别叫了,我在呢。”突然,一个声音在楚凯华的脑中响起。

楚凯华大喜:“老大。快啊,快帮我救人啊!”

“什么情况,你也不问问我是谁,你就敢指挥我做事,真是大不敬。”

楚凯华心急如焚,他哪有闲情来了解这是哪位神仙啊。但没有办法,他只好假惺惺地问道:“不知您是哪位大大啊?”

“吾乃镇元大仙是也。”

“镇元大仙?”楚凯华的脑子飞快地转了一下:“你不就是那个家里种人参果的吗?”

“什么种人参果的。你把我当成水果种植专业户了啊。我乃地仙之祖,道号镇元子。祖居西牛贺洲万笀山五庄观。我那人参果……”

楚凯华连忙打断他:“知道知道,你很厉害。你家的人参果九千年一熟,闻一闻就能活三百六十岁嘛,《西游记》我从小就看过不知多少遍了。”

镇元大仙不无得意地道:“不错,要是吃一口……”

楚凯华连忙大声道:“好了好了,别光说不练了,要不你舀十个过来,我和我的女朋友们一起尝尝?”

这句话果然奏效,镇元大仙立刻闭上了嘴,他哪里舍得把人参果给楚凯华吃啊。九千年才结三十个啊。还得用来孝敬玉帝、王母、太上老君、元始天尊这些道家前辈,还得送到西天如来佛祖哪儿供奉各路佛家。

一路送下来,留到自己手里都不满三个了,还经常有道家的朋友来蹭两个。说白了,他其实就是个帮仙家看人参果园的专业户而已。九千年也不一定能吃上一个。

楚凯华见镇元大仙闭了嘴,心中窃喜,然后很客气地道:“没关系,没关系,吃不吃得到人参果要看缘份。现在我能求您帮忙,就是天大的缘份了。”

镇元大仙立刻松了口气,只要不问他讨人参果吃,什么都好商量了。他连忙道:“那是那是,不知道老弟想让我帮什么忙?”

“其实也简单,帮我救下那个被刀子顶住喉咙的女孩。”

谁知,镇元大仙眉头一皱,居然掐指算了起来,然后脸sè凝重道:“此事不妥,此事不妥。”

楚凯华不悦道:“什么不妥?对你一个地仙之祖来说,救个把人很难吗?比送我十个人参果还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