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2千娇百媚427闺房私语

卷22千娇百媚 427 闺房私语

阳子还羞涩地描绘了当时的场景,特别是墙上大屏幕电视里还放着她祖国的动作片。

郭心美听呆了。她横了楚凯华一眼:“阳子姐姐说的是真的吗?”

“真……”楚凯华真地没想到阳子居然会把这事说给郭心美听,他实话实说道:“其实,我们什么也没做啊。阳子其实没真地帮我洗澡,只不过,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我往她身上泼了些水而已。”

楚凯华说的倒是真话,但在郭心美心中,那种暧昧的情景比直接搂搂抱抱更让她受不了。她柳眉一蹙道:“泼水?在浴室里泼水?你以为是‘泼水节’啊?你们玩得真有情调啊!”

阳子一听,立刻羞涩地低下了头,但除了心头小鹿乱撞外,还有一种甜甜的幸福感弥漫上来。

这回,楚凯华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这“浴缸嬉水”的罪名他是坐实了。他只好沉默。

郭心美得理不饶人:“怎么了,不说话了。那就是承认了,你什么意思?无声的反抗啊?是不是怪我管你管得太严了,没有zi you了?”

“没有啊,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楚凯华冤枉道。

阳子一看,郭心美这显然是在无理取闹。作为女孩子,阳子当然明白她的意思。郭心美就是借着骂楚凯华来向阳子示威。看着楚凯华尴尬的样子,她不免有些心疼起来。

其实她最清楚,在与他的几次亲密接触当中,他始终没有占有自己。也许一开始,他确实想过,但越是经过深入的了解,他就越克制了自己的这个念头。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他确实有些无辜。

阳子想了想,然后咬了咬牙作了个决定——她想跟郭心美摊牌了。她拉起了郭心美的小手道:“好妹妹,姐姐有事要跟你说,你跟我出来。”说着,她已经拉着郭心美走出了楚凯华的房间,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郭心美不知道阳子想说什么。对于阳子。她现在很矛盾。她们俩有一起虎口脱险的生死情谊,也有同床共眠的姐妹私语。但现在,明摆着,她们俩已经成了一对不折不扣的情敌。她真不知道该如何来面对这位东瀛美女了。

阳子拉着郭心美的手,两人都坐在床沿上。阳子想了想,终于开口了:“郭妹妹,我知道,我不该对楚哥哥有什么非份之想。因为你早就认识他了,而且你也早就是他的人了。他必须真心真意地对待你。不应该对其他女孩有什么想法。”

郭心美没有说话,只是等待着阳子的下文,她知道阳子的话会有转折。

果然,阳子继续道:“但是,你和我都知道,他除了你之外,还跟其他几个女孩有感情纠葛。甚至……甚至还有**上的……。你也对我说过林云儿、萨琳娜、莫妮卡她们几个人的事。我不知道这三个女孩跟他之间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但是。我妹妹美奈子跟他……

当时,我们好傻。天真地以为康田胜男只对处女感兴趣,只要美奈子不是处女了,康田胜男就会放过她了。于是,为了让美奈子不再是一个处女,我们俩就在他喝的酒里下了药,然后……

为了帮助美奈子。你不惜让自己喜欢的男人跟我妹妹发生了关系。直到现在,我还很感激你。尽管后来,我们才弄明白,康田胜男不是对处女感兴趣,他只是想让我们姐妹长大chéng rén后。再实施他那肮脏的报复计划。”

回首往事,他们在京都几次遇险,然后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最后逃出生天。郭心美有些激动起来。

阳子继续道:“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你跟她是天生的一对。我也知道我没有资格跟你争。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我已经爱上他了。不是因为感激他救过我和我妹妹的命。而是因为,自从来到中国后,他的所作所为都让我产生了别样的情感。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对我有什么看法。我只知道,他曾经几次可以将我占有,但他都没这么做。他越是这样有节制,我对他的爱就越深。我从小就接受女强人的教育方式,我感觉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真正去爱一个男人了。

但是现在,我发觉自己已经无法自拔了。如果一开始,我对自己的这种感情还分不清是什么的话,那么现在,我已经弄明白了,我可以清楚地说——这是爱情。我现在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我只想让他幸福。”

郭心美完全听明白了。阳子对爱情的诠释相当得清楚。当一个人真正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他或者她就只想着一件事情——让对方幸福。郭心美必须得承认这个事实——她的情敌已经爱得无法自拔了。而她,又该如何面对呢?

郭心美越来越感觉到对楚凯华的控制力在下降。原本她和他的两人世界,现在一下子多出了好几个女孩。连同今天的阳子,居然已经插进了5个女孩。

她感觉就像电影里的镜头一样,男女主人公手拉着手,但两人的手正在逐渐地分开……分开……郭心美思绪万千,不禁潸然泪下。

阳子紧紧抓住郭心美的手道:“郭妹妹,我知道这些事实对你来说太过残酷了。如果换作以前的我,我大概会一刀把他杀了,然后再自杀,让他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

不过,跟你们接触的时间一长,我就逐渐改变了我的想法。我首先看到的是他对你的那份执著,他冒着生命危险,只身一人来到异国他乡,誓死要把你救走;而你对他的爱可以说体贴入微,你把一生的幸福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所以,我不会再以为——只要是我爱的男人就必须属于我一个人。也许他跟你在一起,才是最好的归宿。我会默默地为你们祝福。但是,郭妹妹,你必须允许我爱他,远远地爱着他。”

郭心美听懂了。她被阳子的这份真诚的爱打动了,顿时哭得更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