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25魔动乾坤490人魔合一

卷25魔动乾坤490 人魔合一

但听“喀嚓”一声,柱子被撞得粉碎。接着,“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客舱的顶棚倒了下来。

楚凯华连忙后退到美女们所在的那个角落里。这时,恰巧一大块重逾两吨的大钢板塌陷下来,往美女们当头压下,楚凯华奋力一拳朝钢板正中直击过去,“砰”的一声巨响,钢板被他的拳头震成了七八块碎片,直向卡马斯他们那边飞去。

卡马斯那边的人被这七八块钢板一阵横扫,顿时人仰马翻。已经有一半人被钢板砸中,立刻血肉横飞。剩下那些人也有好几个受了伤。他们立刻丢下枪,往甲板上拼命逃去,哪里还有心思开枪打楚凯华他们啊?

而就在此时,楚凯华突然感到体内那股热气消散了,他已经恢复到了正常人的状态。而那些顶棚还在一个劲地往下狂泻,随时有砸中他们的可能。

楚凯华一声大叫:“快走——”说着,他抱起晕倒在地上的林云儿,冲在了第一个。阳子拉着美奈子,萨琳娜拉着郭心美,林德培拉着莫妮卡,他们一起跟着楚凯华往前疾冲。终于,楚凯华抱着林云儿冲到了甲板上。另外五位美女和林德培也侥幸逃了出来。

林德培毕竟是老特工了,一跑到甲板上,就立刻捡起了一把枪。阳子、萨琳娜也明白了,她们每人也捡起一把枪。三个人朝着那些哈得斯盛宴的逃兵一阵狂扫。

楚凯华放下林云儿,也想捡把枪,去帮他们的忙。突然,他跪在甲板上不动了。他盯着躺在甲板上的林云儿,眼中放出了异样的光芒。

郭心美、美奈子和莫妮卡也一起围拢过来,她们顺着楚凯华的视线看向林云儿,顿时。她们惊呆了。她们看到,林云儿的后脑有一道鲜血正在往外汩汩地冒着。莫妮卡连忙伸手一摸林云儿的鼻息,吓了一跳。她的眼泪立刻“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郭心美和美奈子一看势头不对,一个摸心跳。一个摸脉搏。十几秒钟后,两人同时抱住了楚凯华,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原来,刚才楚凯华逃出客舱,正要踏上甲板的瞬间,一块拳头大的钢板碎片突然飞了过来,直接击中了林云儿的后脑。林云儿原本就处在昏迷状态。她还没来得及吭一声,就香消玉殒了。

而楚凯华抱着她狂冲,根本没注意到。现在,他才发觉。林云儿居然已经魂飞天外了。

他呆在了那里,任由郭心美她们拼命摇晃着他,他完全无动于衷。

他的脑子里像是放电影一样闪过了无数的画面,从“微积分”考试初识她的背影开始,有跟她在沙发上的初次缠绵。有在加德满都的枪林弹雨,有在摩洛哥古堡的探险,有在圣地亚哥街头的血雨腥风……这一切都化作一个美丽的梦,正在渐渐飞离他的躯体。

他死死地盯着林云儿脑后的鲜血,对周围的事物已经完全没有了反应。

渐渐地。他感到一股力量正从丹田慢慢涌起。然后烧遍了全身,直冲大脑。等到这股力量冲进大脑的时候,他的神志立刻模糊了,他的眼中闪现出可怕的光芒——那是两道深绿色的光,比他之前发出过的任何一次绿光都要绿,都要亮……

这时,正值午后,太阳的光芒正盛。但是这两道绿光居然在太阳光下,仍然可以被看得清清楚楚,比夜间手电筒的光更强烈。这两道光还在迅速扩大,加强。不一会儿,它们已经可以直达太阳了。

莫妮卡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立刻记起了林云儿生前的嘱咐,连忙用自己带着紫罗兰芳香的唇吻住了楚凯华。但这次,完全没有效果,楚凯华眼中的绿光反而更强烈了。

郭心美和美奈子也发现异常了,她们轮流用自己的香舌跟楚凯华纠缠。但是,没有丝毫效应,楚凯华眼中的绿光完全没有收敛的意思。他跪在林云儿身前,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待着最后的爆发。

终于,悲伤、痛苦、爱恨情仇……这些人的**一股脑儿涌上大脑,与那股从丹田激发到全身的魔气完全融合为一体了。他终于成为一个人与魔完美结合的异形体了。

楚凯华一声狂啸,声音传到了几公里外。

他的声音完全盖过了阳子他们战斗的枪声。阳子、萨琳娜同时转过身来,见到他的样子,两人吓了一跳。阳子知道情况不妙,但完全没有了办法。萨琳娜不知道他中魔障的事,还以为这只是他威力暴发的前兆。

谁知,楚凯华的举动立刻让萨琳娜改变了想法,因为他已经敌我不分了。他随手一把,抓起了一块一百多斤重的破钢板,往一个角上掷了过去,“嘭”的一声巨响,甲板被砸破了一个大洞,船差点就此翻掉。躲在那个角落里的两个打手的头被齐齐地削了下来。

布罗伊就躲在近处,他手里拎着一把枪。见到楚凯华走近,他拿着枪拼命狂扫起来。楚凯华现在眼中又可以清晰地看到子弹的轨迹了。

但不同的是,这次他完全不闪不避了。当子弹射中他的身体之后,居然都被他的躯体反弹了回去。布罗伊完全看呆了,但这是他此生看到的最后一个奇迹了。

楚凯华一步就跨到了他的跟前,拎起他的一只脚,把他的整个人在空中飞速的旋转起来。然后轻轻地一松手,布罗伊径直飞向船头的旗杆。“哐”地一声,旗杆被拦腰撞折,而布罗伊的躯体像一推破布一样,掉在甲板上,脑袋却早已不知去向。

卡马斯看傻了,吓得只想逃命。他连忙扔下枪,往太湖里面跳了下去。楚凯华看得清清楚楚,他不紧不慢地抓起了一张仿唐朝的紫檀木桌子,狠狠地朝卡马斯砸了过去。

“嘣”“哗啦”,卡马斯身为哈得斯盛宴的新晋老大,还没享受到权利带给他的快乐,就被这张桌子砸成了两段,一声没哼地沉向了湖底。只可惜他那肮脏的黑血,污染了原本明净的湖水……