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5魔动乾坤486杀母之仇

卷25魔动乾坤486 杀母之仇

林云儿的眼泪早就水漫金山了,这些眼泪一点不浪费地全都流在了穆德培胸前的白衬衫上。

穆德培那浑浊的老泪在眼眶里打了好几个转,终于也没忍住,顺着面颊淌了下来。他用手托住了林云儿的后脑勺,轻轻抚弄着她的秀发……

那五位美女对林云儿的身世也都知道,所以现在一看两人的情状,都明白过来。她们都为林云儿能跟父亲重逢感到高兴,一个个流下了喜悦的泪水。但是,她们显然也感到了某种危险,因为那个船长的到来,似乎意味着一个她们意想不到的结局。

这时,楚凯华恍然大悟,刚才船长叫穆德培为“林先生”,看来真不是随口叫叫的。如果这个穆德培真是林云儿的父亲的话,那他应该叫“林德培?”。

很快,船长的话证实了楚凯华的猜测。只见他轻轻地鼓起了掌,然后道:“好感人的一幕啊!如果我没算错的话,林德培,你跟你女儿已经分开足足有十二年了吧?”

林德培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轻轻擦干了眼泪。然后,他的眼睛扫向楚凯华,向楚凯华点头示意,让楚凯华把林云儿带走。

楚凯华很高兴,甚至有些小激动。因为从这个动作里可以看出,林德培对他和林云儿之间的事似乎已经认可了。他立刻走上几步,把林云儿轻轻从林德培怀里拉了过来。

林云儿一脱离林德培的怀抱,立刻转头扑进了楚凯华的怀里,跟楚凯华相拥而泣。喜悦激动的泪水,同样濡湿了楚凯华的前胸。

林德培转身面对着船长道:“请问阁下是谁?”

船长得意地笑着道:“鄙人卡马斯,不值一提。”

林德培和德拉霍亚同时向后退了两步。林德培惊讶道:“什么?你就是卡马斯?哈得斯盛宴的一号人物?”

卡马斯笑了笑道:“不错。一点小名气而已,林探长言重了。”

“什么?”楚凯华脱口而出:“探长?您不是上帝之手的总裁吗?”

还没等林德培回答,卡马斯就“哼哼”冷笑道:“小伙子。你说的不错。林探长是中国警方派往国际刑警组织的特派员。在中国警界,他的警衔应该是二级警监。在国际刑警组织,他的身份应该是‘有组织犯罪调查科’高级探长。

而在‘上帝之手’。他确实是董事长兼总裁。其实,所谓‘上帝之手’。不过是国际刑警组织专门成立的一个特殊部门。而‘上帝之手’的宗旨,用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八个字——‘以暴制暴,以牙还牙’。”

卡马斯转过身对林德培道:“林探长,我说的对不对啊?”

林德培笑了笑:“不错。看来,你对我的身份以及‘上帝之手’的性质已经摸得一清二楚了。不过,惭愧的是。你今天站在我的面前,我却完全不认识你。”

卡马斯叹了一口气道:“唉,惭愧的不是你,而应该是我。其实。我的父亲,也就是哈得斯盛宴的前任老大,已经被你派来的暗杀小组干掉了。我才刚刚接手,所以,你不认识我。”

“什么?你是说老卡马斯已经死了?怪不得我不认识你”。林德培惊讶道:“不过,我可没有派暗杀小组啊,他是被谁杀死的?”

卡马斯指了指萨琳娜道:“是她杀死的。难道她不是你派来的吗?”

萨琳娜惊讶道:“什么?你是说我在救彼得越狱的时候,杀死的老头,就是你们组织的老大?”

“没错。他就是我的父亲,哈得斯盛宴的前任老大。”

“真是这样吗?不,不,这太残酷了,太残酷了!”林德培突然激动地大叫道。

卡马斯好奇地看着林德培:“林探长,你不是一直想把我们置于死地而后快吗?我的父亲死了,你居然这么悲伤?不会是装的吧。我告诉你,你少跟我耍花招。你今天是自投罗网,别想跑了。”

林德培似乎真地很悲伤的样子,他也不管卡马斯说什么,径直走到萨琳娜跟前道:“萨琳娜,好孩子,我对不起你。”

萨琳娜莫名其妙地看着林德培:“总裁,您这是怎么了?我四岁就成了孤儿,到处受人欺负。在十岁的时候,多亏‘上帝之手’培养了我,我才能过上像一个正常人的生活。您怎么可能对不起我?”

林德培颤抖着道:“孩子,当时是我让组织收留你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其实,你不是孤儿,你是有父亲的。你的父亲是个恶棍。他强行占有了你的母亲,让你的母亲怀孕,然后又把她抛弃了。你的母亲是菲律宾人,而你的父亲是一个美国人。所以,你是一个混血儿。”

萨琳娜听得完全不知所措了,楚凯华和另外几个美女也都愣在那儿,连林云儿也暂时停止了哭泣。

林德培继续道:“你母亲生下了你,在你四岁那年她就去世了。当我成立‘上帝之手’之后,我就在菲律宾找到了你,把你送到法国接受教育。然后把你培养成一名超一流的特工。你现在也知道了,你其实一直是在替国际刑警做事。”

萨琳娜点点头,流着热泪道:“嗯,我现在知道了,所以我更要感激您了。”

“但是”,林德培难过地道:“我刚才得到了一个噩耗,你的父亲已经死了,而杀死他的人就是……”

“什么?”萨琳娜当然听懂了:“你是说,我的父亲,也就是那个强行占有我母亲的混蛋,就是哈得斯盛宴的那个老头。你是说,我杀死的那个老头就是我的亲生父亲?”

林德培点点头:“我原本把营救彼得当成是一次普通的行动,但是万万没想到,你居然会遇到你的父亲,还亲手把他给……唉,这都是我的错,我有罪啊。这真是一出人伦的惨剧啊!”

萨琳娜听到这些,她不但没有哭,反而高兴地笑了起来。但是,笑过之后,她的眼角还是淌下了热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