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4贞操之惑465晨艳五美

卷24贞操之惑465 晨艳五美

郭心美听明白了,连忙解释道:“阳子姐姐,我们没问你那个,我们是问他昨天晚上有没有中魔障……”

莫妮卡也听出了其中的误会。她是典型的南美风格,在这些女孩当中,最是大度。她连忙帮阳子打圆场道:“行了行了,你们不用问了,昨天晚上肯定正常得很。他肯定没什么事……”

郭心美酸酸地打断莫妮卡道:“莫妮卡说得没错,你们没看到阳子那满面春风的样子吗?昨晚,人家肯定很满足的。”

阳子立刻轻咬着嘴唇,佯怒装嗔道:“好你个郭妹妹,人家昨天晚上可是一夜没睡好,一直替他担着心呢!你这个坏妹妹。”说着,她趿着拖鞋,追着郭心美,假装要打。

几位美女也玩心大发,立刻投入了战斗。有的帮阳子,有的帮郭心美,也有的在一边解劝。

几个人都是一副早晨未精心打扮过的妆容,但一个个均是天香国色,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身上也没穿什么正装,却尽显多姿轻盈。顿时,一副活色生香的《晨艳五美图》在客厅内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时楚凯华正好从卧室走了出来。

五美一见到楚凯华来了,立刻一改刚才风风火火的样子,显得更加娇嗲起来。

郭心美第一个撒娇道:“楚哥哥,快来帮我啊,阳子姐姐要打我了——”

阳子也娇喘吁吁道:“真是恶人先告状,明明是她先欺负我的!”

楚凯华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知道——清官难断女人事,于是假装没听懂,楞楞地站在旁边,呵呵地傻笑着。

他的本意是两头不得罪。谁知,这种骑墙的态度反而把两位娇娘都得罪了。“娇娘”顿时变成了“老娘”,阳子和郭心美对视了一眼,生气地冲了过去,冲着楚凯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这下心疼坏了剩下那三个美女。她们原本正找不着撒娇的事由。这下好了,连忙一起围住了楚凯华,作保护状。

谁知,她们三个不帮还好,她们越帮,阳子和郭心美就越生气。她俩居然成了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同仇敌忾起来。于是她们两个一组,跟林云儿、美奈子、莫妮卡对攻起来。五位美女互相咯吱,一会儿你压着我,一会儿我抱着你。一会儿沙发。一会儿地毯。

楚凯华当然也无法独善其身,被她们忽打忽撞的。忙得不亦乐乎。不过,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不珍惜呢,他的手早就不安份地碰来触去了。美女们心知肚明,一个个假装不知,顿时,客厅里娇影闪动。嗲声一片,六人嬉闹在了一起。

不过楚凯华始终是战斗的主阵地。不一会儿,五位美女就把他当成了唯一的攻击目标。楚凯华很快为他的咸猪手遭到了严厉的“制裁”。

五位美女立刻把花拳绣腿朝他身上一顿招呼。楚凯华一看形势逆转,只好狼奔豕突,抱头鼠窜起来。

又追闹了一会儿,美女们才喘着气渐渐罢手。郭心美和阳子兀自精力过剩,居然又闹起了小别扭,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打起了嘴仗。其余几个被她们逗得一个个倒在沙发里笑得前仰后合起来。这场美女战争,直闹了有一刻钟。

这时有人按响了门铃。美女们才平息了干戈。

进门的是李俊,他是来问楚凯华今天有什么打算的。

郭心美原本想去上课的,一听这个,立刻把上课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不得不说,自从跟了楚凯华,她似乎早就不再是以前那个乖乖女了。

她提议,莫妮卡初来中国,应该带她好好玩玩。于是,大家都来了兴致。结果,他们七个人开着两辆车一起在燕京又吃又玩,好好放松了一天。

晚饭在一条著名的小吃街吃的。各种燕京风味小吃,什么烫面炸糕、脆麻花、门钉肉饼、炸卷果、羊霜肠、卤煮火烧、炒肝尖……楚凯华刚刚又平白得了5000万美元的赛车奖金。就凭他现在的身价,光吃这些东西,只怕猴年马月也吃不完了。

晚上,回到公寓,大家又开始商量今晚由谁负责陪楚凯华的事了。不过,今天的情况有些不一样。大家白天玩得都很高兴,而且显然一个个都意犹未尽,所以五位美女都想今晚陪楚凯华,好来个郎情妾意。

正在大家争论不休的时候,楚凯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楚凯华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德拉霍亚。就是那个“上帝之手”的高级协调员。他是楚凯华在“上帝之手”的两个高级协调员之一。现在,他接替了彼得的位置,成了主协调员。

从萨琳娜离开自己去执行“上帝之手”的任务开始,上帝之手已经两个月没有联系过楚凯华了。不过,每个月十万美金的“工资”还是照旧会打到他的卡上。楚凯华也曾经想跟萨琳娜联系,但每次接电话的都是德拉霍亚。

而每次德拉霍亚的解释都一样:萨琳娜去执行的任务非常重要,所以不能带手机,以防泄密。

而楚凯华这边,从去日本东京解救郭心美开始,就再也没有一刻安宁过,不是这个事就是那个事,所以也没有时间去管萨琳娜那边的事了。楚凯华只好自我安慰——萨琳娜绝对是个超级女特工,即聪明,身手又好,肯定不会有事的。

所以,拖拖拉拉,转眼两个月过去了。现在,他一看手机,眼前立刻浮现出萨琳娜性感的身材和天使般的混血儿脸蛋来。他的心头立刻涌起一股浓烈的思念之情。他拿着手机严肃地向五位美女扫视了一眼,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美女们知道楚凯华不是那种喜欢装的人,他这么做,肯定有事,于是都安静下来。

楚凯华拿着手机走进了卧室,把门关了起来,才按下了接听键。

“喂,是楚凯华吗?”手机那头传来了德拉霍亚的声音。

“嗯,是我。是德拉霍亚啊,有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