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3赛道惊魂455死有余辜

卷23赛道惊魂455 死有余辜

这时,他眼中的绿光不仅没有消逝,反而更加灼热起来。他突然一个转身,一步跨出去50米,两步就到了姜晨的车前。与其说是在跨,勿宁说是在飞。

此时,姜晨的车才刚刚停下来。他猛一抬头,突然看到楚凯华突然站在自己的车前。他立刻张大着嘴巴,脑子一片空白。

楚凯华突然发出一声凄烈的“嗷”叫,声音响彻山谷。小雨吓得闭起了眼睛,捂住了耳朵,“哇”地哭了起来。

楚凯华忽然握紧了拳头,向姜晨那辆车的车前盖砸了下去。“嘭”的一声巨响,车前盖直接被击出了一个大洞。里面的油箱已经被砸漏,发动机早已四分五裂。要造成这样的效果,只怕没有5吨重的力量根本是办不到的。

而楚凯华的手却像是金刚石做的一样,没有丝毫损伤。

姜晨一看,大事不好。他不由得联想到那天自己用法拉利赛车撞楚凯华时,被他一脚踹翻的情景。姜晨的反应倒也够快,他直接从驾驶座上滚到了车外,然后开始夺路狂奔起来。

而此时,莫妮卡也已经下了车,向楚凯华跑了过来,她和姜晨正好迎面撞在一起。

姜晨情急之下,一把抱住莫妮卡,用小臂从背后紧紧勒住她的脖子。他已经吓得变了声音,尖叫道:“别过来!别过来——”

楚凯华根本像没听到一样,他倏地一跃,已经落在了姜晨面前,然后一伸手只用两只手指抓住了他勒莫妮卡喉咙的小臂,然后轻轻一拧,只听“喀哒”一声。姜晨的小臂瞬即骨折。

莫妮卡和小雨都看得清清楚楚,两人同时失声,由于过度的恐惧,已经发不出一点声音了。

姜晨差点痛昏过去。他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然后摔倒在地。楚凯华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姜晨使足了所有的力气,握着那条骨折的小臂。沿着那条直道,向前疾奔。但他跑十步,不及楚凯华“飞”一步。

很快,在悬崖边上,楚凯华追到了他。

姜晨现在见到楚凯华,比见了鬼还害怕。他一步步向后退去,脚后跟很快踩到了悬崖的边缘。他大声急叫道:“楚公子,楚哥哥,楚大爷。您饶了我吧,这些都是别人逼我干的,您大人有大量。冤有头债有主,您高抬贵手吧。这些都是一个叫德瓦拉的人叫我干的。”

如果理智清醒的时候,楚凯华肯定会把这些问问清楚,但现在,楚凯华什么也听不进去。他的脑子只有一个**——杀。

姜晨已经被逼上了绝路,这时他缓缓跪了下去。一副虔心忏悔的样子……但是,当他的膝盖快着地的当口。他突然狗急跳墙,从悬崖边上捡起一块石头,迅速站起来,用尽了吃nǎi的力气,朝楚凯华的头部扔了过去。

这是姜晨的最后一搏,石头夹着劲风。向楚凯华脸上飞去。两人之间只相距不到三米,如果是常人,这一记应该是避无可避了。但楚凯华却从容地伸出了左手,把石块生生地接住了。

而姜晨却因为用力过猛,脚下一滑。从2000多米高的悬崖上直接摔了下去。但是,悬崖边的树枝替他挡了几下,他像一片叶子一样,飘飘荡荡,掉到了第五个弯道上。第五弯道距悬崖有几百米的距离。

而这个弯道的电子监控探头还没有出故障。好几辆赛车在这个弯道上疾速前进。

所有观众突然在一块电子屏幕上看到一个人从天而降,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而这个弯道上的几辆赛车哪里刹得住。他们在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摔下来的情况下,已经轧了上去。可怜姜晨先是摔得头破血流,然后被五六辆赛车辗过,顿时体无完肤,身首异处。

此时,从一个电子屏幕上,人们才发现有一只赛车手戴的头盔在地面上滚动。大家这才确认,摔下来的是一位赛车手。但到底是几号车手,仅靠电子屏幕,谁也不可能分辨得出来。因为姜晨的躯干和头部早就被撞得四分五裂了。

与此同时,站在悬崖边上的楚凯华已经陷入了彻底的疯魔,他对姜晨摔下悬崖的事视若无睹。他轻轻地一捏,刚才接在手里的那块石头被他捏得粉碎。他把粉末向天空一撒。

对他来说,刚刚那具下坠的人体跟这些随风飘散的粉末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

他转回身,几步就跨回到姜晨的车前,又是一拳,砸向车门,车门被砸得直接断成两截。

小雨兀自坐在车里,抱着头尖声急叫:“啊——不要——不要——”

楚凯华伸手一把把小雨从车里提了出来,往地上一扔,然后慢慢向她走过去……他抬起了脚,那架势,就像一位巨人要把小人国的婴儿活活踩死一样。

莫妮卡一看,立刻跑了过来,大叫道:“住手,住手!这件事跟她无关,你不要伤害她。”

楚凯华哪里听得进去,他仍然一步步地向小雨走去。小雨在地上手脚并用,不停地向后退去,眼看已经退到了一块大山石前面,退路被堵死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痛苦地哭泣,哽咽道:“不要……不要杀我……求你……”

此时,她的头盔早已经摔落到地上,那美丽的脸庞,jing致的五官,更让她显得楚楚可怜。

莫妮卡向楚凯华扑了上去,试图阻止楚凯华。而楚凯华居然一声长吼,把抱住她大腿的莫妮卡轻轻提了起来,一把甩到了旁边。

莫妮卡仍然不放弃,她又一次冲上去,楚凯华居然一把揪住了她披散的长发,举起了左手,眼看就要一巴掌打在她脸上了。莫妮卡用力一挣扎,那头漂亮的鬈发被楚凯华生生拉断了几根。

莫妮卡顾不得疼痛,一把抱住了楚凯华,脸颊紧紧地贴在了他的脸上,嘴里不停地叫着:“住手,住手,求你了,求你了。她是无辜的——”眼泪顺着两人脸颊的中间向下淌着,立刻把楚凯华的脸也弄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