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3赛道惊魂447新仇旧恨

卷23赛道惊魂447 新仇旧恨

楚凯华拍了拍李俊的背道:“他可以用钱买他活,我可以花钱买他死。我就算倾家荡产,也要把他送上刑场。现在他已经穷成了个瘪三,我不信他能比我有钱!”

李俊和林云儿都很有信心地点了点头。林云儿也对李俊道:“李弟弟,我虽然跟你不是很熟,不过看得出来,你对婷婷的感情很深。你放心,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话,你尽管开口。”

林云儿这话倒也不是无的放矢。其实,要真论起家当来,林云儿的钱比楚凯华还多。而且她外公是香港富豪,在人脉上面也很广泛。现在虽然过世了,但人情还是在的。

李俊听到两人的话,激动地一个劲地点头:“嗯,我相信,我相信。谢谢!”

……

姜晨出了茶馆,开车向雁云山方向的一幢别墅急驶而去。这里红砖绿瓦,气派不凡。门口早就有保安把姜晨的车拦了下来。这几个保安都身着便装,居然都是欧美人,其中还有一个是黑人。

姜晨似乎早有准备,他举起手来,经过保安一番搜身后,才被带进了别墅的后花园里。这里早就有一个二十岁的欧洲人在等着他了。高高的个子,晒得黝黑的肌肤。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眼珠是海洋般的蓝sè。头发却是那种鬈鬈的白sè头发,像极了他的父亲切尔弗。

不错,他就是德瓦拉,那个尼尔姆的忠实信徒,那个哈得斯盛宴组织的头号特工。

姜晨一见到德瓦拉,立刻有些局促,站在那里不敢开口了。德瓦拉旁边站着一位翻译,由他把双方的话进行同声翻译。

德瓦拉“哼”了一声:“怎么样。他答应了吗?”

“答应了。”

“好”,德瓦拉高兴地道:“那我现在就该祝你成功了。”

姜晨受宠若惊道:“不敢不敢。”他眼珠转了一下,谄媚道:“那我什么时候可以拿到我的钱?”

德瓦拉皱了皱眉,有点不高兴得道:“不就是区区500万吗?至于这么急吗?我们哈得斯盛宴的名头你难道没听说过吗?500万人民币对我们来说算是钱吗?”

姜晨连忙道:“不敢不敢。只是……”

“只是什么?你放心,只要你按照我们的要求做了,我们会立刻把500万人民币兑换成美元。给你汇到美国银行去。我连机票都给你订好了。赛完车,你立刻拿着机票,带上我们为你准备好的信用卡,直飞美国洛杉矶。

到时候,不管是高利贷,还是jing察,都不会再见到你了。等他们发现的时候,你已经在美国西海岸过上了中产阶级的生活。jing察总不会因为你这种小案子,动用引渡法律吧。你们中国。不知有多少贪赃枉法的高官躲在美国,而你们的zhèng fu对他们却束手无策呢!”

姜晨听得眉开眼笑,连连点头。为了讨好德瓦拉,他没话找话道:“不过我有一点不理解:你们为什么不让他把林云儿带上呢?随便哪个女的坐在他旁边结果不都是一样吗?”

“这个你不用多问。总部关照过了,这个林云儿还有大用处,不能死。”

姜晨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他还是有些担心道:“那段赛道你处理得怎么样了?”

“我已经研究过了,你下手的最好路段就是下山的第一个弯道。那里又高又陡。只要车子掉下去,绝无生还可能。而两座山峰之间的直道正好让你可以加速撞上去。

放心。从两座山峰之间的直道开始,到下山的第三个弯道,我已经在监控探头里做好了手脚。到时候,我给你信号的时候,我也会同时启动微型熔断装置,那个路段的二十八只探头的线路会被同时熔断。那里会变成彻底的监控盲区。

到时候,就算你拿着冲锋枪对他扫shè,也不会留下任何录像资料。另外,我在你的赛车里装上了临时爆燃装置,你的瞬间车速可以达到450公里以上。无疑是一枚点着的弹道导弹,没有车可以跟你的速度抗衡。他就算长了翅膀,也来不及逃了。”

听到德瓦拉这么说,姜晨舒服地眯起了眼睛,他似乎已经想像到了楚凯华车翻人亡的情景。对于楚凯华,他早就已经恨得咬牙切齿了。现在,积了那么久的新仇旧恨,终于可以报了,他长长地舒了口气。

……

回到林云儿的公寓,阳子、美奈子、郭心美早已等在了那里。一见到他们回来,立刻都围了上来,“怎么样?”“他找你干吗?”“有办法了没有?”一阵叽叽喳喳。

楚凯华故意表现得心情很好,把今天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然后轻松地道:“原本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没想到‘得来不全费功夫’,李俊弟弟的仇后天就可以报了。”

一众美女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不过管不了了,大家难得一聚,郭心美、美奈子早就做了一大桌子好吃的等着他们了。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其乐融融地吃完了晚饭。

收拾完桌子,郭心美和阳子识趣地回到了郭心美的住处。而美奈子却认真地洗起了碗。楚凯华看到美奈子乖巧得像只小兔子的样子,不禁心生爱怜。乘着林云儿收拾卧室的间歇,他悄悄地走到了她身后,双手从她后面搂住了她的细腰。

美奈子被吓了一跳,差点儿把碗摔到了地上。楚凯华得理不让人,他用脸贴住了她的脸,轻轻地用嘴唇摩挲着她的脸颊。

美奈子幸福地眯起了眼睛。然后,她重新睁开眼睛,一边洗碗,一边轻声娇嗔道:“好了,好了,别让林姑娘看见,她会不高兴的。”

楚凯华柔声道:“不会,你们不是已经讲好了吗,要和平共处。只要我开心,你们就随便我怎么样吗?”

“说是这么说,哪个女孩喜欢看见自己爱的人搂住别的女孩啊?”

楚凯华固执道:“话不能这么说。你是‘别的女孩’吗?你也是我的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