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3赛道惊魂449左欢右爱

卷23赛道惊魂449 左欢右爱

楚凯华想了想道:“我有办法了。明天一开始几圈,我一定先发制人,让人看看你的‘神车’的威力,然后再把速度降下来。这样,才不会埋没了你这台‘飞亚特’。”

陈新和李俊都高兴地点点头。

晚上,林云儿居然主动把楚凯华“赶”出了公寓。楚凯华走投无路,只好住到了郭心美那里。

见到楚凯华来了,郭心美和阳子立刻像是见到了心中的太阳。

不过,说到晚上楚凯华睡在谁的**,两人却歉让了起来。阳子故意让着郭心美,而郭心美也想让着阳子。结果等楚凯华洗完澡睡在**等着的时候,郭心美大胆地拉着阳子一起钻进了他的被窝。

她们一人一边,亲着楚凯华的脸颊,抚摸着他的**。有了上次那个进行到一半的的经历,楚凯华也不客气了。在他的热力四shè下,郭心美和阳子两人名正言顺的被他玩弄于身下。

两位美女出于对楚凯华的感激,想要让他开心,所以特别地顺从。

但是,情况似乎并没有三人想像得那么完美。虽然被两具软玉温香的**包围着,楚凯华仍然感到阵阵的寒意。始终有一种离愁别绪萦绕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

阳子和郭心美也同时感受到了。她们极尽妖艳之能事。特别是阳子,虽然她还只是第二次跟楚凯华做这事,但她还是努力学着郭心美的样子,想让他高兴。而郭心美当然是义不容辞的主力军了,她上上下下,不停变幻着各种姿势,忙得不亦乐乎。

楚凯华也尽力迎合两人的趣味。竭尽所能地把她们一次次地送上**。但**之后,是一种无尽的黑暗和空虚……

早晨,李俊和陈新带着林云儿和美奈子一起来到郭心美的住处。

林云儿首先扑入楚凯华的怀里,真所谓一夜不见如隔三秋。

郭心美开玩笑道:“哟,才一个晚上不见,就想成这样了啊!是不是怕我和阳子晚上把他给吃了啊?”

林云儿不好意思地松开了楚凯华。然后。她对郭心美揶揄道:“哼,坏妹妹。我斗不过你,不过,我又请来一位帮手。人家可以xing感的南美桑巴女郎,看是你身材好还是她身材好。”说着,她顾作神秘地看着楚凯华道:“楚哥哥,你猜猜,谁来了?”

楚凯华不解地扫了李俊他们一眼,李俊、陈新、美奈子也似乎有点神经兮兮地看着他。肚子里憋着什么。

楚凯华又不是笨蛋,看着他们的眼神,听着林云儿的话,他一下就猜到了:“难道是莫妮卡来了?”

林云儿撒娇道:“不好玩不好玩,你怎么一下子就猜到了啊?”话还没说完,房门就敲响了,楚凯华三步并作两步过去开了门——可不是,门口站着的正是那个智利美女莫妮卡。鬈发。淡棕sè的肌肤,高鼻梁。大眼睛,长睫毛,热情奔放,却又不失甜美。

莫妮卡一见到是楚凯华,立刻扑了过来,紧紧贴在他怀里。那火辣的身材要沟有沟。要凸有凸,顿时让楚凯华有了一种久违的压迫感。他顿时像一块冰,瞬即融化在南美风情和桑巴柔情的阳光里。

李俊和陈新两人顿时看得目瞪口呆。陈新总算还年纪大几岁,还能hold住。李俊早傻了。他也知道这个楚哥是个“万人迷”,今天早上见到莫妮卡时已经有了些心理准备。但现在。当他看到两人如此亲密无间时,还是有种流鼻血的冲动。

陈新忍不住开玩笑道:“老大,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这世界还有天理没有啊?跟你在一起,我总感觉自己白活了。”

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莫妮卡早就跟林云儿约好了,她是昨天晚上十点的飞机到燕京。为也要给楚凯华一个惊喜,也为了让郭心美和阳子得到雨露的滋润,林云儿故意把楚凯华赶到了郭心美那儿,她也好跟莫妮卡互诉别情。今天早晨,莫妮卡就跟着林云儿他们来到了这儿。

见到莫妮卡,楚凯华确实很高兴。他也顾不得别人的调笑了,拉着莫妮卡的手问长问短起来。他特别关心她的身体情况。

多愧了“上帝之手”的医学专家的治疗,莫妮卡很快就康复了。她回到智利圣地亚哥已经有三个多月了。除了养病,她一直在帮助父亲管理圣菲尔德矿业公司,实践着楚凯华他们的治理思想。把非法劳工送回故乡,并且按照楚凯华他们订立的标准给予补偿。

大概一个星期前,这些繁杂的工作终于暂告一段落。莫妮卡早就想念楚凯华他们想疯了。她不仅想着楚凯华,还想着要跟林云儿、萨琳娜这两个好姐妹团聚。她是多么想念他们四个人在一起的那些艰苦、危险而又快乐的ri子啊!

而她的父亲老菲力浦也明白女儿的心思,况且,他也想早ri跟楚凯华再见面。所以他极力造成女儿来中国找他。于是,昨天晚上,莫妮卡幸福得像小鸟一样飞到了燕京,飞到了那个她深爱着的人所在的那座城市。

见楚凯华对莫妮卡如此亲热,林云儿取笑道:“行了行了,你又多了一个好妹妹了,这回该高兴了吧。等什么时候再把萨琳娜姐姐请过来,你就心满意足了吧?”

楚凯华原本就已经很高兴了,听到萨琳娜的名字,他果然更满足了。不过,他当然不好意思直说出来,只得立刻半真半假道:“好了好了,知道了知道了。你尽管拆我的台好了,今天等赛完车,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看着两人打情骂俏的样子,众美女都笑了,尽管这种笑里有点酸,但也有点甜……

八个人一起在外面吃了燕京有名的“福满楼”广式早茶,然后开着两辆车来到了赛车场。

但是,让他们感到莫名其妙的是,今天的比赛居然不是在雁云山那个赛车场的赛道上举行,而是在雁云山的野外,也就是那条窄窄的盘山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