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4贞操之惑477处魔之战

卷24贞操之惑477 处魔之战

莫妮卡脸泛红云道:“那你不要反悔啊。我的要求就是……从今晚开始,就让我做你的女人吧……”

楚凯华呆呆地看着她:“你……你的要求就是这个?”

“嗯……你不许反悔的啊!”

楚凯华的心里像是打翻了调味架,甜酸苦辣咸,五味杂陈了。他为能有这么一位深爱自己的女孩感到高兴。在生命即将凋零之前,她的愿望居然是要成为他的女人。越是想到这儿,他就越心酸起来。

知道作为一个男人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吗?就是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的痛苦时,他却束手无策。而楚凯华现在就在忍受着这种煎熬。他忍不住又想起了萨琳娜,那个无比妖娆xing感却对自己温柔有加的混血儿,面对她的危险,他不是也同样束手无策吗?

他颓然倒在了**,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

莫妮卡见状,知道自己善意的谎言成功了。她躺回到他的身边,开始重拾正题。这次,她似乎比刚才熟练了一点。她也学着楚凯华的样子开始舔弄着他的全身。

楚凯华被她慢慢地从纷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他想起了对她的承诺,他决定,实现她的愿望。他要让她余下不久的ri子,过上公主般的生活。

他甩了甩头,摒弃了一切杂念。然后使出他的浑身解数,开始舔弄她的敏感部位,先是用舌尖把她送上了她人生的第一次**。然后,他用一种带着点虔诚的姿态,以及对其她女人从未有过的温柔,走入了正题。

当他完成那关键一击的刹那,莫妮卡略一皱眉,伴随着那如在天堂般的轻呓。她的第一次终于奉献给了他。

而就在这一刹那,几点红sè的**将他的关键部位包裹。他的身子像是被雷击中一样,一股戾气从他的头顶突然冲出,在空中盘旋数圈后,从他的肚脐眼位置重新钻了进去。楚凯华的大脑中顿时清朗一片,他如梦初醒般震了一下。

同时。他又感觉到丹田有一股凉凉的气体在汇聚。起先那里越来越凉,甚至到了快结冰的地步。但不久,那里就转冷为热。一种温温的舒服的感觉溢遍他的全身。接着,他的四肢百骸都像是充满了力量,想要暴发出来。

而且,先前丹田那种温温的感觉逐渐变得灼热异常。而他的四肢百骸也越来越烫。他有一种快要爆炸般的感觉。

这时,他下意识地加快了节奏。可怜莫妮卡今晚初尝女人滋味,就被迫接受楚凯华这种超级疯狂的**。幸亏莫妮卡是南美品种,体质超强。要是换上了林云儿。只怕已经被他**得香消玉殒了。

而莫妮卡显然也没有心理准备,在一次次的yu仙yu死之际,她早已骨软筋酥了。她现在已经毫无招架之力,只好任由他肆意妄为了。她也听说过女人**时的感受,不过她其实不明白,今天晚上,她享受到的**,只怕一千个女人一辈子的累积也跟她无法相比。

但是。楚凯华还远未结束,而莫妮卡作为一个凡间女子。显然快承受不住了……

好在此番变故,早已惊动了西天的佛祖。他见此情状,顿时惊住了,连忙派观音菩萨前去保护。观音一到,立刻用杨柳枝从自己玉净瓶内醮了一滴露水,拂在莫妮卡的唇上。莫妮卡饮此甘露。立觉神清气爽,回过了气来。

在这滴仙水的护佑之下,莫妮卡才得以挨过了他丧心病狂般的一次又一次的冲刺。

……

观音菩萨见风雨已过,才回到佛祖身边。她不解道:“世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楚凯华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强健。显然远超过凡人的范畴了?”

佛祖立刻愁眉不展起来,他解释道:“刚才好险,楚凯华体内经历了人气、魔气和处女之气三气之间的一场大战。

你也知道,在此之前,那股魔气已经侵入了楚凯华的大脑。所以,只要有特别强烈的刺激,魔气就会指挥楚凯华的大脑做一些暴戾的事情。几个女孩用汗液、眼泪和唾液,与楚凯华体内一点元阳真气融合,才得以勉强压住了魔气的肆意妄为。

而刚才,莫妮卡的那几点处女jing血与他体内的人气融合,一举把他脑内的这股魔气逼出了大脑。原本这个结局可谓皆大欢喜。但没想到,这股魔气在楚凯华体内已经生根。它被逼出大脑后,居然又从肚脐眼钻回了体内,直达丹田。

所以,刚才他体内经历了一场大战。处女之气与魔气争着与他的人气融合。于是他体内忽冷忽热,能量迅速膨胀。要不是有莫妮卡这样一位与他真心相爱的女人帮他泄阳,他早被这股能量当场烧为灰烬了。”

观音担忧道:“那现在,这个女孩能不能挺得下去?”

佛祖道:“这倒不必担心。如果今天换作是娼ji,只怕再来一千个,也无法化解这股戾气。但她不同于普通娼ji,她与他之间有爱的存在,所以他们之间有一脉相通。这是她比魔气占先的地方。她会逐渐吸收他的戾气,最终取得胜利。

但是,目睹刚才一场混战之后,我反而更担心了,我在担心那股魔气失败之后会有怎样的变化。”

观音疑惑道:“那现在这股魔气去了哪里?”

如来佛祖道:“唉,真是冤孽啊。这股魔气与楚凯华这具肉身之间似乎缘渊极深。它根本没有离开他的体内,只不过暂时隐藏在他的丹田位置而已。它还在伺机与楚凯华的元阳真气结合,然后彻底占领他的全身。

如果让它得逞,我们对楚凯华就彻底无法控制了,因为他将是人界和魔界最完美的结合。”

观音菩萨担忧道:“这可如何是好。难不成,我们又要重新实施销毁‘镇魔石’的计划了?”

如来稍觉宽慰道:“原本我也只有这个办法。不过,今天看来,我们似乎可以从这场处女和魔气的大战中,得到了一些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