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3赛道惊魂444沉尸灭迹

卷23赛道惊魂444 沉尸灭迹

结果可想而知,在陶不二的旅馆里,她很快就发现了所谓公关经理只是个骗局。这里做的是逼良为娼的皮肉生意。于是吕婷婷就逃回燕京找姜晨要说法。

一开始,姜晨还有心思花言巧语地欺骗她。因为他对她还有兴趣。吕婷婷也不敢太过得罪他,因为姜晨总是拿她姐姐相威胁。于是吕婷婷就被迫陪了姜晨一个星期,姜晨把她养在燕京郊区的一间出租屋里。

过了一个星期,姜晨就对她厌烦了,于是他原形毕露起来。他想把他就这么甩了。这时,吕婷婷完全明白了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只是个骗局。她被姜晨无缘无故地给耍了。

走头无路的吕婷婷觉得没脸回到李俊身边了,就开始不停地找姜晨闹,要姜晨赔偿损失。还威胁说要把成仓旅馆里面逼良为娼的事抖落出去。

于是,姜晨就有了杀害吕婷婷的想法。不过,他一直没敢实施。直到有一天,他俩在出租屋里争吵时,姜晨再次以吕珊珊为要胁,说要去弄死吕珊珊。这时的吕婷婷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状态,于是将一只饭碗向姜晨扔去。

姜晨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直接用一根球鞋带把吕婷婷给勒死了。然后,他为了掩盖作案地点,就把吕婷婷放在汽车后备箱里,带到了仙女湖公园。又为了掩盖吕婷婷的身份,把她全身脱了个jing光,在脚上绑了块大石头,把她沉到了湖底。

如果不是楚凯华那天动用了杨戬的法术,只怕到现在,吕婷婷的尸体还不一定会被发现呢。

听完姜晨的陈述,李俊像一头咆哮的狮子向姜晨冲了过去,嘴里大叫道:“畜生!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姜晨看着李俊冲到。出手一拳直击他的脸部,幸亏楚凯华早有防备,他巧妙地用了牛魔拳里一招“猩手错”,左手挡住李俊前冲的势头,右手一掌拍向姜晨的胸口。而且这着“猩手错”还有一个妙处,它可以把李俊前冲的劲道转移到击打姜晨的右手上。

原本楚凯华功力不够。打在姜晨这种练家子的胸口不会有多大伤害,但一加上李俊那股势头,姜晨再也接不住了。

只见他一个急撤,连退了两步,楚凯华早就准备好了后手,只见他在姜晨急退的间歇,伸出左脚绊住了姜晨的脚后跟,姜晨撤脚不及,平平地向后倒了下去。“啪”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姜晨刚才见楚凯华出手制止老板娘的时候。就感觉有些蹊跷。现在轮到他自己出手,才觉出楚凯华的厉害来。他万万没想到这个自称“小混混”的矮穷挫,不仅头脑灵活,而且身手如此了得,一招之间,自己就摔了个屁股着地。

他刚想从地上爬起来,却被楚凯华一脚踩在了脚踝骨上。楚凯华一声大叫:“别动!”

姜晨立刻感到脚踝骨上受了力,眼看就要被踩碎的样子。其实。楚凯华这也只是在吓唬他而已,真论起功力来。楚凯华其实根本不是姜晨的对手。但姜晨显然已经被他奇异的招势镇住了,他哪里还敢动一动。

楚凯华大声道:“还敢不敢动手了?”

姜晨连忙道:“不敢了,不敢了。”

出乎李俊意料的是,楚凯华居然把脚收了回去,颇富大将风度地朝姜晨道:“起来吧。”

李俊不解地看着楚凯华:“你怎么把他放了?”

楚凯华其实心里很清楚,现在他暂时不能把姜晨怎么样。必须抓到姜晨杀人的证据。才可以名正言顺地制裁他。于是他朝李俊挤了挤眼,让他稍安勿躁。

然后,他朝姜晨一摆手:“坐吧,姜公子,咱们还得好好聊聊呢。不过。你如果还想对我李俊弟弟动手动脚的话,那我也可以奉陪。”

姜晨坐了下来,居然也很淡定地道:“不必了,我不是粗人,不喜欢动武。”说完,他对着一边的胖子道:“滚吧,没你的事了,对你这种小人,我已经受够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王二胖子还想说些讨好的话,但谁也不想搭理他,他只好悻悻地滚出了茶楼。

楚凯华感觉很奇怪。刚才姜晨还那么怕自己,现在怎么说话这么理直气壮了?他好奇地看着他。

姜晨突然笑着道:“楚公子,有什么你就开门见山吧,我想你应该还有话要跟我说吧。”

楚凯华哼哼一阵冷笑:“不错,看来不光是我有话要说,你姜公子也有话要说吧?”

姜晨点了点头:“恭喜你,猜对了。不过还是你先说吧,你说完了,我再说。”

“好,那我就把话挑明了吧。你既然刚才已经把自己杀死吕婷婷,沉尸灭迹的经过都跟我们挑明了,那后面的事就简单了,你应该去公安局投案自首了。”

“投案自首?呵呵,你这是让我去送死吧。”

楚凯华冷笑道:“不错,是让你去送死。但是,我已经向我的李弟保证过了,谁杀了他女朋友,谁就得死。与其我动手,不如你自己去送死比较干脆。”

姜晨jiān笑道:“姓楚的,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这个案子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简单起来很简单,只要我自首,jing方立刻可以根据我的话找到证据,这案子立刻就能结了。但是,如果我不自首的话,jing方就是神仙,这案子也破不了。

你看,这案子都已经三个月了,要破早破了。就是因为我做得干净,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所以jing方到现在还没找到我。”

楚凯华有点摸不清姜晨这话的意思,只得静静地听着。

姜晨得意地道:“楚公子,我这话说到这个份上,也该跟你摊底牌了。”

“什么底牌?”李俊忍不住问道。

姜晨看了看李俊,再看了看楚凯华,笑了笑道:“李俊,其实也很简单,你不是要为你女朋友报仇吗?你只要求你楚哥办一件事,我立马就让你实现这个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