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2千娇百媚429姐妹双斗应召女

卷22千娇百媚 429 姐妹双斗“应召女”

姐姐接口道:“那不算什么,主要是我妹妹被那个坏蛋用刀架在脖子上摔下楼去的时候,你用了什么办法把我妹妹跟另外一个坏蛋换了一下啊?”

听到姐姐的这个问题,阳子也好奇地看着楚凯华,因为她也确定这事肯定跟楚凯华有关,但一直不得其解。

楚凯华当然不好解释什么,难不成让他说出什么“镇元大仙”来啊,就是他肯说也得有人信啊。他立刻坏坏地笑了笑:“没有啊,我也想知道呢。那天难道是我眼花了?明明看到是唐莲妹妹摔下楼梯的,怎么又换了王金大这个大贪官了呢?

我看,可能是老天有眼吧。你们姐妹俩都是冰清玉洁的好女孩,怎么可以给赵志平这样的坏蛋陪葬呢?所以天上的神仙才安排了一个最大的贪官,让他跟赵志平同归于尽。这才符合天理啊。”

楚凯华的嘴劲果然了得,在痛骂坏人的同时,也间接地夸赞了两姐妹的冰清玉洁。姐姐唐莲听得当然是心花怒放了。

郭心美和阳子都知道楚凯华的嘴上功夫,现在眼睁睁地看着他嘴上像抹了蜂蜜似的,一个劲地跟两姐妹吹牛,她们俩当然不爽了。于是,她们同时狠狠地瞪了楚凯华一眼。楚凯华顿时有被火烧到的感觉。

他连忙将话头一转,好奇地问姐妹俩道:“你们俩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

姐姐道:“我们是问的崔大队长。他把李俊弟弟的电话给了我们。我们就跟李俊联系了一下。是他告诉我们你住这儿的。”姐妹俩一个十九岁,一个十八岁,比李俊都要大一点,所以她们称呼李俊作“弟弟”。

楚凯华笑着道:“李俊的嘴还真快。这么晚了,你们还专程来谢我,真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

听到这话。郭心美鼻子里顿时“哧”了一声。她原本已经基本原谅了楚凯华,正准备半推半就从了楚凯华,以解几ri来的相思之苦呢。没想到,半路上又杀出个程咬金,把他俩的好事给搅了,正没好气呢。

现在一听到楚凯华说出了“受宠若惊”四个字。在她听来简直就肉麻到了极致,于是冷冷地道:“没错,这么晚了,又有两位美女来找你,你可真忙啊。我们的事还没完呢,就是买火车票也得排个队啊。

我不管你是‘宠’了还是‘惊’了,我也不管这两位美女叫你‘刘公子’还是‘楚哥哥’,咱俩的事该不该作个了断啊?”

两姐妹一听,意思已经明摆着了。郭心美这是在向她俩下逐客令呢。

郭心美那湿身娇娃的形像,姐姐姐妹俩一进来就注意到了。而楚凯华只草草穿了一条短裤。连阳子都不好意思地扭过了头,不敢直视楚凯华**的身子。两人的形像似乎是在告诉旁边人——我们刚才在水战。

在姐姐姐妹心里,阳子应该是楚凯华的原装女朋友。她不仅武功了得,而且对楚凯华爱得至诚至深。两人郎才女貌,天生一对。所以,她俩觉得郭心美肯定是第三者。

一方面,作为阳子姐姐的崇拜者。她们原本就想替阳子出头,驱除第三者。夺回情郎。另一方面,她们也觉得,郭心美对她们眼前的这位“雷锋哥哥”也太凶了,必须得帮“雷锋哥哥”出个头。

现在,郭心美显然已经首先发难了,她们也就不用回避了。姐妹俩属于江南水乡的小家碧玉型女孩。典型的外柔内刚,不会主动攻击别人。但一旦引起她们的反击,那个主动惹她们的人只怕也没有好果子吃了。

果然,妹妹故意不理会刚才郭心美的话,而是假意对阳子道:“阳子姐姐。你刚才去哪了?”

阳子有些莫名其妙道:“去哪儿?我刚才就在我房间里啊,听到你们来了,我就走了过来啊。”

这时,姐姐的一句话立刻把楚凯华放上了油锅,在郭心美心头添了一把柴火。她居然道:“不对啊,你跟楚哥哥不住一个房间的啊。”

阳子尴尬地看了看郭心美,然后转头对姐姐道:“不是,你误会了?其实……”

还没等阳子说完,妹妹接过姐姐的话,小手一指郭心美,连珠炮般地问道:“那她是谁?她怎么会在楚哥哥的房间里?她身上怎么都湿了?他们刚才在干什么?阳子姐姐,你知道吗?”

姐姐一拍手,又补上一句:“我明白了,她是酒店里收费的小姐吧。我听说这种高级的酒店里一般都有。”

好吧,这番话直接导致了另外三个人的三种不同的结局:郭心美气死,阳子羞死,楚凯华想死。

她们是在故意气郭心美。所以,两人一唱一和,这显然是对郭心美的挑战。

郭心美气得都不会说话了,她只有一件事好做了——以最最“温柔”的眼神,看向那个还没想好怎么死的衰哥。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楚凯华已经倒下去一万次了。

郭心美突然怒急而笑,朝楚凯华道:“没错,楚哥哥,阳子姐姐,你们都是一家人。看来,今晚这里有的是人陪你了,不需要我了。我该走了,不过,别忘了我是收费的‘小姐’,钱一分不能少,祝你今晚愉快!!”

说完,郭心美也故不得身上湿湿的,有走光的风险,直接一头冲出了房间。

楚凯华正待要追,姐妹俩一人一只手把他抓住,他一时不知如何脱身。还好,阳子见状,立刻也跟着郭心美冲了出去。楚凯华听到外面重重地关门声,然后就没了声音。估计是阳子赶在郭心美身后,在郭心美关上房门之前跟了进去。

有阳子陪着郭心美,楚凯华这才松了口气。而且,现在姐妹俩显然也不会放他走,她们刚才的话显然是在故意激怒郭心美。要是他现在去找郭心美,姐妹俩肯定也会在后面捣乱。现在这样也好,双方分了开来,倒省下了一场唇枪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