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4贞操之惑469总裁办公室

卷24贞操之惑469 总裁办公室

挂断电话,德拉霍亚松了口气。

现在,他身处在“上帝之手”的总部。位置是在纽约曼哈顿大楼的第三十六层。这一层全部被一家名为“古德第贸易投资有限公司”的机构包了下来。古德就是英文“god”,上帝的意思。当然,他们不会那么高调,在god后面,又加了一个d,所以成了“godd”。

这里是公司的总裁办公室。办公室的落地玻璃正对着哈得逊湾,凭高而眺,港口边停着一排私人豪华游艇,一片静谧而高贵的气息扑面而来。

落地玻璃前站着一个男人,背对着德拉霍亚,正在出神。

德拉霍亚走了过去,在他背后恭敬地道:“总裁,楚凯华已经同意了,他会带领特工们保护那个宝藏。”

这时,那个男人转过了身,微微地点了点头。他居然是一个标准的中国人长相,中等个子。年纪大约已经有五十岁了,但相貌英俊,剑眉星目。很少的几根银发不仅不让他看老,反而显出他的睿智深沉。他就是“上帝之手”的董事长兼执行总裁穆德培。

德拉霍亚见穆德培神sè比较柔和,忍不住问道:“总裁,我有件事还是不太明白。”

穆德培微微点了点头,笑着看了看德拉霍亚,他显然心情不错。

德拉霍亚意识到自己得到了提问的许可,于是继续问道:“总裁,您为什么不让楚凯华去救萨琳娜呢?照说,他对萨琳娜那么关爱,简直超出了普通的情侣关系。让他去救萨琳娜,他一定会全力以赴的。难道,您是不相信他的能力吗?”

穆德培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开口道:“哦?你对他的能力似乎很有信心啊!你说说看。”

德拉霍亚以为总裁真地不相信楚凯华的能力,于是继续替楚凯华辩解道:“其实,您也看到了。他的能力是超凡的。我相信在我们组织内部,没有人可以跟他媲美。他在进我们组织之前,就成功地瓦解了哈得斯盛宴对‘赌神小组’的猎杀。

如果没有他的话,在加德满都一役。我们的‘赌神小组’只怕已经全军覆没了。那天,要不是他,像林云儿那样的jing英,只怕也难逃厄运了,我们的损失将是无法弥补的。”

一听到“林云儿”三个字,总裁的表情似乎变得有些异样。不过,他只是不动声sè地点了点头,似乎在鼓励德拉霍亚继续说下去。

德拉霍亚见状,继续道:“后来。他被彼得录取,进了‘特洛伊小组’。由萨琳娜跟他一起合作。他们俩的表现您也看到了。他们俩居然为我们找到了那颗价值上亿的查理五世大帝的‘沙漠绿洲’。而且顺势重创了意大利白手党党徒。让哈得斯盛宴元气大伤。”

穆德培其实对这些都知道,不过他还是觉得,德拉霍亚的复述很对他的味口。他点了点头,示意德拉霍亚继续说下去。

“总裁,后面的事就更离奇了。他们居然会直捣圣菲尔德矿业驻科帕韦火山的营地。解救了几百个非法劳工。您要知道,圣菲尔德矿业可是哈得斯盛宴驻南美洲的分部。他们又一次在不知不觉间动了哈得斯盛宴的筋骨。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楚凯华居然会去帮助那个菲力浦,帮菲力浦收购圣菲尔德矿业。结果。被逼无奈之下,他惊天逆转。居然和萨琳娜、林云儿一起找到了一个价值50亿的宝藏,而且还成功破解了德瓦拉的yin谋。

如果不是他们抢先一步,只怕这笔宝藏真有可能落入哈得斯盛宴之手了。其实,哈得斯盛宴在宝藏方面获得的情报,以及花费的jing力。远远超过了我们。我们可以说没费一兵一卒,就把哈得斯盛宴这个到手的果实给摘走了。

然后,楚凯华又转过头来,帮菲力浦完成了收购计划,把哈得斯盛宴在南美洲的总部彻底瓦解了。哈得斯盛宴不得不在巴西的里约热内卢重新建立分部。直到现在。他们的重建计划完成了还不到十分之一。”

“不错,”穆德培道:“我也一直在观察着哈得斯盛宴的重建进展。在他们重建完成之前,一有合适的时机,我会全力以赴把它扼杀在萌芽状态。我不会让他们的触角再伸进南美了。”

德拉霍亚听了,更加欢欣鼓舞起来:“总裁,您别忘了,楚凯华除了在地中海、南美数度重创哈得斯盛宴之外,他最大的功劳也许还在亚洲。他为了救一个女孩,居然只身闯到京都,直接跟‘黑本道’这个ri本第二的黑社会组织干上了。

黑本道正是哈得斯盛宴在亚洲准备收纳的最重要的组织。哈得斯盛宴在暗中不断地加大对黑本道的资助,让他们迅速崛起为ri本第二的组织,甚至已经有取代水口组的迹象。没想到,又是楚凯华,他以一人之力,彻底翻盘。

不仅把水口组从覆灭的边缘拉了回来,还把黑本道的前十位重要成员一举歼灭。黑本道被他从ri本的地图上彻底抹去。这也就意味着,哈得斯盛宴在亚洲投入的资金,90%被冲进了太平洋。”

穆德培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不错,你说的都不错。楚凯华确实不像是凡人。他对组织的贡献是无可比拟的。这也正好回答了你的问题。我之所以不让他去解救萨琳娜,就是怕他意气用事,危及到自己的生命。那对我们组织来说,损失就太大了。”

“可是”,德拉霍亚显然还是不理解:“您应该知道,不管从实力,还是从对萨琳娜的感情来说,他都是最合适的人选。”

“不错。不过刚才的话,你只说对了一半。他实力的强大,确实是派他执行这个任务的理由;至于对萨琳娜太深的感情,却恰恰是我不派他去的理由。”

“这是为什么?”

穆德培yu言又止,深深叹了口气道:“德拉霍亚,有些事你也许还不清楚。我也不便告诉你。不过我可以透露的是,这跟萨琳娜的身世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